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一周左右的時間裏,諸如《紐約時報》和CBC之類的新聞媒體,刊登了美國已取代中國,成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流行中心的文章。2020年3月26日,《紐約時報》發表的一篇文章,概述了一些據稱加速病毒在全美傳播的失誤。該文稱,中國對病毒流行的反應來得遲,但很快達到一種「兇猛的強度」,「嚴厲的措施」已「遏制」了這種病毒。

CBC的一些文章,報道了中共當局所宣佈的、武漢在過去一周沒有確診新病例的消息,並重複中共關於國內大多數新病例是海外旅客的說法。

這些新聞報道,在重申中共宣傳官員提出的令人質疑的觀點,也顯示了文章作者缺乏批判性思維的程度,已到了令人擔憂的地步。

《紐約時報》的文章將中共當局對病毒爆發遲來的反應,歸因於信息受到壓制,卻沒有深入研究這種壓制的細節,反而稱讚該政權遏制病毒的努力。

鑒於中共的特性,以及其最初對疫情的隱瞞使該病毒能傳播到世界各地,人們期望記者去尋找消息來源,質疑中共當局的那些說法。找到信息證明中國正在發生的事與中共所說的(比如恢復穩定)不一樣,並非難事。

據英國媒體報道,一些科學家已告訴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中共當局所報的確診病例(約8.1萬個)可能被壓低了15至40倍。按自由亞洲電台(RFA)的估計,武漢的7個大型殯儀館每天向家庭分發總計約3,500個骨灰盒,這意味著,中共當局說武漢的死亡人數為2,500~3,000時,是在撒謊。

除了因曝光疫情被中共當局壓制的李文亮醫生外,還有武漢的艾芬醫生,她在接受一家中國雜誌採訪時,說出了中共掩蓋疫情並懲戒曝光疫情人士的內情。該採訪文章很快被該雜誌及社交媒體網站刪除,但是,網民已經把它截圖並發表出來了。

儘管有這些容易找到的細節,一些西方記者卻去讚揚「中國榜樣」,稱其是可以借鑑的東西。他們不加批評地接受中共政權及受到中共影響的世界衛生組織所說的話,卻一直忽略不被世衛組織承認的台灣在這次抗疫中的成功故事——這是一個以健全公民文化為基礎的開放社會可以獲得成功的例子。

許多情況下,媒體在報道這次病毒大流行時普遍缺乏好奇心,他們傾向於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報道美國總統及其周圍發生的事情上。

在中共病毒引起的大流行開始奪走生命之前,西方社會已發現,新聞媒體正在衰落。根據蓋洛普(Gallup)去年的一項民調,「美國人在很大程度上仍對大眾媒體不信任」,只有41%的人稱他們信任媒體以公正、準確的方式報道新聞。在中共病毒爆發前,加拿大的年度愛德曼信任晴雨表(Edelman Trust Barometer)發現,公眾對媒體的信任度下降到57%。

媒體的公信度下降,是他們自己造成的。對中共病毒的報道再次表明,他們是我們之中一個最輕信和最缺乏好奇心的、喋喋不休的群體。#

作者簡介: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肖恩·米勒(Shane Miller)是加拿大安省倫敦的一名政治評論作家。

原文Media Should Think Twice Before Parroting Beijing’s Line刊載於英文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