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證據顯示,中共政府在病毒爆發導致武漢封城前,已開始在全球搶購個人防護品,導致病毒在全球流行時,各國嚴重缺乏這類物資。加拿大媒體揭示了中共如何利用海外華人達到此目的。

加拿大《環球新聞》在2020年4月30日刊登的一篇調查報道稱,今年1月中旬,中共政府駐加拿大及世界各地的使領館低調地發出緊急通知:大量進口個人防護品。

中共當局一直對外聲稱,源自武漢的病毒沒有「人傳人」,直到1月20日才透露,「有人際傳染和醫務人員感染」。

但是,中共在1月中已悄悄開始在全球搶購個人防護品。按中共海關總署3月7日公佈的數據,在1月24日至2月29日,全國海關共驗放疫情防控物資24.6億件,其中包括口罩20.2億個,防護服2,538萬件。

動員海外華人搶購

《環球新聞》的文章稱,中共悄悄展開的這場國家級收購行動,動用了他們在全球能控制的華人。通過其在溫哥華、多倫多、滿地可及世界各地領事館運作的統戰系統,中共敦促數百萬「海外華人」大量購買N95口罩並運回中國。

來自中共官方媒體的報道及中共統戰部網站的信息顯示,今年1至2月,從加拿大運往中國的個人防護品至少有100噸。

該文稱,在溫哥華和多倫多,與統戰部有正式關係的組織,看起來在此次搶購個人防護品行動中起了領導作用。

按一些中共國有媒體的報道,滿地可中領館協助數十個華人組織,向中國運送了30噸以上的口罩和防護服。

加拿大華人社團聯席會(CACA)相關網站在1月31日的一份報告中稱,該聯席會領導人通過在微信上的一個流行病應對群組,與溫哥華中領館合作,籌集資金,並在加拿大和世界其它地方組織購買個人防護品。

該報告說:「聯席會通過各種渠道購買了防護服、消毒劑、口罩和其它防護品,並正在加緊安排將它們運往武漢。」

據在澳洲出逃的前中共高級外交官陳用林說,加拿大華人社團聯席會是中共統戰部控制的一個組織。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在2018年也證實了這一點。

《環球新聞》的文章稱,一些參與中共當局搶購個人防護品的組織,一直與中共統戰部有聯繫,一些組織成員是被加拿大騎警(RCMP)及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監視或調查的人。

多倫多福清商會動員會員加入搶購

新華網2月3日刊登的一篇報道,如此描述海外華人的搶購行動:「短短幾天時間,遍佈五大洲數十個國家的榕籍鄉親加入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鬥中……。」

按該文所述,多倫多福清商會會長今年1月去了中國,在中國新年後飛回多倫多。該文沒提該會長去了中國的甚麼地方,也沒提疫情情況。

該會長抵達多倫多後,立即乘車前往商會,在路上給商會秘書處打了電話。會長到達商會後,給約100名會員下達了命令:「分區採買。馬上行動!」

2019年夏季,多倫多福清商會曾出席在萬錦市舉行的一個支持中共的集會,反對香港的民主抗議活動。

海南航空公司(HNA)多倫多辦事處的報告,證實了有大量個人防護品從多倫多運往中國。到2月中為止,該航空公司已將56噸個人防護品從多倫多運去中國。

加拿大保守黨國會議員奧圖爾(Erin O’Toole)和墨西哥前駐北京大使瓜哈多(Jorge Guajardo)告訴《環球新聞》,在1月下旬,製造業和軍方的消息來源都在警告西方政府,中共當局似乎在暗中搶佔全球個人防護品貨源。瓜哈多說,中共當局的這項「秘密」採購行動「耗盡了世界個人防護用品存貨」。

有計劃的搶購行動

據美聯社報道,一份洩露出來的文件顯示,中共當局在1月14日發出秘密指示,要求全國為病毒大流行做好應對準備。醫院工作人員被命令穿上防護裝備。

瓜哈多對《環球新聞》說,中共政府在1月23日封閉武漢之前,他已經知道北京當局在巨量進口個人防護品。

他說,1月中旬,墨西哥供應鏈的一名消息人士與他聯繫,並說:「你知道嗎,有一件有趣的事,我的訂單多到難以應付,要我把能找到的所有N95口罩運去中國。」

瓜哈多說,他在美國做了搜索,發現零售點都沒有個人防護品了。「我在想,天哪,他們正在購買世界上所有的N95存貨。」

他為此於1月27日發出了一個預警推文,預測北美的個人防護品即將短缺。

奧圖爾稱,他在加拿大也聽到了同樣的警告。他的消息來源說,加拿大的高級官員在1月接獲警告,中共當局正在囤積個人防護品。

他說,加拿大政府沒有對此威脅作出回應,反而給中國運去了16噸個人防護品。他認為,在病毒危機過去後,需要對中共的搶購行為及加拿大政府的反應方式做調查。

根據4月發佈的美國國會報告,從1月24日到2月29日,中共當局擴大了國內的口罩生產,並禁止在中國的外資口罩製造商出口口罩,包括加拿大的Medicom及美國的3M公司。同時,中國在2月底前進口了20.2億個安全口罩。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近日表示,中共當局在此次疫情期間做了幾件事,「導致了全世界許多人死亡」:在病毒爆發初期隱瞞;影響世界衛生組織,一同誤導世界;囤積個人防護品。

牟取暴利及政治影響力

瓜哈多說,在3月份,1月和2月銷往中國的口罩,以20至30倍的價格賣回給墨西哥。

加拿大公共服務與採購部也透露,中共賣給加拿大的N95口罩從每個1.20元漲到5元或6元。

《華盛頓郵報》及CNN在4月份的報道說,個人防護品的價格,有時要比1月初的高出1,000%。

瓜哈多說,開始時,中共的掩蓋使疫情變得更複雜。現在,是中共囤積個人防護品,使情況變得更複雜。根據他對中共的了解,現在來自中國的口罩不僅價格昂貴,可能有質量缺陷,而且還可能帶有長期的政治要求。

美國國會在4月份發佈的報告也有類似結論:「中共政府可能會根據其政治原因,針對某些國家,有選擇性地交付一些醫療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