自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後,世界上已有成千上萬人死去。在一片針對中共的憤怒追責聲中,人們發現,不時有與中共病毒調查研究有關的人物神秘死亡。近日,美國賓州一名華裔醫學研究人員劉兵(Bing Liu,音譯)被槍殺,槍殺前其關於中共病毒的研究接近取得「非常重大的發現」。是巧合?謀殺?真相是什麽?再次引發輿論高度關注。

美國多家媒體報道,賓州一名華裔醫學研究人員劉兵(Bing Liu,音譯)上周六(5月2日)午間被發現遭到槍殺,陳屍家中。他工作的匹茲堡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School of Medicine)稱,劉兵參與的對中共病毒(武漢冠狀病毒)研究接近取得「非常重大的發現」。

賓州當地媒體報道,37歲的劉兵在賓州羅斯鎮(Ross Township)家中遇害,頭部、頸部和軀體都有多處致命槍傷。

在距離劉兵被害現場100碼處,有另一位華裔男子在車內自殺身亡。隨後,當地阿勒格尼縣醫學檢查官辦公室認定該名男子是46歲的顧浩(Hao Gu,音譯)。

法醫的初步鑒定結果是,顧浩先開槍殺死劉兵、隨後在車內自殺。

警方拒絕透露本次兇殺的可能動機,但他們說,劉兵居住的聯排別墅沒有被盜,也沒有強行進入的痕跡。因此推斷被害人和兇手極有可能認識。

匹茲堡大學醫學院「電腦與系統生物學系」主任巴哈爾(Ivet Bahar)表示,劉兵從未向她表達過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她又證實劉兵剛剛開始獲得關於中共病毒感染機制的最新實驗結果。

劉兵是情殺還是謀殺?

劉兵死後,馬上有報道說是情殺,網上還流傳2張劉兵的微信聊天截圖,聊天內容顯示劉的私生活比較亂。有網民質疑該微信聊天的截圖真實性。

其中一名網民表示:「這個微信是偽造的可能性很大。新聞裏的照片肯定是來源於他的單位網站上的照片,而私人微信用的頭像照片是單位網站上的同樣的一張照片?這種可能性很小的吧!

「還有,這麽多微信,婚壇上還有更多,居然中間沒有哪怕一行的時間符?兩個人即刻問即刻答而且打字這麽快?很奇怪的。」

在澳大利亞獲得電腦專業博士學位的華裔民主人士張曉剛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劉兵案疑點重重,而其研究亦正與中共病毒有關,令人懷疑中共當局是否動手腳。

張曉剛說:比較蹊蹺的是馬上就有人公佈關於劉兵的私生活問題;此外,劉兵的公開簡歷沒有他以前的資訊,中共很多年來派出很多人,要求出國以後為中共做一些事情。中共在海外特工人員確實是特別猖獗,劉兵的事件在現階段不能排除政治原因被人謀害的可能性,希望美國的警方不要受表面證據的誤導。

台灣政治學者李酉潭推測認為,劉兵的研究可能指向中共與病源的關係,因此招致殺身之禍。

李酉潭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報道說他研究病毒快突破,難道這個突破跟了解中共病毒有關係?......我們期待美國這個部份的情報工作。

紐約藍藍在空曠的大街上被貨車撞死

財新博客小編3月28日公佈:很遺憾地告知讀者,從今天開始,財新博主「紐約藍藍」的「紐約疫情日記」將不得不中斷更新。早上收到一個可怕的消息,紐約藍藍因交通事故,搶救無效去世,享年49歲。「紐約藍藍」真名張蘭,她的丈夫和好友在朋友圈證實了這個消息。

交通事故發生在美國當地時間3月27日上午10點-11點之間。「她昨晚八點左右還在微信里跟小編溝通疫情日記的情況,收到這個消息簡直讓人難以置信。」財新博客小編說。

名為網民騎鶴漢陽早在微博質疑:問題在於,紐約當時已經封城了,為什麽她會在封城的大街上被一輛福特廂式貨車撞到呢?

張蘭最近一直在寫《疫情中的紐約人》,最後一篇日記24號發出。張蘭是一位獨立策展人、交互設計師、北美華人作家協會的會員。

「紐約藍藍」在第一篇博文中寫道:鑒於很多中文媒體對美國疫情的扭曲誇大報道,我決定從今天開始也寫下我在紐約所見所聞的疫情情況。不求完全正確,只求真實所見。不求宏觀敘述,只寫身邊所知小事。

收集中共新冠病毒樣本的WHO員工在緬甸被殺

據海外網4月20日報道,一名世界衛生組織(WHO)員工在緬甸的一個沖突頻發地區被槍殺,當時他正在開車運輸收集到的新冠病毒檢測樣本。

BBC新聞21日報道稱,死者是28歲的Pyae Sone Win Maung,被槍殺時駕駛著印有聯合國標志的車輛,從緬甸若開邦首府實兌前往仰光市,運送收集到的新冠病毒樣本。

對於世衛組織員工被殺一事,緬甸武裝部隊和當地的若開軍20日均否認參與,並互相指責對方要為此負責。緬甸武裝部隊發言人Tun Tun Nyi少將表示,世衛組織員工正在為緬甸人民努力工作,他的部隊沒有理由攻擊聯合國的車輛。

加拿大著名病毒學權威在肯尼亞突然死亡

據法廣2月10日報道,67歲的加拿大病毒專家弗蘭克普魯默(Frank Plummer)在肯尼亞首都內羅畢參加一個有關艾滋病毒和性病毒傳染的年度研討會時突然倒下,送到醫院後,被宣佈死亡。

據加拿大電台介紹,弗蘭克普魯默出生於加拿大曼省的溫尼伯市,並在那裏領導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學實驗室(le Laboratoire national de microbiologie)很多年。因他在非洲的研究有助於理解艾滋病毒的傳播,普魯默曾獲加拿大蓋爾德納獎(prix Canada Gairdner)。

另,據一個中國微信網消息稱,弗蘭克普魯默也是國際調查中共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的關鍵人士之一;他曾領導的加拿大P4實驗室,恰巧也是中國學者邱香果夫婦被指控間諜犯罪的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