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疫情稍許受控,但危機尚未解除,今年五一黃金周假期,十幾年來首度沒有大陸遊客,壯大黃色經濟圈成為眾多香港業者與市民的共同願景,然而港府卻不時找藉口施以苛刻打壓。資深銀行家、大學客席講座教授、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當七八成的民眾因共同理念而匯聚成一股新興經濟活力,即形成了次文化,政府應該順勢提供幫助,讓這個經濟圈足以融化完整個香港經濟的活動。港府最該做的是改變思維,想要打擊八成民眾喜歡光顧的店舖,表明政府走錯路了。

採訪內容如下:

記者:大家都很關注現在的經濟。今年黃金周假期,香港已經沒有大陸遊客。剛才我去看了一圈,他們說是要壯大黃色經濟圈。你覺得這個對香港的經濟影響會怎麼樣?

吳明德:香港有大陸遊客是2003年SARS之後,2004年開始的。誰得益呢?地產界得益,即地產發展商。所有多賺的錢,商店賺的錢,也是交了租金。所以,這次在沒有大陸遊客的情況下,就看香港人的消費能力。香港人的消費能力現在是受疫情影響,不上街,減少商業活動。但是,那些商舖他們可以繼續做,因為租金下調,比如減一半,或六、七成,他就能做下去。之前的10幾年,地產發展商賺這麼多,那現在租金調整回來,也都很合理。就是說,不會每次都能贏的。

記者:所以,你覺得香港經濟還有希望,就是減少了租金,就可以繼續下去的,是不是?

吳明德:香港的經濟不是單靠減租就可以調整的,另外一樣東西,就是重新建立我們自己的普世價值,使港人繼續在這裏開心地生活。我們追求的生活方式,就好像台灣那樣。有普世價值在那,有法治、人權、自由、民主,那每個人都會留在這裏發展,就不會有下一輪的移民潮。這個才是重要。

黃色經濟圈成新市場  港府打擊是走錯路

記者:為甚麼政府這麼怕黃色經濟圈,之前的限聚令被批評主要是打壓黃店,對他們特別多苛刻的要求。功能組別選舉快到了,黃色經濟圈對香港政治環境會有何影響?

吳明德:這個政府把自己塑造成被公眾打壓的一方,得了「風土病」,動不動就覺得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在抵制他們。這樣的思維就好像在搞對抗。其實政府是一個無形的架構,處理公共的事務,這才是政府的功能。如果他當自己要和別人對抗,香港政府十幾萬人,加上醫管局、房協、房委啊,這些相關的機構,加起來有三、四十萬人,叫這些人去和其他那些人對抗,那就是走錯路了。應該想想,整個政府,一路走來處理公共政策、公共的錢財、公共的收支,所有這些都有行政、司法、立法分權去監管的。那如果當民眾說你不對時,你就想一下,好像夏禹治水那樣,去疏導一下,究竟有甚麼不對,有錯就改,而不是用現在這種反方向的方法。

記者:那你覺得這個黃色經濟圈是否會讓香港經濟開始洗牌?

吳明德:有黃色經濟圈,你可以搞個藍色經濟圈,也可以搞橙色經濟圈的。只不過我在配合甚麼叫板塊,甚麼叫Market segment(市場區間)。那以前的Market segment,比如我們做銀行的,最富裕的5%的人,我們叫一組人;然後5~20%,叫高、中產;然後21~50%的叫中產;然後叫基層。那當然它一層層,只不過我們叫紅、黃、綠、藍,是不是?那這些都是針對不同的收入層,我們設計些產品、服務給他們。

黃色經濟圈,我知道這些人追求公義和普世價值,那我就設計些產品、服務去迎合它。如果這個經濟圈是可以大到整個香港都由它來帶動,那它就代表著客人是大多數,那大多數就成為一個次文化,即黃色經濟圈其實就是代表七、八成的人口,所以很多人就會加入做黃色經濟圈的生意。那很自然的,因為這個黃色經濟圈的需求那麼大。那麼反過來你可以搞個橙色經濟圈,如果橙色經濟圈只有2%的人口,那他就只是專門去服務那橙色經濟圈的2%。概念是,等於你去Maze買5萬元的手袋,可能整個香港那些闊太太只佔1%。那我覺得沒問題的。

所以最主要看這個經濟圈是不是真的越來越大。如果是越來越大,那作為政府你何必去打擊它,你就順勢去幫它。你自己去改你的思維,而不是它是黃色經濟圈就不喜歡它,那如果八成的人都喜歡去光顧這些黃色經濟圈的店舖,那就是說政府你走錯路了。是不是?你應該收納這些黃色經濟圈的人,然後扶持他們,是不是?讓這個經濟圈的人能多做生意,然後可以融化完整個香港經濟的活動。

中共外匯儲備數萬億失蹤?中企美上市集資不再

記者:中共兩會定在5月22日舉行。中共病毒疫情對中國的經濟到底造成甚麼危機,其影響是否在這次兩會中有所反映?

吳明德:我想它不會反映出來的。通常兩會會定今年的經濟指標。他們講甚麼呢,陳詞濫調的東西我們就不會去理它,最要緊的是告訴我們每年的經濟增長是多少。這才是中國的特色,市場經濟的特色。過去那麼多年由10、9、8、7、6的GDP增長,那看它今年會不會講。習主席3月底4月頭已經在浙江講了,要5到5.5,那就等那些人做事。那些人做事,是因為習主席講了出口,那你要先做好一份報告,預備怎麼計劃。以前是3月出台,現在遲了2個半月,但現在你還是要說的。這樣資源分配,最主要通過銀行系統來分配資源出來,去帶動經濟增長。

3月份全球的股票都下跌,下跌就看誰走得快。即比如你看美股,由2萬9千幾點下跌到1萬9千點,跌了1萬點。3月份因為全球的股票調整,債券調整,每個人都撲去美元、日圓那裏,要來避險。每個人都拿著日圓債券或美元債券,然後又把股票都沽了,預備到低位時才回購,把錢收回來,那所以要看多2、3個月。如果4月份走,5月份也走,那就確定了外資不會回來了。那如果它4月又兜回個底,比如說4月又升回去,把跌的升回一半。比如美股都去到2萬4千多點了。那它由1萬9千升回2萬4千多點,也就是說由2萬9千多跌到1萬9千多點,又升回到2萬4千多點,那看看它4月公佈的數據,我們的外資持有國內的A股是否又反彈回來?這才行,不可以單看一個數字。

中共最擔心是甚麼呢?最擔心就是它吸引不了外資回來。那外資來中國投資是要帶錢過來,換成人民幣投資。另外最擔心是美國證監處上周頭剛剛宣佈了,證監主席和委員提醒國內的基金投資者,對中國概念股披露信息和年度財務報告的擔心和風險,這個才是重要。因為,如果他是證監會的主席,就像你看香港的證監會,可以罰你全世界四大投行,每人罰你8億、9億,即之前的大半年都是這樣,因為你做錯了一些甚麼事。同樣,如果他說了話,就是代表美國證券市場的立場。就是說,我提醒你了。另外,議會的議員也在發動,不允許聯邦僱員的退休基金去買這些中國概念股。一旦實行,將來中國的大機構,就不能去美國的股票市場集資。現在他們的市值,大約是12,000億到1,500億美元。如果不允許它集資,就是它吸收不到外匯回來。

加上中國面對的是,2001年加入WTO後,世界工廠使我們平均一年大約賺4,000億美元。至今17、18年了,我們賺了7萬億至8萬億。這7至8萬億,現在剩下3萬億外匯儲備。那其它的去了哪裏?除了賺這些錢外,還有吸引世界各地的直接投資者,或者來中國設廠的人,這些可能接近1萬億。另外,他們在中國賺的錢,一直這麼多年,每年賺200至300億美元,存在這裏。合起來,就有近10萬億。這10萬億為甚麼沒了?只有3萬億在這?肯定是被它那些貪官在過去十幾二十年輾轉拿出去了,是不是?所以,別人才會說,2012年、2013年加拿大和美國的信用機構去調查後,發現它單是拿出去的存款,不計買的物業,都有3、4萬億美元。那這些錢就是跑出去了。這反而是我們最擔心的。

中國面臨被印度取代  若提早收回香港將更慘

記者:那他們會不會回香港上市?你覺得香港這裏的情況如何?現在香港在兩制上發生衝突的情況下?

吳明德:美國不讓它上市,去年阿里巴巴回來,跟著回來的是百度、攜程、京東,這些。中共是否要香港變成第二個出口的地方,去吸資?因為它去不了美國,第二個想的地方就是這裏。這裏是世界各地都可以來投資的股票市場。所以,這是我們用公民社會去想,國內的領導不會蠢到這地步,連這個可以幫忙吸資的地方,也要把它毀掉,是不是?

全世界,現在除了印度之外,沒一個地方說,香港和中國是一樣的。因為根據50年不變,人家都是承認,尤其是美國、英國和歐洲那些經濟發達的國家,一直承認香港有特別關稅區的地位。那現在,第一槍是印度開的,就是當香港是中國。印度想替代中國做世界工廠的角色,所以它這樣做。

但真正來說,我們香港到現在來說都是叫做一國兩制,如果不保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如何去吸錢?所以,當美國決定不讓中國概念股去那裏集資,因為影響他們國民的投資,那它唯一想法就是返回香港。

從理性的想法,中共一定要保住香港。但它可以不理性的,當它要政治為先時,即你影響到它管治或統治中國的威信時,它先犧牲你。到時來說,它提前27年收回你而已。這個有十分之一的機會,我們要計算這個風險。

注:在尊重原文的前提下,部份內容經過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