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武漢法學教授徐翔在隔離點莫名猝死,屍體被迅速火化。家屬質疑其死亡疑點重重,想要查明原因卻遭當局維穩噤聲。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50歲的徐翔是武漢大學法學院國際法教授,因疑似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他於2月上旬到武大中南醫院就診。2月14日晚,徐翔出院,當時的核酸檢測呈陰性。

根據於武漢大學和社區的要求,徐翔又於2月17日晚自行駕車到隔離點麗豐酒店進行隔離,幾個小時後便傳出死訊。

據知情人透露,120救護車的記錄顯示徐翔死於2月17日凌晨2時許,診斷結論為「猝死」,但他近五年的醫療診斷都沒顯示患有心臟病。事發後,徐翔被做了一個常規初步檢查,沒有屍檢報告,最後是按染疫身亡上報。

徐翔的父親徐本宗認為兒子死得冤枉。他說徐翔的身體很好,當晚到隔離點後還和別人打過電話,但之後不到一小時就去世了。家人得知他和隔離點工作人員發生過爭執。

武漢大學稱已經調取監控,結論就是猝死;隔離點的人也稱影片顯示沒有肢體衝突,只有言語上的爭論。但徐本宗表示,監控影片沒有聲音,他和徐翔母親也沒看過影片,而且屍體當時就被火化,家人都沒看到遺體。

據悉,家屬已提出申請法律援助,但沒有結果;徐翔的前妻和女兒也遭到警方威脅。由於害怕兩個正上大學的孩子受到牽連,家屬一直不敢對外發聲。

目前,中國官方已全網刪除徐翔去世的相關新聞,武漢大學法學院也已撤下訃告,徐翔的死因至今成謎。

越來越多信息顯示,中共一直在極力打壓要求追責的逝者家屬。

居住在深圳的張海,因為中共隱瞞疫情,他帶父親在1月16號回武漢看病,其父在十幾天後感染去世。出於悲憤,他在網上發起募捐,希望為武漢的逝者立碑紀念,同時公開呼籲追責。

張先生因此被國安局指使的當地公安多次騷擾,被逼噤聲;他的電話、微信、微博都被監控。武漢警方還明確透露,如果5名家屬聯繫在一起追責,政府就會抓人。家屬的微信都處於被監控狀態。

5月2日,張先生在微博表示,某些人開始給他扣上「給反華勢力遞刀」、「反體制」、「帶節奏」等帽子;5月6日,他在微博上留言,表示因為壓力太大聲明放棄立紀念碑。

據《紐約時報》報道,有一些武漢受害者家屬曾主動跟身在紐約的活動人士楊佔清聯繫,請求他幫忙起訴中國政府。在經過數周的聯絡、制定起訴計劃後,七名家屬或在四月下旬改變主意,或不再回覆信息。楊佔清了解到,至少有兩人受到警方威脅。

此外,律師也已被警告,不能接相關案件。楊佔清對《紐約時報》說,「它(政府)擔心,維權會讓國際上知道武漢的更多的真實情況、這些家屬真實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