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方2020年4月17日發佈第一季國內生產總值(GDP)較去年同期下降6.8%。同一天,中共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提出「六保」,其中羅列「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等。有經濟師推算中國失業人口超過2億,直接威脅到國民基本生計。

中共社科院全球宏觀經濟研究室主任張斌等人日前針對就業問題撰文指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對現有的城鎮就業市場帶來嚴重破壞,截至3月底仍有7,000萬至8,000萬人尚未復工,其中七成以上是農民工。

文章於4月18日發表在微信公眾號「中國金融40人論壇」。該文說道,中國農民工共2.9億人,主要分佈在製造業、建築業、住宿餐飲、批發零售、居民服務等服務業,從事的職務最缺乏保障,也最容易失業。

文章還提到,中國新增就業也面臨巨大壓力,每年需要創造1,100萬新增就業,才能滿足學生畢業和農民轉向城鎮工作的需要。

去年底,中共國家發改委旗下國家信息中心首席經濟師祝寶良向媒體表示:中國若要基本滿足870多萬高校畢業生、300多萬農村居民到城市就業需求,則需要經濟增長保持在6%左右。國內生產毛額(GDP)增長率一旦低於6%、未能創造相應就業崗位,就業問題恐怕惡化。

然而,中國最新公佈的2020年第一季度GDP較去年同期下滑6.8%,較上月下滑9.8%。中國經濟的加速下滑,節節逼近的失業大潮即是引爆的危機之一。

3月起大小企業陸續傳出人事凍結、放無薪假

中國今年2月底響起復工號角後,3月卻因歐美日大幅削減或取消訂單,許多企業陸續傳出人事凍結、放無薪假,並撤銷一系列福利補貼。

富士康2月份曾為復工急徵生產線工人,祭出每人獎金5,250元人民幣吸引工人。隨著中共肺炎疫情擴散,海外需求崩跌,訂單驟減,據傳於3月18日起富士康即停止深圳、鄭州等多個廠區的招工。

4月15日從富士康鄭州廠區傳出的一段採訪影片顯示,工人現在不需要加班,月領工資降至僅1,000多元。以往底薪和加班費,每月可領4,000~5,000元人民幣。許多員工已經得靠送外賣補貼家用,有人熬不住就離職。

同為蘋果手機生產代工的上海昌碩,現在也不加班,員工只領底薪2,500元。

擁有1200多名員工的港資玩具製造商東莞泛達玩具公司,於3月18日宣佈結業,目前還有拖欠員工工資的情況。

美國Fossil腕錶品牌3月份叫停大陸代加工業務,代工廠東莞精度表業公司於3月21日公佈提出接受全體員工自動辭職的要求。

中共強阻企業裁員 許多人已變相失業

珠海晶昊電子公司4月8日公告通知,全廠員工4月20日至10月8日放假半年。

海爾海信集團12日出面澄清裁員傳聞,表示海信將裁員一萬人的報道有誤,但證實該公司採取了高管降薪、末位淘汰等人事措施。

蘇州工業園區3月27日人才中心舉行的招聘會上,招聘企業僅約80家。2019年同期有約150家參加招聘會。

不僅是招聘的企業減少,招人的門檻也在提高。很多企業2019年表示「來應聘基本都要,當天就能住宿舍」,而今年表示「只要有品控經驗的」等。

中國招聘網「智聯招聘」3月中旬對超過7,000名工人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超六成受訪者表示遭到降薪、遲發薪或欠薪的情況。

此外,僅僅今年前兩個月就有100多家房企裁員。4月初,碧桂園傳出裁員30,000人。對此,碧桂園內部人士表示,集團2019年員工數比上年末減少約2.9萬,其中2.5萬人轉崗。

中共國務院多次強調「穩就業」,去年12月24日發佈所謂《關於進一步做好穩就業工作的意見》,其中有關「規範企業裁員行為」條文,被質疑強制阻止企業裁員,刻意降低失業人數。因為不論是降低薪酬、減少工時,還是所謂「輪崗輪休」和「在崗培訓」,都還「保留勞動關係」。但是對這些人來說,已等同變相失業。

中國失業人口超過2億 衝擊基本民生

深圳望正資產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劉陳傑4月初於《財新》雜誌指出,疫情可能導致中國2.05億工人失業。這在中國7.75億勞動人口中,有超過25%失業率。遠高於中共官方公佈的1、2月城鎮調查失業率6.2%、3月份為5.9%。

據了解,中共官方數據僅涵蓋4.42億的城鎮勞動人口,排除對於經濟波動更容易受害的2.9億農民工。此外,中共每月進行調查時只用約12萬家戶作為樣本,僅佔城鎮勞動人口的0.03%。凸顯中共失業數據的失真。

署名「財經冷眼」的財經人士估計,今年頭2個多月來,服務業沒有復工的人數就達到了2.2億人。加上中小企業3,000萬無工可復人員,再加上規模以上工業的500萬無工可復人員,全部加起來就是2.6億人沒有復工。

歐美各地疫情至今還未明朗,中國經濟又因產業供應鏈斷裂等因素支離破碎,失業大潮正席捲各行業,直接威脅到國民基本生計。「兜住民生底線」成了中共政權的最新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