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官方公佈的數據,因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死亡的武漢人截止目前為止有2571例。當然,真實數字遠比這要多的多。

不過我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這些死者中有多少是認同中共的人或親共人士,又有多少是中共黨員。

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想必大家都還記得,有關他及家人因患中共肺炎去世的悲劇可謂廣為人知,方方日記就寫到過他。湖北電影製片廠在常凱去世後發佈的訃告裏說:「2017年常凱同志積極向黨組織靠攏,參加積極分子培訓班後,被黨組織列入入黨重點考察對象。」可見,常凱雖然不是黨員,卻是被「黨組織」看好的入黨「積極分子」和「重點考察對像」。

有位死於中共肺炎的退役軍人,今年76歲,早年參加過中共的核武器試驗工作,是一個對中共有功的人。他是不是黨員我不知道,但據其兒子微博用戶@雪在手中 披露,「去年國慶閱兵看電視時的畫面,老爸站起來面對電視敬了一個軍禮」。可見這位老人生前對中共至少是很認同的。

3月中旬,有知情人向新唐人提供了一份「死亡名單」,在這份官方制定的名單中,僅在一頁紙上就統計有65人死亡,大多是在疫情一線的中共黨員和警察。死亡原因也多寫著「過勞突發疾病」。

知情人表示,該名單是截至2月10日參與防疫人員的部份死亡名單。但實際上他們極有可能都是感染了中共肺炎死亡,卻不被計入中共肺炎死亡名單,這是中共官方一貫造假的手法。

從這些零散的信息也不難看出,正如大紀元特稿所指出的,病毒是針對共產黨而來的。

國內如此,國外呢?其實也同樣如此。

現實表明,中共肺炎在全球的擴散趨勢是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伊朗、意大利、德國、法國、南韓等要麼是中共的「親密」夥伴,要麼與中共有著「親密」或「親近」的關係。

截止4月7日21點38分,美國感染中共肺炎的確診人數達36萬8449人,死亡10,993人,其中紐約州確診達13萬1815人,是美國的重災區。美國疫情為甚麼這麼嚴重?還不是它長期對中共親善,養虎為患的結果,而紐約則是與中共關係最密切的城市。

反之,台灣和香港是靠大陸最近的地區之一,尤其是香港,不僅靠的近,而且兩地聯繫極為密切。按說這兩個地區疫情都應該比較嚴重,可實際情況卻比大陸和歐美國家好許多。為甚麼?就是因為這兩個地區的多數民眾都拒斥中共!

2日,現居美國的中國反共富豪郭文貴在2日直播中提及台灣防疫的亮眼表現,他讚道,「台灣為啥防護好?台灣防護好的原因,是因為它不相信共產黨,這一招就靈了!千招不如一招靈!所有西方(國家)的崩潰,根本原因就是相信了共產黨,『相信共產黨,走進火葬場』,你說是不是?」

「相信共產黨,走進火葬場」。這句話說的好,是千真萬確的真理!令人欣喜的是,通過這次疫情,全世界越來越多的人覺悟到了這一點。

澳洲維省立法委員會的斐恩議員(Bernie Finn MP)在接受明慧網記者的專訪時表示,「要告訴國際社會,中共政權是不可信的。」

他特別強調:「我認為澳洲政府應該警示民眾,對於那些和中共有直接聯繫的人,應該被特別提醒,因為他們是特別脆弱的,所以應該特別小心,甚麼樣的事情有可能發生在他們個體身上。」

「如果我有機會與總理、反對黨領袖、州長或其他任何人交談,我肯定會告訴他在這個事實,就是和中共走的近的人最危險。因為這是公共衛生緊急事件,這與健康威脅直接相關,非常重要。」

目前,中共肺炎還在全球擴散,各個國家的人都在關注,怎樣才能躲避這次瘟疫?

台灣法輪功學員朱婉琪的話值的大家思考。她說,這次疫情的發展在在顯示出「抗共」與「抗疫」密不可分。「真正的藥方是真相,只有知道中共的邪惡,才是解救自己的自保藥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