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美國媒體《Gateway Pundit》4月13日發表的獨家調查報道,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家族,與被質疑與中共病毒有關的武漢P4實驗室、幫助中共囤積個人防護用品進行倒賣的中國紅十字會、以及搶先註冊美國吉利德公司抗病毒藥瑞德西韋的武漢病毒研究所都有關係。

4月19日被爆出事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曾在今年2月20日武漢因疫情爆發被封鎖後,作為中央防疫大員前往武漢。由於孫與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和前黨魁江澤民兒子江綿恒交往密切,令人聯想到他上次去武漢,可能與武漢的P4實驗室有關。而江綿恒和兒子江志誠與P4實驗室的多方面利益關係,也早被美國媒體翻了出來。

P4實驗室由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負責設計資助建造

該媒體發現並報道稱,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乃由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負責設計、資助和建造;而江的合夥人、中科院另一位前副院長陳竺,是現任中國紅十字會會長;中國紅十字會在疫災中被指扣押其它國家支援的醫療物資,在出售的醫療物資上印有某國救援的字樣,並有口罩等救援物資被發現在網店售賣賺錢。

江澤民孫子江志誠的「藥明康得」控股「復星醫藥」

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現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綿恒兒子江志誠的藥明康得(Wuxi AppTec)公司合夥人,而藥明康得控股的復星醫藥(Fosun Pharma),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與美國吉利德公司(Gilead)有合營業務的中國上市醫藥公司。吉利德公司擁有抗埃博拉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的專利,包括作為抗中共病毒(COVID-19)的專利。但就是武漢病毒所,在今年1月21日,搶先在中國進行了瑞德西韋的某用法的專利註冊。

對此,把瑞德西韋贈送給武漢用於抗中共病毒臨床嘗試使用的吉利德公司,在2月8日公開回應表示,無權干涉中國研究人員申請專利。他們正在努力對未來潛在需求抓緊生產,且尚未討論成本與定價問題。

在大瘟疫爆發、武漢等地封鎖之後,中國A股大多都低迷,但包括復星醫藥在內的醫藥股卻逆市大漲,復星醫藥從1月21日的每股27.86元,上漲到4月20日的37.59元,3個月內大漲了34.9%。因為瑞德西韋在沒有任何特效藥的中共肺炎治療當中,是最被看好的可能治療藥,如果這一點被證實,這種昂貴藥的前景會被普遍看好。那麼那時誰擁有它,誰就等於擁有了天下無敵的解藥,那時可就不僅僅是讓某個股價上漲的問題了。

綠地澳洲(Greenland)乃孟建柱「綠地集團」的全資子公司

另外根據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爆料,幫助中共在海外搜刮買空個人防護用品並運回中國的綠地澳洲公司(Greenland),就是孟建柱的「綠地集團」在澳洲的全資子公司,孟通過他的情人王蕾、私生子王孟輝及這家公司,向海外轉移了至少以百億美元計的財產。

綠地公司被澳洲媒體《悉尼晨鋒報》揭露,在今年一、二月份,當武漢的中共病毒開始蔓延但國外還沒幾例時,在澳洲、加拿大和土耳其等國的綠地公司,按照中共指令把大批口罩、手套和消毒液等個人防護用品買空,並運回中國。

中共後來反過來用這些醫療物品,進行所謂的「口罩外交」,此舉被美國等很多國家批評,認為是中共故意囤積醫療物資,讓其它國家在瘟疫爆發時,個人防護用品嚴重短缺,造成很多醫護人員染病,甚至使當地醫療系統癱瘓,進而造成更多感染和死亡。而這時,中共一方面繼續禁止外國公司把在中國生產的醫療物資運回其國內,一方面又主動援助一些國家,顯示其「大國抗疫」風範。

江家的利益鏈都在這場大瘟疫中受益

從上面這些關係,不難看出武漢P4實驗室的計畫、建成到主管人選,都圍繞著江家的利益鏈,這些人也都在這場大瘟疫中受益;而能夠囤積救援物資、或控制海外公司和統戰組織掃光當地個人防護用品,給各國以第二次打擊的,似乎也同樣出自於這條利益鏈。這其中,對每一個時間點的精准判斷並採取行動,都會把人引向病毒出來的時間點——似乎也是定好的時間。

孫力軍、孟建柱和江綿恒關係密切

由於孫力軍、孟建柱和江綿恒的密切關係,很難說他與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沒有任何關聯。今年2月20日武漢實行全面封鎖之後,孫力軍作為中央防疫工作指導小組成員親赴武漢,當然也很難排除他去武漢P4實驗室主導銷毀證據的可能。

但正如郭文貴所說,與前中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的馬仔王立軍一樣,孫力軍這種惡貫滿盈的蓋世太保頭子也會給自己留後路,無法保證他也會留下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的有關中共病毒的絕密檔,而這恰恰捅了中共某些領導人的肺管子。據郭文貴稱,孫力軍在澳洲藏了大量的機密檔。

此前在2月8日,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接管武漢P4實驗室,已經引發了外界對中共病毒可能跟生化武器有關的猜測。

而中共蓋世太保頭子孫力軍此時出現在武漢,應該是武漢爆發的瘟疫中,存在著可能會影響到中共高層一些人權力的問題或因素。

瑞德西韋在中國「錢」景看好 但仍可仿造

被武漢病毒所在中國搶先註冊的瑞德西韋,是吉利德公司為治療埃博拉病毒研發的,吉利德在美國、中國及世界其它地區都擁有專利。2016年,針對瑞德西韋在冠狀病毒上的應用,吉利德在中國以及全球申請了更多的專利。在中國,針對於冠狀病毒應用的8項專利申請,在2月29日獲得了其中3項的批准

根據《科學網》3月25日報道,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韋孤兒藥認證,已經在3月24日獲得了美國食藥管理局(FDA)的批准,適應症為中共肺炎(COVID-19),將在美國擁有7年的市場獨佔時間。

該報道引述高文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王正志說,「《孤兒藥法案》是美國的國內法,對中國申請瑞德西韋用於抗新冠病毒發明專利沒有影響,也不影響中國申請專利合作協定(PCT)並在18個月之內進入美國、歐盟和日本等國家和地區。」

王正志說,「如果最後瑞德西韋通過審批並上市,可能會由於銷售市場獨佔導致藥物定價高」,但中國有針對實施發明專利或者實用新型專利的「強制許可制度」,「可在國家出現緊急狀態或者非常情況時啟用,或者為了公共利益的目的也可以。」

也就是說,目前的大瘟疫符合啟用「強制許可制度」的條件。王正志還以印度不顧西方專利、根據強制許可制度生產仿製藥為例,說明屆時中國也可以仿製瑞德西韋。

目前,吉利德公司已經在美國西雅圖成功進行了臨床試驗,證實瑞德西韋對中共病毒有療效(但有副作用)。「而美國對孤兒藥的認證可能會加速中國瑞德西韋的藥物審批」,三生國健藥業(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智慧財產權部高級總監李彩輝說。

臨床試驗效果如果好  瑞德西韋會很快通過中國藥物審批

目前中國正在開展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如果臨床試驗效果也很好,預計瑞德西韋會很快通過中國藥物審批。

瑞德西韋臨床試驗,是中國國家重點實驗計畫的一部分,不過根據負責人曹彬介紹,因為無法找到足夠的患者參加,所以一直在向後拖延。

中國企業博瑞生物醫藥公司2月11日發佈公告稱,已于近日成功開發了仿製瑞德西韋原料藥合成工藝技術和製劑技術,並已批量生產出瑞德西韋原料藥,瑞德西韋製劑批量化生產正在進行中。不過該公司表示,如果該產品能獲批上市,瘟疫期間將主要通過捐贈等方式供應給相關病人,可能是以此來緩解非法生產專利藥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