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本來是中共在海外的大本營。然而,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造成非洲日益強烈的反彈,有可能解體北京幾十年來精心培養的關係。

美媒《Vox》報道說,此次外交危機的觸發點是:非洲公民在廣州受到不公平對待,引發非洲人眾怒。另外一個觸發點是,非洲因為中共病毒,經濟陷入困境,希望債務延期,但是北京不太願意。

過去幾十年,中共在非洲花費幾十億美元,投資天然資源,建設基礎設施項目,拉攏非洲領導人。中共通過這個方式在聯合國和世衛組織收買了盟友,破壞了西方建立的戰後國際秩序。

但是中共在非洲幾十年苦心打造的影響力上周受到嚴重挑戰。一群憤憤不平的非洲駐北京大使寫信給中共外交部長王毅,抱怨說,僑居廣州的多哥、尼日尼亞、貝寧公民被趕出家門,強制接受病毒測試。

「有的男子被從家人身邊拖走,在酒店單獨隔離。」抗議信說。

在非洲人被趕出家門的影片貼到社交媒體之後,該事件造成非洲國家廣泛的不滿,導致非洲外交官罕見的公開指責中共。過去,非洲領導人習慣於在幕後跟中共解決糾紛。

尼日利亞國會議長巴加米拉(Femi Gbajabiamila)在網上貼出他召見中共駐該國大使周平建的錄像。巴加米拉向周平建表達不滿。

中非關係產生裂痕的另外一個原因是,中共不太願意批准G20的一個決定,即推遲非洲債務償還期限。

中共病毒給全球經濟帶來重創。國際貨幣基金周三說,撒哈拉以南非洲的GDP今年將萎縮1.6%。單單在埃塞俄比亞,政府估計未來三個月就將失去140萬工作崗位。根據官方記錄,非洲已經出現17,701例中共病毒感染病例,有915人死亡。

4月17日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今年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下降6.8%。這是1992年以來季度增長首次出現負值。

在這樣的情況下,非洲希望中共減輕債務,但中共也錢袋空空。為了在非洲建立影響力,從2000到2018年,中共向非洲貸款1500億美元,是非洲最大的債主國,因此它不太願意註銷債務。

「中非關係裏有很多緊張因素。我認為這兩件事都是長期問題的表現。」南非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斯達登告訴《Vox》,「非洲的官方反應比以往更多地考慮了民眾情緒。」

一些學者指出,非洲政客近年通過鼓動反華情緒加強了他們的選民基礎。許多普通人相信,中共在非洲的存在對他們的福祉是一個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