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周六(4月18日)推文說,世界依賴世衛(WHO)準確評估疫情,它的失職浪費掉了全球的寶貴應對時間。

「美國作為世界衛生組織的主要發起國,有權追究它的責任。」國家安全委員會在推文中寫道,「全世界都依賴世衛準確評估和報告中國的疫情。世衛卻給出不實信息和延誤疫情,讓世界失去了從源頭上遏制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寶貴時間。」

國家安全委員會是由美國總統主持的最高級別國家安全及外交事務決策委員會,依據《1947年國家安全法》設立,自成立以來的主要任務是協助總統處理外交及安全事務並制定相關政策,是白宮最有實權的委員會。

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這則推文還附上了美國媒體PJMedia的文章,題為「該是調查世界衛生組織災難性的公共失敗和內部腐敗的時候了」(Now Is Exactly the Time to Investigate the WHO's Catastrophic Public Failures and Internal Rot)。

文章說,造成當前全球疫情大流行的罪魁禍首是中國掌權的共產黨,但這也不代表世衛就沒錯。

若照結果來看,在聯合國過去的嚴重失誤中,2020年世衛在處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時的失敗、謊言、延遲和對北京的諂媚阿諛,和1994年聯合國決定無視其維和部隊從盧旺達發出的迫在眉睫的種族屠殺警告不相上下。當時有超過80萬人遭屠殺。

而當前的全球大疫情裏,犧牲的人命和受影響的生計已經龐大無比,我們甚至還未得到全面的統計。

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統計,截至美東時間周六(18日)下午1點,美國至少有3萬7,309人死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更高達71萬1,197例。

文章說,如果美國繼續資助世衛,那是極為不負責任的行動。在這個聯合國衛生機構將世界帶往更深重災難之前,現在就急需一個針對其公共失敗和內部腐敗的調查。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左)於2020年1月28日訪華,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接見。(Naohiko Hatta–Pool/Getty Images)
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左)於2020年1月28日訪華,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受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接見。(Naohiko Hatta–Pool/Getty Images)


文章全文翻譯如下:

總統特朗普決定審議世界衛生組織在「嚴重管理不善並掩飾病毒疫情」當中扮演的角色,並暫停美國對該組織的資助,這是相當正確的。

特朗普要求世衛整頓其惡劣又具誤導性的行為,停止向中國(中共)叩頭,這不僅是為美國,也是為全世界做了一件重要的事。

但此時出現了一些擔憂的聲音,說在這個特殊時刻——正處於1918年以來最嚴重的疾病大流行之際——不該在此時打斷世衛每年從美國納稅人那裏拿走的5億美元資金。

世衛的一大支持者、前微軟CEO比爾·蓋茨(Bill Gates)表示,這個聯合國的衛生部門是無可取代的。北京政府的一名發言人宣稱,特朗普的決定將會削弱世衛,且損害國際合作。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認為,世衛組織「對世界努力打贏抗擊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戰役是絕對關鍵的」要素,任何對世衛的審議應當等到「我們終於翻過此次疫情頁」之後。

不要上當!古希臘伯里克利時代的醫師希波克拉底的誓言叮囑醫生們毋傷害,世衛章程裏對其總幹事及工作人員也有類似的要求。

但是今天世衛造成的傷害已達到全球疫情大流行的規模,其糟糕透頂的保證(「沒有明顯證據顯示人傳人」)、其乖張的指示(「世衛建議不要實施任何國際運輸的限制」)以及其對中國(中共)毀滅性謊言和集權行徑的歌頌(「中國應被感謝和尊重」)誤導了全世界。

中國於12月31日通報武漢的疫情爆發,但之後近三周極力淡化明顯的危機,壓制來自武漢醫生們的警告,掩藏在武漢呈指數擴散的病毒跡象,直到離開中國的旅客已經把大量的病毒傳播到國外。世衛若不是無知,就是同謀——不論是哪種情況都給人不佳印象,世衛數周持續欺騙地宣稱,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對世界其它地方不構成威脅。

在疾病傳播開來時,世衛發出了一系列錯誤信息,包括聲名狼藉的1月14日推文,稱中國(中共)有關部門未發現「明顯證據顯示人傳人」。即使在中國(中共)於1月20日承認病毒在人類之間有高度傳染性之後,即使中國在1月23日對武漢全市進行強制封城之後,譚德塞和他的團隊依然遲遲不肯敲響嚴正的警鐘。直到1月30日,武漢封城一周後,譚德塞閃電訪問北京,向習近平主席獻慇勤之後,世衛組織才終於做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宣佈。

特朗普於1月31日限制美國與中國之間的旅行禁令、旨在減緩病毒傳入美國的速度,世衛和中共一直反對任何諸如此類的限制措施(但當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中國自身也實施了入境交通運輸禁令)。

2月初,世衛的執行委員會會議於日內瓦召開——當時中國(中共)已正式通報逾1萬7,000件確診病例,並有超過360人死亡,而美國確診第11件確診病例——譚德塞在會上重申他反對旅行禁令。他告訴委員會,中國(中共)做得非常好,保護世界免受病毒影響,還稱:「在中國以外的任何地方染病的機率非常低。」

世衛控制新冠病毒(中共病毒,COVID-19)的這種做法一直持續,3月11日,它才宣佈全球疫情大流行。那時,疾病已經散佈至超過100個國家——世衛還稱,如果大家都倣傚中國(中共)「了不起的成就」,還是可以得到控制。(與此同時,中共官方控制的媒體頭條新聞是《世衛的獨立性不應被質疑》。)

如今,考慮到病毒已經散佈至中國以外的184個國家和地區,全球累計病例超越200萬,超過13萬4,000人死亡(註:因中共掩蓋疫情,死亡以及確診人數被嚴重低估),譚德塞和他的團隊不得不改口。

隨著全球陷入恐慌、隔離和接踵而至的經濟崩潰,譚德塞和他的副手們耗費大量時間呼籲全世界要「團結」、應加大投資給世衛繼續其不斷擴張的疾控冒險旅程。(上周譚德塞暫時停止了全世界團結的呼籲,改點名和攻擊台灣——台灣政府和世衛組織不同,他們一開始就察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威脅,進而採取行動。)

在中國(中共)的病毒謊言裏,由總幹事譚德塞帶領的世衛組織已成為狂熱的幫兇。打著世衛的旗幟,譚德塞和他的團隊為北京的謊言、抵賴和宣傳粉飾太平。他們讚揚(中共治下的)中國是透明度的典範、疾病管理的模範,即使在中國(中共)政府欺瞞和殘暴對待自己人民的驚人報道出現時、依然繼續。

很明顯地,譚德塞認為,如果美國限制其與中國之間的旅行,那會造成世衛組織的嚴重關切;但如果中國(中共)威脅、逮捕或強迫失蹤其國內仗義執言的醫生和博主們,或把病人鎖在家裏、任其死亡,卻不是世衛組織該管的事。

中國(中共)至少在13年前就開始拓殖世衛,當時中國(中共)的候選人——香港前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成為世衛組織的總幹事,任職10年直到譚德塞接任。

陳馮富珍之前在香港因對2003年的沙士疫情早期緩慢、失敗的回應已備受爭議。該疾病由中國大陸傳入香港。

等到她領導世衛後,世衛在2014年西非伊波拉危機中的響應也糟糕至極——最後是由美國和數個醫療慈善團體伸出援手。

《華爾街日報》2014年11月4日的社論評論說:「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世衛更注重把資源投入政治活動,而非其對抗疾病的核心任務——在丟失這個職能後,也難怪世衛在伊波拉疫情還沒那麼猖狂前、就無法遏制它。」這篇社論現在聽起來是不是也很熟悉?

照結果來看,在聯合國曾有過的嚴重失誤中,2020年世衛在處理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時的失敗、謊言、延遲和對北京的諂媚阿諛,和1994年聯合國決定無視其維和部隊從盧旺達發出的、關於種族屠殺這一迫在眉睫的絕望警告不相上下。當時有超過80萬人遭屠殺。

而當前的全球大疫情裏,犧牲的人命和受影響的生計已經龐大無比,我們甚至還未得到全面的統計。如果美國繼續資助世衛,那是極為不負責任的行動。在這個不如昔日的聯合國衛生機構將世界帶往更深重災難之前,現在就急需一個針對其公共失敗和內部腐敗的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