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各個國家紛紛封關自保,斷裂的糧食供應鏈及次生糧食危機,會最先衝擊世界最大糧食進口國中國,搶糧現象已經在中國多地出現。中共地方鎮用走私糧冒「公糧」上交的黑幕也被揭示出來。

無論是對中共明面上的官方數字分析,還是暗地裡的走私糧的估算,都顯示這次因中共早期隱瞞疫情真相而導致的中共病毒在全世界的迅速蔓延,已經反過來使中國遭到最大的糧食危機衝擊,中國人餓肚子的時間可能真的不遠。

上週,海外媒體紛紛報導中國周邊國家為保自己國家糧食充足、開始禁止糧食和食品出口,普遍預測中國受到的衝擊可能最重,且會導致中國今年鬧糧荒。網上就出現一些「闢謠」宣傳:我們國家一不缺糧;二不缺錢,老百姓怎麼可能吃不上飯?

但是本週,就已經傳出湖北、重慶、山東、甘肅等多省市均爆發民眾搶糧潮。網上還爆出甘肅省臨夏州政府的文件,要求黨員幹部「增強糧食問題緊迫感危機感」,「引導群眾自覺存糧,確保每戶儲備3至6個月的糧食,以備不時之需。」

儘管中共官媒開動馬力開始闢謠,聲稱「庫存充足」,「沒必要儲糧」,中共商務部的發言人也言之鑿鑿「中國糧食足夠,不進口也不缺糧」,但似乎仍很難消去民眾對未來活命糧不足的恐慌。

袁隆平的話成真了 中國人真的要餓肚子了

早在去年7月8日,中國雜交水稻育種專家袁隆平在接受央視採訪時就明確地否定了「中國不缺糧食」的說法,表示「中國的糧食是不夠吃的,要進口的——要進口一部分」。他雖然沒有說明到底多大一部分,但以大豆舉例,稱中國每年要進口大豆七八千萬噸(中共官方數字,2019年進口大豆8851萬噸)。

袁隆平還預計,如果萬一有什麼事情發生,中國的糧食就會出問題,「現在國家還有錢買糧食,如果人家一卡你,不賣糧,那就麻煩了,要餓肚子了。」

袁隆平的話,生動地描述了中國糧食問題的兩大嚴重現狀——即使從中共官方的數字看,中國的糧食也不能自給自足,相當大一部分依賴進口。現在各國封關阻斷了糧食供應鏈,需要進口的部分很難補上。

而根據網絡媒體路德社的報導,會導致中國糧荒的最重要的問題是中國官方的糧食產量相當一部分是來自於走私糧,而中國的走私糧主要來源於東南亞,包括越南、老撾、柬埔寨和泰國等產米國家。現在中共肺炎的蔓延使越南、泰國和柬埔寨等國開始禁止出口大米,這就等於斷了中國的走私糧道,不但大米價格已經提高(10%,鳳凰網數據),現在是有錢也買不到。

在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之前,巨量的走私糧還能讓中國官方的產糧數字看起來並不難看。本來中國最大的穀物進口國俄羅斯、以及最大的小麥進口國哈薩克斯坦也都禁止出口糧食,就已經打擊了中國的主糧進口;現在以大米為主的走私糧道斷了,等於是雪上加霜,讓中國的糧食危機問題完全擺上了檯面。

中國需要大量進口 糧食無法自給自足

袁隆平的話,在中共官方發布的數字裡就能夠找到證據。

首先,與其他幾個國家比,中國的糧食產量數字就顯得有些奇怪。據新浪網引述2019年《中國的糧食安全》報告數據,中國已經連續4年糧食產量超過6.5億噸,而耕地面積最多的美國,糧食年總產量卻只有5億噸。

如果說有著高科技應用的美國是因為土地輪休輪作,才沒能像中國那樣生產那麼多糧食,那耕地面積全球第二的印度,糧食畝產也不比中國差,但年產量只有2.4億噸;而耕地面積已經從全球第3降到第4的中國,竟然能連續4年生產出糧食超過6.5億噸,2019年的官方數字為6.64億噸。

按照2017年的統計數字,美國和印度的耕地面積分別為25億畝和23億畝,以及中國「已經突破紅線的18億畝」(低於18億畝)來計算,三個國家每畝的糧食產量分別為:

美國:400斤/畝;印度:217斤/畝;中國:738斤/畝,可以看出中國的糧食畝產量是美國的1.8倍、印度的3.3倍,從這些數字中,已經可以對中國數據真實性看出一點端倪。

另外即使根據中共官方數據,中國的糧食也並不像其所聲稱的那樣「能夠基本自給」。雖然中國人均糧食佔有量說是達到了470公斤,但其中約有55%不是用於食用的(包括近30%的工業原料),供人食用的糧食大約只有每人207公斤,這遠低於世界糧農組織的人均400公斤的自給標准。

按照中共農業部今年2月17日發布的數據,2019年中國仍然是全球第一大糧食進口國,進口農產品大約在1.5億噸,佔糧食總產量的23%。不過專家估計,中國糧食進口,每年應該在至少2-3億噸,佔官方糧食總產量的30%-45%。

巨量走私糧 中國糧食自給自足的黑暗真相

除了表面數據令人質疑,路德社說,這次的大瘟疫將把中共走私東南亞大米的黑幕擺上檯面,揭示出中國糧食生產的真實來源。

近些年,中國大量可耕種土地流失,大量良田都用來蓋房,開發房地產,中共各級地方政府直至村長,都靠賣地斂財。現在耕地面積已經突破了「18億畝耕地的警戒紅線」,突破必需糧食生產用耕地的最低線。

按照中共目前的運作模式,每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需要按照耕地面積繳納糧食份額,但按照虛報的高產量,根本就達不到,就如同大躍進時發生的事情一樣。這就迫使一些省市和地區,轉而從東南亞的越南、老撾、柬埔寨等產米國走私大米。因此就催生出了一個糧食走私產業。走私來的大米被地方政府當作自己生產的糧食上繳,讓中共國務院的糧食總產量數據保持「亮麗」。

據路德社的專家估計,中國從東南亞走私的以大米為主的糧食,每年至少2-3億噸,最多時甚至可能翻倍,已經形成了一個相當龐大的產業鏈。

另外,從農民這一方面看,中國農民已經不願意再靠種糧食賺錢。由於土地過度耕種,嚴重退化貧瘠,沒有化肥已經不長糧食,所以農民一年下來辛辛苦苦的,刨去種子化肥農藥等的投入,每畝地只能賺200-300塊錢,只夠自家吃飯,所以農民都不想再種田。

而中共的各級地方政府也同時發現,如果把耕地賣出去、再開發房地產,賺的錢遠遠超過種糧食得來的錢,自己從中還可以大賺;而需要上繳的糧食,去東南亞以低價走私販運就可以過關。

比如大豆進口,到港成本才每噸3400元,而本地的大豆收購價還要3500-3700元,比進口的反倒貴;還有小麥,即使在加征了25%的關稅之後,小麥的到港成本才每噸2500元,而本地小麥收購價格也要在2300-2500元之間,品質還沒有進口的好,整體看來並不比進口更劃算。

既然中國的糧食明裡暗裡如此依賴這條走私產業鏈,那中國大米的主要進口和走私入口越南禁止大米出口並封關,就直接斷了中國主要的糧食來源(佔糧食年產量的30%-50%),這對中國民眾的吃飯問題就會構成巨大的挑戰。

再加上主要的小麥進口國哈薩克斯坦、主要的穀物進口國俄羅斯和主要的大米進口國泰國也都頒布相關禁令,這對中國糧食存量的打擊將是空前的。

另外,今年天災不斷,蝗災打擊了主要大米出口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生產,中國的草地貪夜蛾災害又造成了大面積農作物減產,這使得中國糧食生產嚴重不足。再加上豬瘟和禽流感等導致的蛋白質產量不足而導致的對糧食需求更多,中國的潛在糧荒無疑早就開始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