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工信部和三大手機營運商相繼發佈報告,披露今年頭兩月移動電話用戶數量減少逾兩千萬戶。如此規模的手機用戶大逃亡,結合遭中共隱瞞並嚴厲封鎖真相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不禁引發外界種種猜疑——在沒有手機寸步難行的中國大陸,到底是甚麼導致海量用戶的消失。

武漢女作家方方2月13日,曾在日記中寫道,「更讓我心碎的,是我的醫生朋友傳來一張圖片」,「照片上,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它們的主人全已化為灰燼」。雖然方方並未貼出照片,不過,日前中共的最新產業數據以及電信公司的營業月報,卻從側面印證了方方和坊間的指控,而且,透露出的信息更令人心驚。

逾兩千萬手機用戶消失 用不起還是用不上

3月19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公佈的《2020年1—2月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顯示,2020年前2個月,三大營運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的移動電話用戶數量減少了2142萬戶。

另分析三大營運商香港上市公司月報可知,今年頭兩月,中國移動(點擊可訪問經營月報)減少了811.6萬移動電話用戶,中國聯通(點擊可訪問經營月報)的移動電話用戶減少了778.7萬戶,中國電信(點擊可訪問經營月報)移動電話用戶減少517萬。

回顧之前的2019和2018年,三大營運商的手機用戶先後增加了3500萬和1.49億,而今年前兩個月中國手機用戶數不增反暴跌,巨大的反差折射出令人不寒而慄的信息:為何會有千萬數量級的中國人註銷了手機號碼,到底是用不起,還是用不了?

因為,與世界其它國家不同,在中共統治的中國社會,手機遠不止是通訊工具這麼簡單。

中國大陸,老人沒有智能手機,無法掃瞄健康碼,結果坐不了公車。(網絡截圖)
中國大陸,老人沒有智能手機,無法掃瞄健康碼,結果坐不了公車。(網絡截圖)

在中國大陸,手機不僅是民眾的通訊、娛樂設備,中共甚至還利用支付寶、微信等各種手機app綁定個人身份,接管了中國人的財務。尤其是在中共肺炎疫情蔓延的背景下,中共借防疫之名,利用中國人對病毒的恐懼,藉助支付寶或微信「健康碼」滲透到民眾的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徹底掌控了中國民眾的一切。

如今的中國大陸,如果沒有手機,沒有健康碼,中國人出門寸步難行。因此,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如此眾多的中國人註銷了手機號,放棄了手機?

目前中共的電信和財經專家們將今年手機用戶的負增長,解讀為經濟下滑和5G用戶擠佔4G市場的結果。

不過,分析三大營運商月報可知,單純的經濟下滑和5G擠壓市場,無法解釋如此激烈的變化。

今年頭兩月,中國移動減少了811.6萬移動電話用戶。(中國移動官網截圖)
今年頭兩月,中國移動減少了811.6萬移動電話用戶。(中國移動官網截圖)

今年頭兩月,中國聯通的移動電話用戶減少了778.7萬戶。(中國聯通官網截圖)
今年頭兩月,中國聯通的移動電話用戶減少了778.7萬戶。(中國聯通官網截圖)

今年頭兩月,中國電信移動電話用戶減少517萬。(中國電訊官網截圖)
今年頭兩月,中國電信移動電話用戶減少517萬。(中國電訊官網截圖)

今年1、2月份三大營運商手機用戶的增長數量分別為,中國移動-86.2萬戶、-725.4萬戶;中國聯通-118.6萬、-660.1萬;中國電信43萬戶、-560萬戶。負值就是負增長、即數量減少。

三大營運商2月份手機用戶負增長的幅度,相較1月份而言急劇擴大,短時間內的這種巨變,明顯超出了經濟衰退和5G擠壓市場的影響範圍。

如果1月份的用戶負增長(-161.8萬戶)主要是受經濟下滑和5G擠壓效應的影響,那麼2月份減少的1945.5萬戶,扣除經濟和5G的影響(可類比1月,扣減1月份的負增長數量161.8萬戶),可以估算出,約1800萬戶手機用戶的消失,應該主要是受中共肺炎疫情的影響。

這種影響,可能體現在兩方面。

一個是,2月份全國經濟活動幾乎停擺,停工停產導致絕大多數中國民眾的經濟狀況和生活水平受到衝擊,進而促使許多雙卡或者多卡用戶退網或者銷戶,也就是用不起手機。反映在電信公司的業績上,就是手機用戶數量劇減。

第二種可能,就是中共肺炎患者大量死亡;結果就像武漢女作家方方在日記中披露的那樣、殯儀館滿地手機,許多人再也用不上。手機機主人數大減,自然也會導致用戶數量劇降。

雖然中共隱瞞疫情、封鎖真相,導致目前並無公開數據,可以揭示兩千萬手機用戶消亡的真正原因,然而這種驚人的變化依然向中國和國際社會敲響了警鐘,那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已被「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奪去了生命,而中共一直在隱瞞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