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夷堅志》記載,南宋時期,福州海口有一位巡檢(武官職稱)名叫孫士道,曾經遇到過奇異之人,教授他使用符法治病,輕而易舉就能手到病除,如有神助。

當地一名姓王的提刑(司法官職),其弟弟的媳婦不知被甚麼東西附體上身,時常直斥王提刑的名字,不停地呼喝叫罵,如此這般過了一年多,用盡了各種祈禱鬼神求福除災的方法,都沒有效果。王提刑聽說了孫士道的大名,於是派人請他來。

孫士道讓王氏一家老小齋戒7日,然後他換上道袍、點上香,親自寫明情況投到天樞院(類似道家在天庭的最高法院)。王提刑的弟媳知道這個情況後說:「孫巡檢雖然能治鬼邪,但我身負冤屈他又能怎樣呢?」

孫士道來到王家時,請王提刑的弟媳出來相見,王提刑說:「她病得這麼厲害,叫她的人必然遭到她的辱罵,哪裏還有叫她出來的道理!」孫士道說:「叫一下試試吧。」沒想到婦人竟欣然回應說:「可以,請稍等一下,等我梳妝完畢就出去。」過了很長時間婦人出來了,衣裝容顏整理得像平日一樣,她見到孫士道說:「我一家四人都沒犯任何罪卻死於非命,既然得以請示上天,必然要討了債才行,法師請不要再多說了。」並且亮出胸部的傷口說:「我被殘酷折磨成這樣,心中的冤屈怎麼能夠釋懷呢?」孫士道開導勸解她,以使她不要折騰得太厲害,婦人再三拜謝後回了房間。

孫士道悄悄問王提刑:「您還記得南劍州(福建南平)的事嗎?」王提刑已想不起來。孫士道早已在手掌內寫好了4個人的姓名,展示給他看,王提刑低著頭不說話,面露悔恨恐懼之意。

原來他昔日擔任南劍州通判的時候,下屬縣邑出現盜賊,他前往督促抓捕盜賊,抓到了幫盜賊窩藏的一對夫婦,並將他們殺死。他們的女兒嫁到了臨近的村子,聽聞父母被害,急忙趕來哭喪,她悲痛地哭號並憤然怒罵。王通判(即後來的王提刑)大怒,把她拿下並殺掉。這個女人已經有了身孕,因此事實上是一時間殺了4條性命。

孫士道說:「這起冤案我的法術解決不了,只能是令她暫時安靜些罷了。日後她的病再發作,不要再找我了。」

那時起,婦人稍稍安靜下來,兩個月以後病又復發,直到王提刑死了,婦人才得以安寧、恢復正常。

世間小道沒有能力解開怨恨者的心結,所以不敢輕易隨便干涉因果之事,而世人冤冤相報,無休無止,沒有終了。如果能夠解開仇恨者的心結,解除冤冤相報的局面,那對於曾經傷人性命的人以及受害者,都會是一種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