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中共刻意隱瞞疫情,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從中國武漢傳出蔓延全球,造成超過4萬美國人死亡。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公開表示中共疫情數據不可信,美國政府也將對中共在處理疫情上的所為進行調查。

位於華盛頓DC的國家安全智囊國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高級主管哈里·卡齊亞尼斯(Harry J.Kazianis)在霍士新聞網站撰文說,當我們把明確的證據放在一起,包括中共竭盡全力噤聲那些試圖警告公眾的(醫學)專家,我們就會懷疑中共在處理瘟疫這件事上該負責任的程度。

中共政府早應與蘇共一起隨著歷史而解體

他表示,特朗普政府高層正在進行全面調查以確定事實經過時,華府可以馬上開始考慮如何應對中共的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在4月18日的白宮疫情簡報會上,總統特朗普不僅再次質疑中共的疫情數據,還警告若調查顯示中共故意隱瞞疫情,會面臨後果。特朗普說,若中共故意隱瞞疫情,一開始就知道疫情真實情況,卻沒有分享給世界的話,將面臨後果,以後再看。

卡齊亞尼斯寫道,特朗普總統必須確保中共政府為其行為付出高昂代價。中共那些不負責任的行為導致數萬人死亡,造成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和數萬億債務,以及很多寶貴工作機會的丟失。更重要的是使我們失去了許多生活中擁有的安全感,即使我們能重獲那種安全感,也是需要許多年的努力。

「這種(對中共的)回應類似於特朗普政府對其它流氓國家所做的回應:施加最大的壓力,而且是加強版的。中共政府必須知道,它們的這種行為將導致最嚴重的後果。我們必須重新考慮我們對華政策的方方面面,不需要害怕給中共貼上個標籤:一個最危險的21世紀邪惡帝國。其實中共政府早就應該與蘇聯共產黨一起隨著歷史而解體了。」他說。

五點計劃 確保中共為瞞疫付出代價

卡齊亞尼斯還提出以下五點計劃,以確保中共為自己的行動付出代價。

首先,美國必須抵制北京的2022年(冬季)奧運會。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抵制了1980年蘇聯奧運會,當然他那個決定比較容易運作。我們必須再來一次(抵制),因為我們絕不能姑息和縱容(像中共這種)在全球範圍內造成大屠殺般慘劇的政權。我們根本不可能接受讓中共政權以奧林匹克精神粉飾自己,並對自己的惡行進行洗白。那將是令人無法接受的,並且在道義上也是錯誤的。

其次,我們應該調整外交策略以適應時代發展,這意味著與台灣的關係更加牢固,而又不懼怕北京的欺凌行為。中共政府認為台灣是一個叛國省,但是現在是考慮我們與台北全面建交的時候了,甚至包括考慮蔡英文總統訪問白宮的時候。我們不應再遵守過時的外交政策,而這種過時的政策只會幫助北京打擊一個充滿活力的民主國家——台灣,該民主國家曾試圖就中共病毒向世界發出警告,但卻被(世衛組織)沉默了。

第三,我們必須竭盡所能消弱那些使中共日益強大的因素,如美國消費者日益增長的對中國製造產品的依賴。如果產品是從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則必須在包裝正面貼上清晰的「中國製造」標籤。警告標籤是要美國人了解,我們通過購買這些產品來向中國轉移數萬億美元的財富。如果我們希望美國人購買美國製造的產品,我們首先需要消費者了解他們正在購買甚麼以及產品是哪裏產的。

第四,我們必須再次使人權成為我們與中共政府對話和政策制定的中心議題之一。中共在集中營中關押了至少一百萬或更多的維吾爾族人。中共通過擴大的奧威爾式社會信用體系來控制其公民的行動,並殘酷地打壓宗教和信仰團體。特朗普政府需要為中共這些侵犯人權的行為採取制裁措施,讓中共打壓的手段失效。

最後,中共政府必須為中共病毒大瘟疫在經濟上做出賠償。 美國人必須能夠因大瘟疫所造成的生命損失或經濟困境起訴中共。正如美國參議員湯姆·卡頓(Tom Cotton)所主張的那樣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以便美國公民可以在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賠償損失。只有最嚴厲的經濟處罰,包括讓美國人扣押其資產,才能使中共政府或任何其它國家明白,這種不當行為是一定會受到懲罰的。

卡齊亞尼斯最後寫道,這些舉措以及其它有力的方法將確保中共政府不會逃避其責任,並讓它們知道,美國和其它西方的國家絕不會讓全世界失去的成千上萬生命被遺忘。如果中共確實造成了這種大瘟疫,而世界沒有集體懲罰中共政權,那麼我們可以肯定我們將再次遭受這樣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