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話講,大疫之後必有饑荒,瘟疫與饑荒是一對孿生兄弟。眼看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從國內蔓延至全球,確診病例數字不斷刷新人們的認知上限,對疫情下一步發展的擔憂導致近日國內多地出現市民搶購糧食的現象。

不過,近日國內媒體一直勸在告民眾不需要囤積糧食,說「中國的糧食自給率高,糧食儲備充足。」但是幾天前,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安全倉儲與科技司司長王宏表示,中國大中城市成品糧儲備只可滿足10-15天需求。對此,網友指出:「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想要儲存4個月的口糧,就能夠把所有的成品糧儲備搶購一空。」

據悉,2017年中國的糧食(含大豆)自給率已經降到了82.3%左右,而世界安全標準為90%。大豆對外依存度偏高,2019年自給率不到20%。

大豆主要用以搾油和餵豬,如果大豆缺乏的話,食用油和豬肉就會出現供應缺口,至少價格會高漲,如果飯桌上缺少油、肉、豆製品等副食的話,那我們可以想像一下80年代以前的日子,而副食的缺乏反過來會導致主食消耗量增加。

自給率不足外,又加上近期全球多個國家宣佈禁止糧食出口,這些國家包括越南、俄羅斯、哈薩克斯坦、泰國、塞爾維亞、印度等。隨著實行糧食出口禁令的國家增多,很多糧食進口國已開始出現糧食短缺。伊拉克需要進口上百萬噸小麥、二十萬噸大米、印尼與菲律賓的儲備糧倉庫存糧食最多只能維持三個月的消耗。

雖然中共一再說庫存夠國人吃一年的,且不論實際的庫存數能否達到。就在目前民眾開始搶購糧食的形式下,如何使儲備糧儘快進入糧食加工企業生產出成品糧,也沒有實質上的積極行動,導致遠水解不了近渴。

據報道,托市小麥拍賣的大部份都在南方,小麥大多是至少三年前的陳糧,很難滿足北方大部份麵粉企業的需求和加工速度,也可以說很難跟上老百姓搶購麵粉的速度。而拍賣的小麥質量和價格也無法符合麵粉加工企業的需求。

全國糧食應急加工的能力是19.2億斤,也就是每個人1斤多一點。但山東省某大型麵粉加工企業卻遇到了無米下鍋的問題,加工廠近日接到了大批麵粉的訂單,但作為原材料的小麥卻遲遲收不上來,即使提高了小麥的收購價格,仍達不到所需的小麥供應量。

除疫情外,導致潛在的糧食危機還有其它原因,包括草地貪夜蛾和大規模爆發的沙漠蝗蟲等病蟲害。

「2020年中共一號文件」特別提到要「抓好草地貪夜蛾等重大病蟲害防控」,表明中國發生重大病蟲災害是大概率事件,這會引發糧食減產。

草地貪夜蛾去年造成亞非兩洲多個地區20%到70%的減產。相關部門預計,今年中國草地貪夜蛾危害會更嚴重,三月以後逐漸向北遷飛,6月份到達東北地區,進而覆蓋全部糧食主產區,造成糧食減產。據中國農作物病蟲害監測網調查,預測2020年中國草地貪夜蛾發生面積將達一億畝左右,呈重發生態勢。

2019年,沙漠蝗蟲蝗災從東非一直蔓延到巴基斯坦與印度,經過的地方糧食基本絕收。2020年剛剛開始,沙漠蝗災已肆虐多國,目前中國的鄰國巴基斯坦蝗災已十分嚴峻,適合蝗蟲孳生的土地已有38%被入侵,發生範圍、蝗蟲數量、危害程度均屬歷史罕見。

2月15日,多位中國網友在推特發佈影片,稱「蝗蟲先頭部隊疑似抵達新疆邊界」。

除了兩大蟲害,今年中國小麥條鏽病和赤霉病,水稻稻瘟病的蟲害形勢也不容樂觀。據統計,中國農作物病蟲害每年造成糧食損失近五百億斤、經濟作物損失三百五十多億斤。

這些病蟲害有的是無法預防的天災,有的卻是行政命令強制下的人禍。比如原來小麥、粟米和水稻秸稈直接焚燒,本是古已有之的常規處理方式,而且秸稈灰富含各種有機物質,焚燒後作為養分進入農田成為肥料。更重要的是可以有效清除秸稈上、土壤表面、土壤淺層的許多害蟲和蟲卵,省卻農藥的使用,並可以除去草籽,節省除草時間。但近年由於強制不讓焚燒,「秸稈還田」,造成病蟲進入土壤,增加治理難度,而且每茬還田,越積累越多,影響收成,降低糧食品質,增加農藥使用量。

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導致的次生災害頻發,糧食危機已經顯現。很多網友已經看明白了,對於中共的宣傳,必須反著聽才能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家中有糧,心裏不慌」,未雨綢繆,當儲則儲,才是正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