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應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之際,中共軍機頻繁繞台飛行,令台海及南中國海局勢升溫。美國空軍4月至今14度派遣電偵機與反潛機航經台灣周邊海域,並3度派B-1B超音速轟炸機巡弋西太平洋。美軍恢復兩艘核動力航空母艦部署西太平洋的狀態,並計劃在亞太地區部署陸基發射的遠程戰斧巡航導彈,對抗中共威脅。在美軍強勢壓境背景之下,中共鷹派少將日前罕見為武統台灣降溫。

美軍恢復兩艘核動力航空母艦部署西太平洋的狀態

據船舶資訊網站Funeco News報道,美軍核動力航艦「列根號」已於5月5日中午出海,艦上載有3326名官兵,這也是「列根號」自去年11月返港後,時隔半年再度出海。

另外,在美國西岸隔離的核動力航空母艦「尼米茲號」(USS Nimitz)於4月27日離開母港華盛頓州基察普海軍基地,展開整合航艦打擊群戰力的「綜合訓練單位演習」後,將前往太平洋地區部署。加上「列根號」的出航,將令美軍恢復兩艘航艦部署西太平洋的狀態。

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軍事專家李正修5月6日對自由亞洲電台分析,美國有11艘航母,軍事後勤及替代方案完備,並不擔心疫情對軍力的影響,不存在「戰力真空」狀態,相信美方近日頻繁的軍事舉動是向中方表示不要輕舉妄動,「不要以為疫情令美國無法應付戰爭」。

美國計劃在亞太部署陸基戰斧巡航導彈

美國去年退出與前蘇聯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INF)後,加快發展射程在500到5500公里之間的陸基彈道導彈和巡航導彈,很快從陸地試射了過去主要由海軍艦艇發射的射程1600公里的戰斧巡航導彈,並在去年12月試射了陸基遠程反艦導彈。這兩種導彈過去都受到《中程導彈條約》的限制,現在計劃在亞太地區部署。

美國國防部的財政預算顯示,美國陸戰隊已經要求明年增加1億2500萬美元,購買48枚陸基戰斧巡航導彈。美國陸戰隊司令伯格(David Berger)上將3月5日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作證時說,陸戰隊如果裝備了陸基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可以幫助海軍奪取制海權,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區的制海權。他說:「戰斧巡航導彈是能讓我們這樣做的一個工具」。

美軍陸戰隊高級指揮官史密斯(Eric Smith)中將3月11日對參議院軍事委員會透露,美國陸戰隊並成功試射了新型短程反艦導彈,正式名稱是海軍打擊導彈(Naval Strike Missile),陸戰隊計劃2022年訂購36枚。

路透社5月6日報道說,在中共面對的島鏈中部署美國與盟國的陸基導彈,能夠對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等海域的中共軍艦構成威脅。新型導彈的數量儘管暫時不能改變亞太地區的導彈力量平衡,卻能發出更為強烈的政治信號,即美國政府準備與中共大規模的導彈部署開展競爭,而且美國海軍和空軍正在裝備的新型遠程反艦導彈正在對中共軍隊構成最大的直接威脅。

華盛頓戰略與預算評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研究員巴貝奇(Ross Babbage)說:「美國人強勢回歸」,「到2024或2025年,中共軍隊會面臨嚴重的威脅,他們的軍事發展將會過時。」

美偵察機與超音速轟炸機台海頻現蹤

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後,中共因隱瞞疫情導致疫情在全球大流行後,中共軍機開始頻繁繞台飛行,令台灣海峽局勢升溫。4月20日,中共還批准海南省三沙市在南海設立西沙區和南沙區,引發周邊國家反彈。

與此同時,美國空軍4月至今也已14度派遣電偵機與反潛機航經台灣周邊海域,並3度派B-1B超音速轟炸機巡弋西太平洋、接近台灣周遭。

台灣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5月6日邀請國防部長嚴德發進行報告並備質詢。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表示,美軍一架B-1B超音速戰略轟炸機4月22日從美國經日本上空飛近琉球后折返,過程中日本航空自衛隊F-2戰鬥機伴飛;5月1日兩架B-1B從美國經日本上空飛近琉球后再飛回關島;5月4日兩架B-1B與KC-135空中加油機從關島飛近東海執行任務。3次均現蹤台灣附近。

對此,空軍參謀長鄭榮豐表示,國軍不對美軍的活動進行評論,但美軍行動是「動態兵力運作」,有戰略意義在其中。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蘇紫雲分析,美國把原本部署在關島的B52轟炸機調回本土,改派B-1B轟炸機三度現蹤台灣周邊海域,是為落實美國2018年的國防戰略所進行的調整,目的是以戰略清晰、戰術靈活的方法,來應對共軍有可能的挑戰。

他表示,由於B-1B可以進行低空掠襲,因此部署B-1B的意涵非常明顯,就是要讓戰術上更具攻擊性,這次密集的、連續的三個批次飛來台灣周邊,就是要警告中共,不要採取軍事冒險的行動。

美防長:美軍在南海行動向北京傳遞明確信號

南海是中國與周邊國家領海爭議焦點,繼4月18日宣佈正式在南海設立新的西沙區、南沙區後,4月19日,中共又公佈南海部份島礁和海底地理實體標準名稱,被指是強化南海主權的最新動作。

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5月4日與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舉行聯合記者會。埃斯珀在記者會上明確表示,上周兩艘美國海軍軍艦在南海進行了航行自由行動,向北京發出明確信號,亦即美國致力於確保不論大小的所有國家的航行與商業自由。

埃斯珀在記者會表示,在持續照顧部隊並支持美國總統特朗普因應冠狀病毒疾病(中共病毒,COVID-19)的同時,美國仍專注於在全球各地的國家安全任務,但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正利用這場危機,以犧牲他人為代價,使自身獲益。

隨後,他劍指中共,表示在中共加強散播虛假訊息、試圖怪罪他人並提升自身形象的同時,也持續看到中共軍隊在南海的「侵略」行為,包括威脅菲律賓軍艦、恐嚇其它國家不得從事海上油氣開採等。
 
台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蘇紫雲分析,美軍是以戰略清晰方式告訴中共說美國已經準備好了,明確表達不怕戰爭的態度才能「以戰止戰」,所以美國派遣軍機飛往台海與南海,其實並非軍事問題,而是政治與戰略問題。

中共鷹派少將變調 為武統台灣降溫

5月4日,中共退休少將喬良在「中美印象」網上刊發題為「台灣問題攸關國運 不可輕率急進」的文章。他說,疫情之下,美國軍力收縮,的確貌似出現中共「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短暫視窗期」。但是,除非美國因為此疫情就此倒地不起,否則緊抓住一個戰術視窗,還不足以解決日後面對的戰略困境。

喬良稱,武統台灣開始後,美國可能不會以武力直接干預,但間接干預是肯定的。美方會聯合西方國家進行封鎖、制裁,特別是用其海空優勢,掐斷大陸海上生命線,使大陸製造業所需資源無法輸入,所產商品無法輸出;同時,還通過紐約、倫敦兩大金融中心,掐斷大陸的資本鏈。

他承認,中共武統台灣代價很高。因為解決台灣問題的關鍵不在於如何解決所謂的「台獨勢力」,而在於中美實力的對比。

他稱,武統台灣不能「只憑決心或信心(更多的是頭腦發熱)就拍腦袋做決策的主張,名曰愛國,實為害國」。

喬良是中共鷹派將領,其於1999年和王湘穗合著《超限戰》一書。「超限戰」是與傳統戰爭不同的新的戰爭手段,是以一切手段,超越傳統戰爭手段範圍的新型戰爭形式。它包括了傳統的戰爭手段,同時也包括了貿易戰、新恐怖主義及生態戰。

台灣國防部前副部長林中斌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前一陣子中共「武統」台灣聲浪很大,這一陣子又消退下來。

林中斌認為,中共現在因為疫情問題,連瑞典、捷克都跟中共關係惡化。全世界西方國家在圍剿中共,在此情況下,喬良才站出來這樣說。

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對自由亞洲電台指,喬良「吹和風」,只是掩飾中共侵略的野心,對美國採取「超限戰」。

桑普說,中共要武統台灣的心是不變,只不過是會等待適當的時機去做,只不過這個時機未到,他現在要做的是對抗美國,所以他現在做的是對美國的「超限戰」,與他1999年寫的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