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北京傳出的荒謬文宣相反,中國成為世界新領導人的說法聽起來空洞。中國共產黨(CCP)自吹自擂它是如何「成功地」領導中國渡過這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危機。而事實上,它向全世界傳播了這場大流行病,這種自我慶幸的資訊很難使中共登上全球領導的地位。

事實上,考慮到中國的貿易量和逃離中國供應鏈的數量,真正的情況是,如果沒有美國市場的支持,中國經濟實際上是多麼的脆弱。

但在特朗普(Donald Trump )上台之前,這並不是一個大家都能理解的事實。

●所謂中國的「崛起不可避免」

對許多決策者和觀察家來說,中國崛起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領袖似乎是不可避免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博士是美國對華政策的第一批制定者之一,他曾在2007年表示:

「當美國的朋友和同事談到中國的崛起及其給我們帶來的問題時,我說,(中國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對此無能為力,我們也不應該阻止它。」

正是這樣一種宿命論和自我否定(或者說是單純的全球化)的思維引發了美國實力在戰後的世界中衰落。基辛格在越南採取「漸進式反應」的災難性政策導致了美國恥辱性的失敗,並導致了共產主義政權的擴張,以及此後十年左右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戰爭。

快進到2007年,基辛格告訴美國及其盟友,我們必須接受一個由中國主導的世界的事實。十年後的2017年特朗普上任時,毫無疑問,中國已經成為美國在世界上大部份地區的強大對手。

●西方如何建設中國

不過,特朗普很清楚,中國已成為全球挑戰者。它的崛起是西方二十年來不斷為其提供大規模投資和科技的結果。換句話說,美國為中國做的,是中共前三十年執政期自己無法做到的。

此外,中國是一個相當好戰的受益者。從2000年到2016年,在中國崛起成為全球霸主的過程中,北京完全無視美國既定的國際貿易和金融規則。

當然,先前的美國歷屆政府知道中國(中共)的欺騙行為,但大多認為這只是「做生意的代價」。承諾但難以實現的進入中國十多億人口的國內市場和廉價勞動力的機會,被證明太誘人而不能放棄。

與此同時,中國繼續從美國和其它西方貿易夥伴那裏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這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猖獗的盜竊知識產權、(獲得)大量外國直接投資以及不受限制地進入美國資本市場。

●維護戰後秩序?

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對此沒有發出一點抗議的聲音,直到唐納德‧特朗普當選總統。

與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全球主義者不同,他們很多人是全球主義者,特朗普比世界其它國家更早地看到了中國經濟的脆弱性。他還了解到,中共對奴隸式勞工的依賴和對立的貿易政策是美國製造商發現幾乎不可能與中國競爭的一些主要原因。

最後,客氣地說,特朗普明白,關鍵物資的供應只能由對手來提供是不明智的。如果不改變,中國以犧牲美國為代價成為世界領袖確實是不可避免的。最終,特朗普把中國看作是美國主導的戰後世界秩序的真正威脅。

但他關於依賴中國的危險和風險的警告在很大程度上被誤解了。相反,批評人士指責特朗普破壞了戰後的世界秩序。

當然,這一指控引出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問題:

防止一個極權主義國家的崛起,怎麼成了破壞戰後世界的秩序?這個國家違反國際貿易規則;企圖摧毀西方經濟,以極權主義的形象重塑世界;威脅戰後以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的世界秩序。

當然不是。特朗普試圖儘可能地維護戰後世界的秩序。包括更加多元化的全球經濟,供應鏈不能集中在一個國家,尤其是一個敵對的國家。

美國對中國的依賴是以犧牲美國的就業和製造業基礎為代價的,這也不是甚麼秘密。不過,特朗普將中國定性為對美國貿易夥伴的致命經濟威脅,這些貿易夥伴為中國的現代化做出了大量貢獻,卻遭到冷眼和嘲諷。

畢竟,全球化是世界前進所需要的,對吧?不需要那麼多了。

●美國打破中國的控制

這場一個多世紀以來席捲地球的最邪惡和毀滅性的流行病,講述了中國共產黨的真實故事。儘管北京有卑鄙文宣,但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共領導層對致命的中共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到全世界負有責任。很明顯,北京等待了兩個月時間才承認這一病毒疫情爆發,而此時病毒繼續在世界其它地區蔓延。

國際社會終於看到了中共的真面目及其對人類生命的蔑視。

美國政界人士也看到了這一點並開始採取行動。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提議立法,將對美國福祉至關重要的供應鏈從中國遷出。該提案包括關鍵醫療設備及用品的醫療供應鏈,以及在本年內加快這一過程的低成本聯邦貸款。

正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最近的七國集團會議後指出:「中國共產黨對我們的健康和生活方式構成了重大威脅,武漢病毒清楚地證明了這一點。」

蓬佩奧還說,「中國共產黨還威脅要破壞支撐七國集團國家共同繁榮與安全的自由開放秩序」。正如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夏迪‧哈米德(Shadi Hamid)為《大西洋月刊》撰文所說:「與中國的關係不能也不應該恢復正常。」

從特朗普就任總統的第一天起,他的目標就是打破美國和中國之間災難性的貿易關係。他的貿易戰揭示了中國作為一個經濟大國的脆弱性。但是,正是中共的病毒式蔓延,向全世界揭示了中共領導層的道德淪喪。

作者簡介:詹姆斯‧高里(James Gorrie)是南加州的作家、演講家。他是《中國危機》一書的作者。

原文The Pandemic Vindicates Trump'’s China Polic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