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9日,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對媒體表示意大利正進入「最黑暗時刻」,當天意大利死於中共肺炎人數累積達到500人,孔特政府頒佈法令將紅色禁區從北部地區擴大到全國範圍。

「最黑暗時刻」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歐洲多國相繼被納粹德國攻陷後,英國首相邱吉爾抱著寧死不降的意志帶領孤立的英國對抗德國軍隊,從而譜寫了改變世界歷史的一頁。

雖意大利在1月31日領先其它各國切斷與中國之間商業航線,但孔特政府卻沒有向意大利民眾傳播武漢疫情真實信息,反而與中共合作高調在意大利繼續舉辦「意大利——中國」旅遊年的各種文化活動,淡化中共病毒傳播和傷害力,為中共在國際上打造國泰民安的假象。

中共病毒,這個看不見的敵人,沒因孔特總理表現出跟邱吉爾一樣的抗疫決心,而停止繼續攻陷意大利。反而在中共精心鋪設一帶一路上暢通無阻,把意大利引向一條不歸路。

武漢哀鴻遍野之時  意總統府奏中共紅歌

當時間進入2月中旬,網絡上大量傳出屍體從武漢的醫院、居民住宅甚至街頭被拉向火葬場的視頻。武漢到處正是一片哀鴻遍野之時,意大利的總統府奎里納萊宮(Quirinal Palace)卻傳出了激昂的中共紅歌曲調。由意大利總統塞爾吉奧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舉辦的一場「助力中國抗疫」鋼琴音樂會正在這裏舉辦, 並通過意大利國家電視台向全國直播。

2019年3月23日,意大利政府用接待皇室成員的禮儀迎接前來簽訂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3月23日,意大利政府用接待皇室成員的禮儀迎接前來簽訂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新華網的一篇文章披露,2月13日意大利總統馬塔雷拉在總統府舉辦的這場特別音樂會,是在既定的中意兩國2020年旅遊年活動之外特意增加的一個節目,為的是支持中國抗疫決心。

演出開始前,總統馬塔雷拉對媒體表示,「瘟疫是我們共同敵人」。他還說,意大利對中國戰勝瘟疫,保障國際公共衛生安全的努力充滿信心並表示支持;今年也是意中建交50週年,這場音樂會代表了意大利人民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友誼。

參加音樂會包括意大利外長迪馬奧(Luigi Di Maio)、文化部長達里奧弗朗切斯基尼(Dario Franceschini),中駐意大使、當地華僑和留學生共200多人。 

中共外交部網站報道說,居住在意大利的華人鋼琴家居靚除了演奏西方名曲之外,還彈奏了中共革命武裝鬥爭電影「洪湖赤衛隊」中的主題曲「洪湖水浪打浪」。 這個以中共30年代在湖北進行暴力革命為背景的影片拍攝於60年代初,正值中共大搞大耀進之後的3年大飢荒期間,「洪湖水浪打浪」卻給在飢餓中掙扎生死的人民灌輸,「人人都說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魚米鄉啊...共產黨的恩情,比那東海深...」。

文章說,「洪湖水浪打浪」動人的曲調讓全場觀眾屏息凝聽。後來在觀眾熱情要求下,居靚又表演了另外一首紅歌「翻身的日子」。這是一首中共在1953年紀錄片「偉大的土地改革」中插曲,中共在那場血腥的土改運動殺害了不少於200萬地主,並掠奪了他們的土地。

中共黨媒三大喉舌新華網、中國新網網、人民網等多家中共媒體都高調報道這次音樂會。新華網的視頻報道還採訪了在孔子學院舉辦的「漢語橋」比賽中獲獎的意大利男生雅各布傑摩勒(中文名字鄭彥柯),他說:「舉辦這場音樂會說明意大利就站在中國身邊,我們的總統做出這樣的安排,能夠讓意大利跟中國的關係變得更好。」

向中共病毒敞開的大門沒逃生路

2020年3月21日,總理孔特把禁令再次升級:他宣佈除那些必須進行的以外,停止意大利全國所有工業生產和商業活動,意大利的經濟運作陷入停滯。這一天,意大利人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達到793人。

時間倒推一年前的同一天,即2019年3月21日,是意大利政客們驚喜的日子。意大利政府用接待皇室成員的禮儀迎接來訪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 習到訪的第二天,意大利政府不顧歐盟和西方七國集團(G7)成員國的反對,與中共簽訂了全球矚目的「一帶一路」合作協議。 BBC中文報道說,兩國共簽署了29項協議,累計總價值達到25億歐元(28億美元)。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把意大利與中共的協議稱為「債務陷阱外交」,蓬佩奧警告意政府說:「你得到的好處只是暫時的,你以為你得到廉價的物品和建造了低成本的路橋。到最後,你會發現所附帶的政治成本要超出給你的那些經濟利益。」

蓬佩奧2019年10月2日訪問意大利,於時任意外長迪馬奧在共同記者會上警告說,中共用商業的幌子掩蓋政治企圖。(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蓬佩奧2019年10月2日訪問意大利,於時任意外長迪馬奧在共同記者會上警告說,中共用商業的幌子掩蓋政治企圖。(ALBERTO PIZZOLI/AFP via Getty Images)

據中國媒體報道,習近平訪問期間與意大利總統宣佈在2020年中意建交50週年之際合作辦中意文化和旅遊年。旅遊年百餘項活動從2020年1月21日開始將貫穿全年,包括表演藝術、視覺藝術、文化遺產、旅遊、創意設計等領域。

意大利一直在和其它的歐洲國家爭奪中國旅遊市場,甚至從2016年開始以幫助中國遊客為理由引入中共警察到意大利進行巡邏。 

關注中國事務的意大利年輕女記者艾莉珊卓博基(Alessandra Bocchi)出生於米蘭,她表示自己一直密切關注中國警察出現在羅馬的怪象。她去年在接受「寒冬」雜誌採訪時表示,聯想到中共系統性的高科技管控以及已蔓延至中國境外的間諜行動等,看到中國警察與意大利執法人員並肩走在一起不禁令人心生恐懼。 

據中共新華網報道,2020年1月21日中意文化旅遊年開幕式的音樂會在羅馬公園舉行,當天參加音樂會的中國和意大利雙方共2,500人。除此之外,當天還舉辦了由400人參加的大型經濟合作論壇,論壇的主持人是前意大利副總理、中意文化合作機制意方協調人佛朗切斯科魯泰利。

按照中國窮遊網2018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的數字,訪問意大利的中國遊客在2016年就達到540萬人。如果以這個數字計算的話,從中共衛健委高級專家鐘南山1月20日正式承認中共病毒人傳人之後,到1月31日意大利宣佈停止中國航線,短短10天從中國入境意大利人數至少就有15萬人,中國南方航空公司每週有三個航班從武漢直飛羅馬。

紐約時報駐意大利的記者在2020年3月日發表了一篇文章題名為「意大利成為疫情新中心,給世界帶來的教訓」(Italy, Pandemic’s New Epicenter, Has Lessons for the World)中提到了中意文化旅遊年的開幕式。

文章說,2020年1月21日當中共高級官員還在信誓旦旦的警告那些隱瞞疫情的人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時,來自中國的代表團正在羅馬舉行2020年意大利-中國文化旅遊年的盛大開幕儀式。

紐約時報文章提到了一個與中關係密切的人物,意大利前經濟發展部副部長米歇爾格拉西(Michele Geraci)。參加音樂會的當天他四處張望,惴惴不安的詢問其他的政客,我們確定要這樣做嗎? 我們今天應該在這裏嗎?」

紐約時報的這篇文章還說,「如果意大利政客有先見之明的話,他們肯定會說不」。

意大利衛生部副部長桑德拉桑帕(Sandra Zampa)對紐約時報表示,政治家們關心的是國家的經濟,當疫情到來的時候他們甚至不願面對自己的無能。 

她強調,更重要的是,意大利沒把中國發生事當作警告,而是看成是「與我們無關的科幻電影。」

1月30日意大利宣佈首例中共病毒患者是來自武漢的兩名遊客。這對夫婦從1月22日入境及至1月29日住進羅馬醫院期間,已經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光顧過米蘭、卡西诺和羅馬等處的多個景點。

中共病毒在武漢造成的災難在意大利上演的序幕就此拉開。

 一帶一路一毒 意大利疫情翻浪

專欄作家布萊恩蓋茨(Brian Gates)於2020年3月份發表在英文大紀元時報的一篇題為「一帶一路一毒」(One Belt One Road...One Virus)的文章指出,一年以前意大利政府跟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合作協議,現在改為「一帶一路...一毒」更準確。

總統馬塔雷拉為中共舉辦音樂會的這一天,正是武漢吹哨醫生李文亮死後的頭七(指第7天)。武漢中心醫院的眼科醫生李文亮和另外7名同事於2019年12月底在微信社交媒體透露中共病毒的信息後,被中共警方通報為造謠,並受到訓誡處罰。李文亮之死被全球媒體廣泛報道,各國政府開始審視中共對疫情報道的掩蓋、造假。 

繼一月底武漢夫婦被檢測出之後,意大利多處相繼出現零星案例。全國感染人數在進入2月下旬開始快速增長,到2月末那一天就突破了1,000例,其中超過一半的感染發生在意大利北部幾個地區。

1月30日意大利首個檢測出的中共病毒感染患者是來自武漢的夫婦遊客。 2月1日米蘭街頭仍有大量中國遊客,部分已經戴上口罩。 (MIGUEL MEDINA/AFP via Getty Images)
1月30日意大利首個檢測出的中共病毒感染患者是來自武漢的夫婦遊客。 2月1日米蘭街頭仍有大量中國遊客,部分已經戴上口罩。 (MIGUEL MEDINA/AFP via Getty Images)

2月過後,中共病毒就像脫韁的野馬在意大利全國控制不住的四處橫虐,死亡的數字在3月份呈現攀岩般的上升,截止美東時間4月9日,官方報告的感染和死亡人數分是143,626人和18,279人,染病死亡率達到12.7%。意大利成為全球感染中共病毒至今死亡人數最多和死亡率最高的國家。

政府在3月1日首次頒佈法令,將意大利全國劃分為3個區域,早期感染最嚴重的西北部倫巴底大區(Lombardy)所屬的10個市和東北部Veneto(威尼托)大區的一個城市被列為紅區,這些城市超過5萬的居民被禁閉隔離。

意大利人從3月份開始,每一天都經歷著新的驚恐,感染和死亡的數字並行上升。孔特政府頒佈的禁令限制逐步升級,包括關閉和停止所有的學校、體育、娛樂活動、各種宗教儀式包括葬禮以及跨地區之間的旅行。終於在3月9日,當感染和死亡人數分別接近1萬和500人時,總理孔特宣佈將全國進入禁閉狀態。他在當晚電視講話中,要求6千萬意大利人「待在家裏」。

因為禁令中包括暫停家屬探訪監獄中的犯人,而引起意大利多處監獄發生暴動,造成摩德納(Modena)等三處監獄共有14名犯人死亡。南部地區的福納(Foggia)監獄則發生76名囚犯逃脫事件,而北部博洛尼亞(Bologna)地區的多扎(Dozza)監獄甚至被囚犯控制,迫使監守人員離開監獄。

倫巴底是意國感染和死亡最多地區

倫巴底是意大利最經濟活動最發達的地區,它的首府是米蘭。除了跟中共的貿易頻繁外,也是中國遊客最喜歡光顧的地去。在這次中共病毒的疫情傳播中,倫巴底成為意大利全國感染和死亡人數最多的地區,接近40%的感染患者和超過55%的死亡病例來自這裏。截止4月9日,意大利全國感染中共病毒和死亡的人數分別達到143,626人和18,279人,而倫巴底地區的人數為54,802人和10,022人。 

2020年3月10日的羅馬,在全國實施禁足抗疫措施之下,著名的拿佛納廣場(Piazza Navona)空無一人。(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2020年3月10日的羅馬,在全國實施禁足抗疫措施之下,著名的拿佛納廣場(Piazza Navona)空無一人。(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3月份倫巴底地區每天的平均死亡人數為231人。這個官方的數字只包括了死在醫院里的感染者,而實際上有許多感染者因為得不到家庭醫生的探望和有效的治療方案而死在家中。

倫巴底地區性貝加莫省當地報紙L’Eco di Bergamo使用市政局的數據進行分析,發現3月份該地死亡人數是5,400人,超出政府公佈的2,060人的兩倍還多,而當地的殯儀館在3月份收到的屍體有一半以上是從居民家裏送來的。

意大利軍隊在3月20日被派往貝加莫(Bergamo)省幫助運輸羈押的屍體和棺材。貝加莫是倫巴底地區的第四大省位於米蘭以北,人口1百多萬,是意大利重要的工業生產基地。

居住意大利的台灣人鄭傑憶在「上下游」發表的一篇文章提到,貝加莫的「教宗若望二十三世」醫院一位醫生表示,在嚴峻時候,他每天開出的死亡證明就達20多份。

當地報紙上大篇幅的訃告廣告,對每一個貝加莫人來說是一個怵目驚心的事實:越來越多的親人離開他們而去。路透社網站3月25日刊登的一篇報道中對比了貝加莫地區報紙L’Eco di Bergamo在2月29日和3月21日刊登訃告的篇幅,在2月底只有1個半版,3周內就增加到12版。  

路透社的這篇文章透露,因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的了當地的殯儀館的火化能力,許多屍體被運送到其它地區的殯儀館處理。文章的兩段視頻紀錄了段當地小教堂里堆滿了的棺材和防護服的士兵正駕駛著軍車運送的場景。

2020年3月26日,意大利處於封城時期。塞里特(Seriate)的聖朱塞佩(San Giuseppe)教堂裡存放著感染中共病毒死亡者的棺材,等待被軍車運走。神父站在其中一棺材旁禱告。 (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3月26日,意大利處於封城時期。塞里特(Seriate)的聖朱塞佩(San Giuseppe)教堂裡存放著感染中共病毒死亡者的棺材,等待被軍車運走。神父站在其中一棺材旁禱告。 (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由於政府禁令把宗教儀式的葬禮列為非法,許多葬禮只能在教堂的院子里由神父和幾個家人簡單的舉辦。因為擔心屍體傳播病毒,或有些逝者的家人正在被隔離, 或者有的全家人相繼離世,孤獨的葬禮並不少見。

紐約每日新聞網站(New York Daily News)在4月2日報道意大利一家四個成員接連去世慘劇。86歲的老鐵匠Alfredo Bertucci去世的時候,他77歲的老伴已經在醫院里住了接近一個星期,而他們年齡分別是54歲和46歲的兩個兒子已經在上一周相繼去世,Bertucci太太最終在丈夫走後4天也離世,或許她在去世之前不知道丈夫和兒子們去世消息。

中共病毒的確像總統馬塔雷拉在紅歌鋼琴演奏會時所說的:「瘟疫是我们共同的敵人」。

如今,這個敵人已經殺害了意大利家庭接近2萬個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