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隱瞞疫情、操控世衛之舉導致大瘟疫肆虐全球,迄今逾300萬人染疫、20多萬人病亡(實際數字或不止於此)。地處南半球的澳洲自1月25日首現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診病例至今,防禦疫情之路已走過近百天。

截至4月30日,確診病例逾6700例,死亡人數為91人,與西方其它發達國家相比損失較小,有望成為最先脫離中共病毒大瘟疫的國家之一。

4月23日,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對澳廣新聞表示,就染疫死亡人數佔人口總數的比例來看,澳洲目前的死亡率比法國低100倍以上,比英國低近100倍,比瑞士低60倍,比美國低50倍,比德國和丹麥低20倍,比挪威低12倍。

早在4月5日,《金融時報》記者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從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and Prevention Control)的數據分析中得出結論,「在英語國家中,澳洲的疫情是一個罕見的溫和發展的例子。」

澳洲和其它西方國家在疫情控制方面採取的舉措基本相同,但為何能取得較為成功的防疫成效呢?或許我們可以從《大紀元》4月23日發表的特稿《越親中共疫情越重  防疫有良方》中找到答案。文章點出實質,「瘟疫因為中共而來,也將因為人們對中共的態度而改變」。

縱觀澳洲近年來的政壇風雲,可以清楚看到澳洲政府的決策層越來越意識到拒絕和清除中共影響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從在全球率先拒絕華為參與5G建設,到通過「反外國干預法」打擊中共滲透,再到如今針對中共隱瞞疫情,在全球追責中共的聲浪中唱主角,積極游說多國首腦,推動國際性獨立調查,澳洲政府可謂步步劍指中共,不願再與中共為伍。

推動國際獨立調查 疫情防控顯效

澳洲是對中共疫情處理方式提出嚴厲批評的國家之一。澳洲總理莫里森正積極進行外交努力,呼籲國際社會支持獨立調查中共隱瞞導致的疫情傳播,以及世衛組織(WHO)在其中的角色。

4月19日,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洲政府希望對中共病毒的起源、病毒剛開始在武漢爆發時中共是如何應對的、世界衛生組織在應對大瘟疫中的作用,進行一個國際性的獨立調查,且要求該調查對所有國家「透明」。

總理莫里森對外長佩恩發起的對中共病毒禍延全球的國際獨立調查的呼籲表示大力支持,並且正尋求建立一個國際聯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賦予世衛組織或另一機構類似武器檢查員的權力,使其可以不需要被邀請,就可直接進入被調查國進行調查,以避免另一場災難性的大瘟疫。

4月21日、22日,莫里森分別致電美國總統特朗普、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將上述提議與幾位領導人討論。他們一致認為,對瘟疫的傳播進行獨立調查是至關重要的。

中共對澳洲政府高調呼籲調查疫情十分惱怒。先是中共駐坎培拉大使館指責澳洲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是「美國的傳聲筒」。接著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4月21日指責澳洲政府提議的獨立調查為「政治操弄,干擾國際疫情防控合作」。

面對中共外交部的嚴厲指責,澳洲政府重申立場,表示要堅持獨立調查疫情傳播。總理莫里森聲援達頓說:「我想,內務部長對此事處理得很好。澳洲完全有資格依據我們國家的一貫原則和價值來決定我們的立場。」

澳洲政府的立場和提議獲得朝野資深議員的支持。自由黨聯邦議員威爾遜(Tim Wilson)說,「世衛組織需要從只盡義務於個別(國家)轉而為國際社會(服務),並把健康放在首位。」

「它們似乎被中共俘虜,把政治放在首位。」他說。

聯邦工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英賢(Penny Wong)表示,支持政府對中共病毒爆發的國際調查。她強調說:「獨立調查是必要的,因為這是一個世紀以來人類遭受的最嚴重的流行病,因此全世界的人都有權了解它是如何發生的,使我們可以確保它不再發生。」

在澳洲呼籲對中共瞞疫進行全球性獨立審查之後,4月23日起,澳洲的確診病例已經連續多日增幅不到1%。4月21日全澳新增病例僅為22例,4月22日和23日全澳新增病例繼續分別為12例和8例。致死率為1.2%,低於全球7%的平均值。

中共威脅經濟制裁 澳各界強硬回應

看到澳洲朝野未被指責所動,4月27日,中共駐澳洲大使成競業再向澳洲發出威脅說,澳洲推動調查的行為相當危險,可能招致中國民眾抵制澳洲農產品,中國遊客、留學生「決定不來澳洲」。

成競業以貿易制裁做籌碼,試圖逼迫澳洲政府放棄對大瘟疫進行獨立調查,他甚至不惜違反國際外交法,在官網上披露其與澳洲外交官員的私下談話,此舉令澳政府及各界對此再次堅定表示:「不屈服於脅迫。」

4月28日,外長佩恩回應,在澳洲推動調查中共病毒疫情的同時,不要企圖發動任何「經濟脅迫」。佩恩還說:「我們反對任何人用經濟脅迫的方式來回應對於這類評估的呼籲。」

澳洲聯邦貿易部長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對成競業的這番言論表示「失望」。他強調說:「澳洲不會因為經濟脅迫或威脅而改變在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上的政策立場,就像我們不會改變我們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的政策立場一樣。」

聯邦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如果中共因澳洲要求對中共病毒的來源進行獨立調查而對澳洲實施「經濟制裁」,這表明中共感到極度不安。他認為從雙方的貿易關係來看,「我們需要中國,而中國也需要我們」。

澳洲聯邦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說:「我們永遠不會以犧牲我們的價值、主權和國家利益為代價。」 (Mick Tsikas/AAP Image)
澳洲聯邦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說:「我們永遠不會以犧牲我們的價值、主權和國家利益為代價。」 (Mick Tsikas/AAP Image)

中共的經濟脅迫言論也招致澳洲的中國問題專家的譴責。澳洲國立大學(ANU)國家安全學院院長梅德卡夫(Rory Medcalf)對《悉尼晨鋒報》說,只因澳洲想找出疫情爆發的真相,就遭到經濟脅迫,這是「令人失望」的,也會讓中共獲得「適得其反」的效果。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給世界許多國家造成的經濟損失,遠比中共的經濟威脅要大。

智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資深中國問題專家麥克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表示,中共大使的言論可以被理解為對澳洲政府的直接威脅,「他(成競業)口中的中國消費者,實際上說的是中共政府,是政府主導的抵制行為,而不是消費者主導的抵制行為」。

4月28日,《悉尼晨鋒報》國際政治編輯哈切爾(Peter Hartcher)發表評論文章諷刺道,駐澳大使成競業為澳洲做出了「出色的貢獻」,他向澳州人展示了中共政府對澳洲的「真實情感」。文章說,儘管多年來澳洲前安全情報局(ASIO)局長、國家安全顧問劉易斯(Duncan Lewis)一直警告中共在系統地破壞澳洲主權,企圖「接管」澳洲的政治體系,但中共政權在澳洲面前始終擺出一副友好微笑的面具。如今中共製造的大瘟疫令澳洲處於艱難時期,中共駐坎培拉的成大使卻公開以貿易抵制來威脅澳洲。現在,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中共正在以貿易為武器對澳洲發動政治戰爭。這是澳洲人明白真相的時刻了。

「現在,病毒和中共的行為讓澳洲清楚認識到了分散風險和捍衛主權的迫切性。」文章最後寫道,「澳洲不接受任何國家的威脅和恐嚇。謝謝成大使摘下面具,讓我們都能看清楚黑幫的特性。」

1. 澳議員呼籲與中共貿易脫鉤

根據澳洲外交部的數據,就貨物和服務而言,中國是澳洲最大的雙向貿易夥伴,佔澳洲貿易的26.4%,2018~19年度雙向貿易達到創紀錄的2,350億澳元。被瘟疫驚醒了的澳洲政府開始重新審視澳洲在經濟貿易上對中共的依賴關係。

近日,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對中國貿易的「依賴」。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

澳洲自由黨議員哈斯蒂(Andrew Hastie)認為,此次疫情顯示,過度依賴中共會讓澳洲的未來和經濟安全付出很大代價,若不採取行動,澳洲的主權和獨立性將面臨威脅。

2. 疫情期間 澳提高外資審查標準 防中共操控

當疫情從中國向世界蔓延,澳洲與各國還被蒙在鼓裏時,受中共當局支持的全球房地產公司綠地集團(Greenland Group)要求員工全力在澳洲大肆採購醫療用品運回中國。這加劇了澳洲政府對外國買家的關注。為防止外資乘虛購買因疫情打擊陷入困境的澳洲企業,澳洲政府3月底緊急出台法案,收緊外國投資規定,之前政府制定的資產審查起點現均降為零。

此外,在澳洲正處於防禦疫情的緊張時刻,兩家中共國企試圖向澳洲稀土礦業部門投資被澳洲政府阻止。澳洲財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4月20日表示,阻止了包鋼集團投資2000萬澳元在澳洲北部礦山的投標,表明澳洲願與美國保持一致,以確保稀土供應鏈的安全,而不是由中共主導。

近年來,針對中共外資收購,澳政府早有警覺。現任總理莫里森早在2016年擔任澳洲財長時,曾阻止中共國家電網公司和香港長江實業基建集團收購澳洲電網50.4%的股份。

當時就有評論說,澳洲放棄商業利益、拒絕中資收購的主因是澳洲政府越來越意識到中共的專制超過了他們原先以為的程度,而且收購方是中共國企。

2019年,澳洲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已經無法相信中國私企可以擺脫中共的控制,其內部人士表示,中國大陸的私企和國企並沒甚麼區別,他們都得聽命於中共,因此,中企對澳投資都得經過審查。

對抗中共滲透 澳洲走在世界前列

2018年8月,澳洲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排除華為、中興等公司參與5G寬頻網絡的建設。(STEFAN WERMUTH/AFP via Getty Images)
2018年8月,澳洲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排除華為、中興等公司參與5G寬頻網絡的建設。(STEFAN WERMUTH/AFP via Getty Images)

澳洲調整對中共的戰略,早在2017年底就按下了「重設按鈕」。

1. 通過反外國干預法全球矚目

2017年12月,時任澳洲總理的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宣佈修改《國家安全法》,公開指責中共企圖干涉澳洲內政,並表示會推動相關法案,包括新的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案,禁止外國政治獻金。特恩布爾在議會用中文說「澳洲人民站起來」,表達了對中共干預澳洲的強烈不滿。

2018年6月28日,澳洲率先通過了兩項反外國干預的法案。這兩項影響廣泛的國家安全法規包括禁止外國干預政治,要求游說人士申報是否為別的國家服務,對洩露機密信息者加大懲罰力度,把損害澳洲和他國經濟關係的行為定為犯罪。對外國干涉罪的刑事處罰是最低10年、最高20年的監禁。對於澳洲的這項立法,外界普遍認為指向中共的意味很明確。法案是澳洲對特務活動、反諜報活動和政治捐款的最大改革。

2. 禁華為參與5G的第一個國家

西方情報機構多年來一直對華為公司提出質疑,認為它聽命於中共政府。澳洲是「五眼聯盟」(澳洲、加拿大、紐西蘭、英國和美國)中第一個有效禁止華為參與其5G網絡建設的國家。2018年8月,澳洲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排除華為、中興等公司參與5G寬頻網絡的建設,令北京不滿。澳洲政府當時表示,任何「可能受到外國政府的法外指示,且與澳洲法律有衝突」的公司都會帶來巨大風險。

外媒稱,這一決定不僅對華為是一個重大打擊,而且還削弱了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作為全球最大通信網絡設備生產商與全球第三大手機製造商,華為是實現中共全球科技野心的前沿。

中共2019年4月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投訴,稱澳洲對中國5G電信技術的限制違反了全球貿易規則。對此,澳洲政府回應,澳洲會堅持拒絕華為參與澳洲5G網絡建設的決定。澳洲前外長畢肖普(Julie Bishop)曾表示,澳洲政府是在情報和安全部門的建議下作出決定的。她說,澳洲擔心中共政府對商業活動的干預及經濟脅迫所帶來的威脅。

面對疫情危機 總理選擇向神祈禱

在中共病毒危機期間,總理莫里森個人的選民支持率繼續上升,在所有接受調查的受訪者中,有68%的人對莫里森的表現感到滿意,這是自2008年以來幾任總理中的最高滿意度。

澳洲民眾和媒體注意到總理莫里森領導防疫的過程中選擇向神祈禱。4月初,莫里森向神祈禱的影片在網絡上流傳。影片中,莫里森禱告說:「願上帝保佑全體內閣成員保持堅強和團結,保佑我們每天都能團結一致地面對(疫情的)挑戰。」「願您賦予國家力量,賦予我們智慧,賜予我們判斷力,賜予我們勇氣,願您的和平統治與慈愛在此刻降臨。」

澳洲聯邦議員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說:「在任何時候禱告都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國家和全球面臨危機的時刻。」

「在這個時候,我認為應該鼓勵所有人參與。我也參與了禱告儀式,請求創世主在這個全球危機的時候幫助我們渡過難關。」他說,「我認為祈禱是為了與神溝通。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由於人類的墮落、迷失本性,造成這個世界發生了很多的罪惡,但我相信,當我們誠摯地向創世主呼求時,是可以獲得幫助的。」

結語

在西方文明中,瘟疫被視為上帝降下的懲罰,英語「Acts of God」(上帝之舉)一詞準確表達出西方人對瘟疫的一種解釋。

據歷史記載,公元65年至565年期間,羅馬帝國因為迫害基督徒,招致上帝四次降下大瘟疫,強大的羅馬帝國在瘟疫中由鼎盛至衰亡。

如今歷史在重演。肆虐全球的瘟疫始於中國武漢,在華夏民族5千年的歷史中,中國古人講天人感應,瘟疫即是上天的譴責警示。不幸的是,敬天畏神的神州大地自1949年落入無神論的中共手中,把馬列奉為祖宗的中共,在神州大地血腥統治了71年。正如《大紀元》發表的《九評中國共產黨》社論指出,反宇宙、反人類的中共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亂、饑荒、獨裁、屠殺和恐懼,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

知往鑒今,當今世界各國要想走出瘟疫的肆虐,除敬天畏神外,更須認清中共的本質,看清中共才是對全世界最大的威脅,不要再漠視中共侵犯人權的惡行,遠離中共,才可能走出目前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