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名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專家分析認為,中共沒有吸取SARS的教訓,並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後掩蓋疫情,阻礙他國獲信息的一系列行為,不僅在國內造成一幕幕悲劇,而且給全球帶來了災難。

為避免這類事件再次上演,那就要讓中共為自己的錯誤行為承擔後果。

哈德遜研究所副主席、東亞與太平洋外交政策專家劉易斯·利比(Lewis Libby)和研究員洛根·朗克(Logan Rank),3月23日將他們在《國家評論》上發表的一片文章在哈德遜研究所網站上刊登出來,題為「為了保護未來 就要向中國(共)問責」。

文章指出,當年SARS的爆發似乎並未讓中共認真對待衛生問題,危機過後,中國(政府)在加強對違規市場的禁令上表現鬆懈,讓野生動物市場又蓬勃發展起來。現在,致命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是中國(政府)的不顧及後果所致。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曾表示該病毒來自中國的野生動物市場(華南海鮮市場)。那裏極不衛生的條件長期以來被認為是人畜共患病(從動物到人的疾病)的「完美病毒熔爐」。

文章說,今天,全球都在遏制病毒和挽救生計。明天,全球必須要防止類似事件重演,並讓肇事者為其所帶來的破壞承擔責任。遺憾的是,明天的任務是要求直截了當找出和解決中共錯誤的、不必要的和反覆出現的不良行為。

以下是利比和朗克在這篇文章中的主要觀點。

中共輸出霸權和政黨至上 給全世界帶來痛苦

文章表示,對於野生動物市場交易的管理,即使在SARS過後,北京仍然堅持原來的做法,給國際社會帶來風險。令人不安的過往記錄證明了野生動物市場成為了中共病毒的溫床,並且這樣的危機還可能再次發生。

文章說,儘管擁有龐大的國庫,但中共領導層卻忽略了必要的改革,大手筆撒錢,以便在亞洲及其它地區進一步推動其霸權野心。

為了擴大其地緣政治的影響力,中共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向從南亞到北大西洋以及從南中國海到帕勞(Palau)的基礎設施項目撒錢。美國非牟利機構「國家亞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目前估計,「一帶一路」的成本約為1萬億至1.3萬億美元。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共的國防開支平均每年以大約10%的速度增長,這一速度大大超過了任何一個競爭對手。

利比和朗克認為,中共如果拿出上述支出中的一小部份來管理動物市場,本可以避免今天的疫情大流行,並有助於預防未來的大流行。

在中國國內,中共花費了巨資來惡毒地壓制多子女家庭、互聯網的使用、穆斯林維吾爾族人、香港民主人士和西藏等。

「誰在遭受中共領導人優先考慮其國際霸權和政黨至上帶來的痛苦?全世界。」利比和朗克說。

「可悲的是,在中共病毒開始傳播後,中共加劇了其錯誤行為:首先是掩蓋;之後是阻礙他國了解疫情、阻止和減輕疫情的能力;最後把責任歸咎於受害國家。」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在最近一次採訪中表示,中共掩蓋病毒的爆發,將全球對疫情的應對行動推遲了兩個月。

「這兩個月間,如果(中共)讓我們對病毒進行測序,讓我們得到中方的必要合作,如果讓世界衛生組織團隊去中國,以及讓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團隊進入,做到這些我們提過的建議,我認為,我們可以極大地減少中國以及世界其它地區正在發生的疫情。」奧布萊恩說。

他還表示,中共當局積極壓制中國醫生有關疫情的警告。

利比和朗克說,疫情初期失去的這幾個月代價昂貴。整個期間,旅行者們在不知不覺中傳播著病毒。失去的幾周也拖延了收集醫療用品、準備設施和制定對策。

在原本可避免但因中共隱瞞卻未避免,導致和加劇了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後,中共官員還憤怒地指責美國。「北京無恥地擺出既是受害者又是救世主的姿態,並在分享病毒基因組信息、分享疫情數據以及分享相對有限的物資供應方面要求外界給予稱讚。」利比和朗克說。

為了未來 需要中共為其行為承擔後果

在任何公正和合法的環境中,從事危險活動者都應對給他人造成可預見傷害負責。犯罪者是否是有意導致這種傷害這點並不重要,只要它們是明知而為,這就足夠了。而中共通過隱瞞來加劇對國內外的傷害,這只會增加這種罪責。

利比和朗克認為,防止將來再出現這類事件就要求北京為其行為承擔後果,包括至少要為那些嚴重受害的國家提供部份賠償。國際外交、法律和行政行動應該尋求確保北京負責任地行動。

「是的,中國本身也因中共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而遭難。許多中國人悲慘地死去,北京所引導的經濟也因其誤導選擇而陷入困境。」利比和朗克說。

「這個自由世界在北京造成的巨大損失下痛苦呻吟。不必要的死亡將是驚人的,經濟損失將極其嚴重。根據聯合國和其它機構的評估,這次疫情爆發可能使全球付出1萬億到2.7萬億美元的代價。截至3月中旬,美國股市已從2月中旬的高點下跌了近30%,僅美國市場就蒸發了近3.7萬億美元。經濟衰退迫在眉睫,迫使全球各國推出刺激方案。美國國會正在辯論一個1萬億美元的疫情援助計劃。」

利比和朗克表示,多年來,這個自封統治者(指中共)不僅在國內,也在國外逃脫了其錯誤行為所應承擔的責任。多年來,它們盜取知識產權,進行不正當貿易,對內無情鎮壓,對外支持流氓政權,擴散核技術,以及在南中國海的違法行為,這些都被原諒了或被有效地忽視了。當然,北京從未遭受過與其試圖獲得成就相稱的挫折。

中共領導人為甚麼認為它們可以從這類錯誤行為中脫身?正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幾年前警告美國人的那樣,很恥辱的是我們讓它們得逞的。

值得稱讚的是,特朗普總統說「受夠了」。他的政府取得了巨大進步,扭轉了世界對北京不當行為的態度。隨著總統和科頓、魯比奧等參議員轉向加強美國防禦及防止未來的破壞,美國和世界各國領導人都應設法確保這次中共所做的不僅僅是暫時關閉一個野生動物市場。否則,下一次大流行會正在醞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