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全球蔓延,其致病機理、臨床癥狀及流行病學特征表現複雜,迷霧重重。最新研究發現,中共病毒在部份患者體內毒性增強1,000倍,恐有奪命亞型,一些患者體內的病毒被發現缺失重要基因。另有研究顯示,無癥狀患者病毒載量高;A型血較易感染中共病毒,而O型風險較低。

法國科學家:中共病毒在部份患者體內毒性增強1,000倍

3月19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在訪問巴斯德研究所時,研究人員對馬克龍表示,他們觀察到中共病毒在一些樣本中的毒性增強了1,000倍。這也解釋了為何一些病人的病情會更加嚴重。

「我們非常驚訝在一些患者的樣本中,發現了超常規的大量新冠病毒。」巴斯德研究所國家呼吸道病毒參考資料中心負責人西爾維德沃夫(Sylvie van der Werf)對馬克龍解釋道。

範德沃夫對馬克龍稱,一些病毒的毒性達到了普通病毒的1,000倍。「這與我們傳統看到的流感病毒或者其他的呼吸道病毒完全不同。」她表示,「新冠病毒與MERS和SARS這些冠狀病毒也很不一樣,這也解釋了為何病毒的傳染性如此強」。 

這一發現與此前中國研究人員的判斷也不同。2月25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專家組成員邱海波教授在《新聞1+1》節目中表示:「對於傳染性疾病來講,它本身有一些特點,隨著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往下傳,病毒的毒性可能會下降。」

法國巴黎的阿維森醫院(L’Hopital Avicenne)急救中心主任弗雷德里克·阿內(Frederic Adnet)教授分析認為,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患者的病情通常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在癥狀出現後的5-6天,病情相對穩定,有發熱、咳嗽等感冒癥狀;第二階段是從第6-7天開始,一些病人病情會急劇惡化,雖然這部份病人數量仍是少數,尤其是易感人群,發生後情況會非常嚴重。

研究顯示無癥狀患者病毒載量高

3月10日,德國法蘭克福醫學病毒學研究所所長桑德拉西爾斯克(Sandra Ciesek)博士對剛從以色列入境該國的24名乘客進行了中共病毒檢測,結果7人呈現陽性反應,其中4人沒有癥狀。

令西爾斯克驚訝的是,這4名無癥狀者樣本的病毒載量(viral load)高於3名出現癥狀的患者的病毒載量。

病毒載量是指患者呼吸道分泌物中病毒濃度,較高的負載量意味著該人更有可能將病毒傳播給其他人。

西爾斯克之前采集了兩名從中國武漢返回德國後被確診人士的樣本,其中一人沒有癥狀,另一人只是有點喉嚨痛。她說,這兩人的樣本都可以感染實驗室的細胞培養物。2月18日,她在《新西蘭醫學雜志》發表了這個研究結果。

「我們可以得出結論,這兩名患者都攜帶著能夠感染細胞的病毒,很可能還會感染其他人。」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告訴CNN。

另外,據CNN的報道,加拿大、荷蘭和新加坡的研究人員分析了天津和新加坡的疫情,得出的結果是,總體來說,天津患者出現癥狀前2.55天即具有傳播性,新加坡則為2.89天。

CNN新聞采訪的幾位專家表示,雖然目前尚不清楚這種肺炎疫情的傳播,來自無癥狀或輕度癥狀感染者的比例,是否大於有明顯癥狀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前者的傳染力比此前所想像的更強。

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主任邁克爾・奧斯特霍爾姆(Michael Osterholm)說:「我們現在知道,無癥狀者可能在傳播這種病毒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奧斯特霍爾姆補充說,「顯而易見的是」,無癥狀感染「肯定會使這種大流行病難以控制,從而加劇了大流行」。

範德比爾特大學醫學院教授、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長期顧問威廉・沙夫納(William Schaffner)博士說:「無癥狀和輕度癥狀傳播是COVID-19(中共病毒)傳播的主要因素,他們將成為社區傳播的驅動力。」

中共病毒恐有奪命亞型 

有武漢一線醫生透露,武漢一度聚集了全國重癥醫學的頂級高手,但是卻束手無策,患者會突然轉入急性呼吸窘迫,而且一旦進入插管階段,基本就是宣布死刑。

他舉了個例子,他收治的病人中,有至少13人他認為很有把握,但全部死去,好幾個人也是年輕人,才二十幾歲。他質問,大陸媒體總是報道出院了多少病人,敢不敢報一下插管上機的成功脫概率呢?

他說,有北京的專家對媒體說,有一例病人脫機,但受訪後不到48小時,那名病人又插管上機。這名一線醫生推測,病毒有一種毒力弱的亞型,輕癥出院的基本都是這種亞型,而毒力強的亞型,他自己說,根本搶救不過來。而誰感染什麽樣的亞型,他無奈的說了一句:全看命!

中共病毒被發現有缺失重要基因 或影響病毒特性

3月16日,財新網報道,來自新加坡多個研究機構的專家近日在預印論文平台bioRXiv發佈論文稱,幾名新加坡患者體內的病毒缺失了一段核苷酸。有缺失的中共病毒已經傳播了至少4周,目前這種缺失造成的具體生物學後果仍然未知,但可能對病毒表型(phenotype)有影響。表型即可被觀察到的病毒結構和功能特性。

該研究題為「新冠病毒的早期進化過程中出現了一個382核苷酸缺失」,研究者來自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新加坡國家傳染病中心、新加坡陳篤生醫院、新加坡綜合醫院、亞歷山大醫院、國立大學醫院等機構。

研究稱,他們在8位新加坡住院患者的病毒樣本中發現,這些病毒的一段382核苷酸缺失了,這幾乎包括了整段8號開放閱讀框ORF8(open reading frame 8)。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包括12個開放閱讀框組成的一個編碼多蛋白的長開放閱讀框、1個前導序列、9個轉錄調控序列、兩個位於側翼的非編碼區。開放閱讀框是一段沒有終止序列打斷的核苷酸序列,可完整編碼蛋白質分子。

通過對病毒的缺失部份進行更仔細的檢查,研究者發現,缺失部份跨越了ORF7b和ORF8區域,包括了ORF8的轉錄調節序列,減少了ORF8的轉錄。為了研究轉錄調節序列缺失可能造成的影響,研究者計算並比較了野生型和382核苷酸缺失病毒之間每個基因的每百萬轉錄物(transcripts per million,TPM)。對於每個基因,研究者計算出唯一對應到基因特異轉錄物的明確讀數,結果表明,兩種病毒的TPM水平存在差異,有缺失的序列在ORF6、ORF7a和N基因中顯示出更高水平的TPM,N基因的下遊轉錄有所增強(downstream transcription)。研究稱,儘管目前這種缺失的生物學後果仍未知,但N基因轉錄的改變表明缺失可能對病毒表型有影響。

實際上,ORF8區域已被看作是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的進化熱點區域。研究介紹,在2003年SARS暴發時,人們也觀察到SARS病毒在人群中出現了一些遺傳變異。在這之後,人類和蝙蝠中的類SARS病毒也被發現有類似的變化,絕大多數這類病毒都出現了ORF8的突變或缺失,這一變化被認為與病毒複製的適應性降低有關聯。
 
研究者也對中共病毒進行了系統發育研究。系統發育樹呈現出形似梳子的外觀,而且總體而言缺少系統發育分辨率,這顯示出病毒基因組的高度相似性。值得註意的是,研究者觀察到一個新興的新冠病毒譜系,它由來自各個最近受感染國家的新引入的病毒組成,所有這個譜系的病毒的ORF8區域的250殘基(從賴氨酸到絲氨酸)處都有氨基酸取代。

研究:A型血較易感染中共病毒 O型風險較低

南方科技大學、上海交大、武漢中南醫院、武漢金銀潭醫院等8家單位的最新研究顯示:A、B、O、AB血型與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易感性存在關聯。具體來講,研究認為,O型血對新冠肺炎相對不易感,風險較低;A型血對新冠肺炎相對易感,風險也較高。該研究論文《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BO Blood Group and the COVID-19 Susceptibility》於當地時間3月17日刊發在預印本平台medRxiv,尚未經同行評議。
 
研究顯示,在武漢市3694名正常人中,A、B、AB和O型血的各佔32.16%、24.90%、9.10%和33.84%。而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的1775名中共肺炎患者中,A、B、AB和O型血的各佔37.75%,26.42%,10.03%和25.80%。值得註意的是,中共肺炎患者中血型A比率和O的比率分別顯著高於和低於正常人比率。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和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這兩家三甲醫院的398名患者也觀察到相似的ABO分布模式。分析顯示,與O、B、AB血型相比,A血型的病毒感染風險顯著升高,O型血型的傳染病風險顯著降低。

之前研究顯示,一些病毒感染的易感性與ABO血型有關。例如,諾羅病毒和乙型肝炎具有明確的血型易感性。

研究者還發現,與非O型血型醫院工作人員相比,O型血型醫院工作人員被感染的機會更低。鑒於SARS-CoV和SARS-CoV-2之間的核酸序列相似性和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結合相似性,O型血敏感性較低,而A型血對病毒的敏感性較高,這與血液中天然抗血型抗體,特別是抗A抗體的存在有關。

不過,研究稱,這個假設將需要直接研究來證明。ABO血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易感性可能還存在其他機制,需要進一步研究加以闡明。
 
南方醫科大學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主任趙衛在接受陸媒采訪時說,「該研究主要依據臨床流行病學統計數據的結果,是否具有科學性,尚需開展更大規模的調查,尤其是開展相關的O型血人群自然抗病毒機理研究,方可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