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持續擴散,死亡人數不斷攀升。有中國網友淚訴,他染病的父親住院病危,醫院竟不顧他父親還有意識,強行裝進屍袋抬走,醫院主任還指著他正在悲哭的母親說,她是陽性感染者,眼淚都是帶病毒的,禁止她哭泣。

近日,一名武漢網友在社群貼文提到,醫生要他幫忙去抬剛過世的父親,沒想到,他進病房觸摸父親的小腿,發現「還是熱的」,他連忙喊了聲爸爸,而他父親此時竟睜眼像是想要說話。

醫生見狀大為驚駭,立刻喝斥要他出去,並將他父親全身剝光裝到屍袋中,連他要求給父親穿上衣服都不許,同時院方要他馬上打電話給殯儀館,一小時內車就來了,死亡證明也已開好。

該網友說,這時,一個32歲的年輕病人被推了進來,就是要接他父親原來的床位。

當時醫生還要他們立刻將所有私人物品裝進垃圾袋。他母親正在哭泣,醫院主任居然指著他母親說,她是陽性感染者,眼淚都是帶病毒的!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對此網友們紛紛留言說:

「先前武漢殯儀館徵募人手,條件之一是不怕鬼、膽子大,加上先前傳出焚化爐傳出哭嚎聲,其實焚屍爐裏的叫聲不是鬼,而是沒有死去的人」。

「我相信是真的,中共體制內任何罪惡都可以到極致」、「我相信它們燒了許多活人」。

「放棄搶救的例子太多了。何況這麼危險的病原體。那些深度暈迷而放棄搶救的還少嗎?好些小脆弱沒經歷更沒見過聽過,以為有違常理就不存在。易子而食割頭水淹活埋燒人……太多事不是沒經歷過沒見過,就不存在。」

近日,社交媒體還傳出武昌殯儀館高薪急聘20名抬屍工,年齡16至50歲,男女不限,要求「不怕鬼、大膽、有力氣」,工作時間從午夜0時到凌晨4時,共4小時,期間有少量休息時間和夜宵提供,薪資為4000元人民幣。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網友紛紛質疑:

「4小時20人,這得幾百具屍體吧?」

「為甚麼要加『不怕鬼,大膽』這個條件?」

「搞不好袋子裏的還活著」。

截止目前,中共病毒疫情已經持續2個多月,疫情出現之初,中共不顧民眾死活掩蓋真相,導致病毒擴散全球。中共至今已經封鎖80多座城市應對疫情。

除了封城之外,中共更是封小區、封樓、封家門,封口、封網、封死訊等。在中共嚴密封鎖之下,疫情仍在迅猛擴散,各地醫院人滿為患,大量中共病毒患者被拒收,在家隔離,導致許多家庭全家受感染。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間慘劇正在全中國各地頻繁上演。

網絡上出現大量為活命而公開向外求助的患者。但中共至今仍然是枉顧百姓性命,粉飾太平欺騙國際社會。

2月8日,挪威媒體CCN網站報道說,英國帝國理工學院傳染病學專家,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於2月5日接受採訪時表示,根據傳染病學模型,目前在中國每日至少50,000人感染中共病毒。

他說,更糟糕的是,這個傳染病的傳播速度驚人,感染人數每隔五天就會翻一番。

《中國經營報》2日發佈調查報告說,武漢以家庭為單位的患者越來越多,他們都在等待醫院收治,有人沒等到床位已經去世了,而且去殯儀館也得排隊,有死者一周也排不上號火化。

署名「財經冷眼」的評論人士2月9日發影片,推算出2月3日當天,武漢殯儀館焚燒了506具中共病毒患者的遺體。

其中漢口殯儀館處理約225具中共病毒患者遺體,武昌殯儀館處理武昌和漢陽116具中共病毒遺體,另外加青山、蔡甸、江夏、黃陂、新洲6所殯儀館處理165具左右中共病毒遺體。

武漢廟嶺村9日早上8點二氧化硫大氣逸散數值為1573.5 ppb,非常驚人的數據,要達到這麼高的數值,只有大規模焚燒有機物或肉類才有可能。

他表示,按照中國的環境管制要露天燒有機化學品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是官方允許就地燒屍。

若按照二氧化硫排放數據推算,在市區內焚燒的屍體,至少需要1.4萬具屍體才能達到此排放量。

他說,賓儀館來不及收屍,居民直接把屍體扔出去!「所以我分析的武漢每天死於中共病毒500人,還是比較保守!看來更大的瘟疫真的要來。」

自媒體人「曾錚」8日也在推特說:今晚打電話到大陸,一朋友告訴我,現在有的人家裏死了人,沒人來收,忙不過,只能把屍體扔出去——不能留在家裏吧……

「曾錚」表示,雖然自己已經聽到太多的悲慘故事,但這個,實在讓我不堪重負了……

陸媒18日稱,40台「垃圾和動物屍體處置方艙」已經馳援疫區武漢。此方艙可維持「2秒焚燒」,每台這樣的焚化爐日燒5噸。學者認為「事情不單純」。網友紛紛質疑,「到底死了多少人」?#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