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小小的服裝批發市場在廣州數不勝數,海珠區「城中村」更是聚集了許多製衣廠、作坊。2019年受貿易戰衝擊,訂單大幅縮減,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襲來,廠商大嘆根本沒訂單。4月21日、22日的一場千人遊行,曝露了這些業主的無奈。

海珠區「中大布匹市場」主要是各種布料、毛線、成衣的集散地,鄰近的鷺江村、康樂村、瑞寶村聚集了數千家大小型工廠,估計15萬外來人口中,湖北人就佔了一半,他們十多年來以製衣、服裝輔料加工為生,生意好時,每個月有上萬元工資,但今年(2020年)業者說「根本沒收入」。

康樂村某製衣廠老闆潘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的廠主要做成衣加工,產品以供給國內批發市場為主,他和廠裏的員工都是湖北荊州人,十多年前跟著老鄉來廣州創業。2020年遇到疫情,湖北成了重災區,3月底湖北解封後,他們就趕回來復工。

但整整一個月過去,接不到訂單,很苦惱,他說,「工人是有啊,但沒事搞啊。」「一點訂單都沒有。」廠房和宿舍加起來每月要負擔一萬多元的房租,工人還要開支,「也只能按件計了。」

▼ 相關影片(來源:YouTube,知情者提供)

海珠區多地現群眾遊行 要求減租

從4月中開始,海珠區一帶的城中村,包括上湧村、後滘村、康樂村就陸續出現大大小小的遊行,潘先生參加了康樂村裏的遊行,「有一千人左右,我們希望政府幫我們減免房租。」「有政府部門來跟我們談,說要向上反映。但沒有明確說(結果),也沒有通知。」

4月21日、22日,有上千名製衣廠老闆和一些商戶選擇在鄰近瑞寶村的地鐵東曉南站出口遊行,那裏是勝匯裏美食街和商店街,他們沿途高喊著「減租、減租」,要求政府能協助他們減免租金,因為從2月起到4月整整三個月沒有收入了。警察上前堵路,還一度爆發衝突。

在瑞寶村經營出租公寓的夏先生對大紀元說,不止湖北人,外出打工的還有潮汕、湖南、江西人。出租公寓原本有三十多間房,用來租給這些外地的打工仔,但現在每天租戶十幾個人都不到,要繳給屋主的房租、水電費都繳不起,「虧死了,還要發工資呢,生意很難做。」

4月21日,上千名製衣廠老闆和一些商戶在地鐵東曉南站勝匯裏商店街遊行。(知情人提供)
4月21日,上千名製衣廠老闆和一些商戶在地鐵東曉南站勝匯裏商店街遊行。(知情人提供)

爭取不到房租減免 湖北人陸續返鄉

沒有訂單、沒有活幹、沒有收入的情況下,一些爭取不到房租減免的湖北人開始打包返鄉了。4月20日起,陸續有湖北人自駕車或搭乘大巴返鄉。26日至28日,連續幾天,人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在路邊等大巴,有些把所有家當都搬回去。在大塘上衝巴士站的兩個上車點,有網民拍到,從早上到晚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等車的人。

康樂村另一家製衣廠的老闆左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目前有開工,但沒外銷訂單,連內銷生意也很差,無奈之下,只能請房東減房租,房東減了一個月,他希望政府能提出優惠政策,「幫我們減房租,因為生意不好。不減房租,又沒事做,錢收不回來,活不下去,等倒閉嗎?」

對於一個月都爭取不到減租的租戶,也只能打道回府。左先生說,「他(房東)一點房租都不降的,誰還能待啊?」多數在這裏做了十多年的湖北人也買不起房,「誰買啊,那麼貴,誰買得起啊?」「一些沒有爭取到減租的,就都回家了。」

潘先生則認為,搬離康樂村的目前應該只是一部份,許多廠家設備都還在這,大家希望爭取到房租減免三個月,先渡過眼下的難關。但萬一減免不了,景氣又不見起色,怎麼辦?他說,說實在的,他心裏沒規劃,也不曉得能做甚麼,因為十多年來都是從事這一行業,「換不了,關鍵是我們只會這個。」#

▼ 相關影片(來源: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