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媒體近日頻頻替中共「洗白」,繼散播美國軍人在武漢播毒致導疫情大爆發的陰謀論後,近日又企圖將疫情的源頭推給意大利。據半官方「中通社」報道,意大利一所知名醫學機構的專家,近日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該國的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傳播或早於中國。

意大利專家的話被中共有意誤導

報道指,這位意大利專家名為朱塞佩·雷穆齊(Giuseppe Remuzzi),是意大利乃至全歐洲知名的馬里奧·內格里(Mario Negri)藥理研究所的主任。雷穆齊表示,聽到來自醫生的消息指,他們記得見過這種奇怪的肺炎,非常嚴重,特別是在老年人中,「在(去年)12月甚至11月時」。

「這意味着在我們知道中國疫情暴發之前,病毒至少就已經在意大利的倫巴第北部地區傳播起來了。」雷穆齊指出,「你根本不可能去與你並不知道存在的東西搏鬥。」

3 月 13 日,馬雲收購、實際被江派曾慶紅控制的《南華早報》報導說,根據一份非公開文件指出,早在2019年11月17日,湖北省就有1名55歲居民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並確認至少266人遭到感染,而這些人都遭到當局隔離。自當日起,每天約增加1至5個新病例。 到12月15日,累計確診病例來到27個,5天後確診病例總數達到60個。

報導指出,去年11月通報的前9個病例包括4名男性及5名女性,年齡介於39至79歲之間,但他們都不是所謂「零號病患」,也不清楚他們之中有多少人是武漢市居民。

中國新聞中心一洩露隱瞞真相

新紀元YouTube 在 2 月 19 日發佈的視頻:「中共每天向美國匯報疫情 原來武漢也出了王立軍 」,據中國新聞中心的一篇報道說,此次疫情「失控,是武漢市政府、湖北省以及國家衛健委等機構的昏庸造成的。」

文章披露,武漢一線醫院在 12 月 15 日之前就連續上報武漢疾病控制中心與湖北省衛健委,與武漢市政府等一系列相關主管單位。但武漢市根本不重視,僅僅是不緊不慢地上報湖北上午,姍姍來遲下達一個根本不能解決問題的所謂《官員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的內部文件,兩周之後才決定關閉華南海鲜市场。

此後患者成倍增加,醫療防護物資短缺,醫生要求立即採取像薩斯期間北京建立小湯山隔離醫院做法,緊急收治隔離全部患者。但武漢與湖北的實際負責人只是例行公事地講此事再次匯報給湖北省以及國家衛建委,而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相反,政法委負責人還要求武漢公安局對所謂造謠者採取措施,確保社會穩定。

這時醫院情況更加惡化,很多醫護人員被感染。在醫院和醫護人員的多次反復要求下,官方依舊不重視此事。

國家衛健委對武漢和湖北報告並未重視,更未向北京高層如實匯報。

直到武漢第三次上報的兩天後,國家衛健委才拍出第二批所謂高幾倍專家前往武漢,包括那位大名鼎鼎的專家王廣發。

而此時已經是 12 月 31 日,僅僅在當天,武漢市高燒咳嗽的就診人數就近 8 千人,其中明顯是被感染的病例已經超過 7300 人,其中危重病例也達到 900 多。

而1 月 12 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關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情況通報」只是說,「截止目前,我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已治愈出院6例,在治重症7例,死亡1例」。

官方公佈 41 例,但武漢醫生說 7300 例,相差近 200 倍。

更為悲劇的是,王廣發等專家到達武漢後,不做調查就匆匆下結論說,武漢的問題不大,不存在人傳人現象。可防可控。

武漢市委書記和市長看到專家組給出的報告都非常興奮地表示,「既然北京的專家都這麼說,那我們就放心了!」武漢衛健委的官員得知此事後,流著淚仰頭歎息:「完了,這下子武漢是完了!我們的國家也要遭殃了!」

專家走後,疫情更一發不可收拾。於是,一位武漢衛健委的工作人員藉口辦理赴美簽證,將武漢疫情,包括一些能夠說明實際情況的官方文章,直接遞交給美國駐武漢領事官員,同時也有多位醫護人員,通過私下關係,找到一些内参记者,反應武漢疫情的實際情況。

這些內參記者,繞過國家衛健委,直接密保北京高層:武漢患者已近 2 萬人,再不立即才有有效防止措施,疫情必將在全國大規模爆發。

李克強隨即批示要求湖北省與武漢市立即如實匯報實際情況,並當即致電國家衛健委,要求立即啟動傳染病網絡自報系統,並立即派遣有責任心的一流專家再次認證考察。

新紀元疫情特刊中分析說,從上面文章中可以看出,武漢市、湖北省的官員和國家衛健委的官員,都是延誤疫情的罪魁禍首,而這些人大多是江澤民派系的人。這次疫情是中共內鬥釀成的大禍。

新紀元疫情特刊。(大紀元資料圖)
新紀元疫情特刊。(大紀元資料圖)

財新網披露衛健委要求銷毀病毒樣本

2 月 27 日,財新網發表獨家深度報道:「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 警報是何時拉響的?」披露,武漢多家醫院至少把 9 個病毒樣本送到不同的基因公司測序,最早在12 月 27 日就得知是一種類似 SARS 的新型冠狀病毒,但衛健委卻要求民間基因檢測單位不能再檢測,並下令銷毀病毒樣本。

文章談到,武漢肺炎在12月下旬時引起中國醫生注意,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醫師張繼先曾向中國衛生部門通報,該病是由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引起的,當時已經有180多人遭感染。

直到2019年12月31日,確診病例數增加到266例,2020年元旦達到了381例。但直到1月11日,湖北武漢當局仍堅稱武漢肺炎確診人數只有41例。

儘管目前中共官方輿論給人感覺好像疫情已結束,每天新增確診人數保持在零,但至今外界都不知道這次禍害全球的疫情,到底是從哪來的,零號病人是誰,是來自野生動物還是實驗室不小心洩露、或有人故意投毒。

《柳葉刀》論文中 爆出 12 月 1 日武漢市衛健委(衛生健康委員會)曾在一份通報中指,首名新冠肺炎病例的發病時間是2019年12月8日,但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2020 年1月24日發表的一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的論文,將首名病患的發病時間前推至2019 年12月1日。該論文由近30名中國醫療機構的研究者所撰寫,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線。

金銀潭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ICU)主任、也是上述論文作者之一的吳文娟醫生2月17日對BBC透露,這名12月1日發病的病患是一名年過七旬的男子。12月1日這個發病時間是通過流行病學調查綜合家屬回憶得出的結論。

「這個病人有點腦梗、老年癡呆,送過來時狀況很不好,」吳文娟說。她拒絶透露該病人的姓氏。

這名老人此前便患病在家,並沒有前往過華南海鮮市場, 「他住在離海鮮市場四五站(公交站)遠的地方,」吳文娟說。「而且因為他患病,所以基本上不出門。」

據《柳葉刀》刊載的論文披露,該老人的家人在其發病後,均未出現發燒或呼吸系統症狀,其與後來的病人間也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繫。而在他發病10天後,才另有3人出現相關症狀,其中2人也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發生疫情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已暫停營業。(Getty Images)
發生疫情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已暫停營業。(Getty Images)

對於這名長期居家,且從未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患者為何能感染上這種新被發現的病毒,是否可能有其他感染渠道?吳文娟沒有直接回應。「你問的,正是我們下一步研究的方向,」她說道。

流亡美國的大陸富豪郭文貴爆料說,這次疫情是中共有人故意釋放病毒,病毒是來自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的 P4 實驗室。

中共至今沒有回復這個爆料。有網友提議說,官方應該公佈 12 月 1 日發病的足不出戶的腦癱老人,他家人中是否有人與武漢 P4 實驗室有過接觸,應讓老百姓有知情權。

新紀元:意大利疫情最重的原因沒想到是這個

我們回頭來看意大利的疫情。新紀元 YouTube 的「新聞真探」節目,探討了意大利為何感染力和死亡率在 3 月 15 日都是全球第一。

視頻談到,意大利疫情重,不是因為老齡化,因為日本老年化更嚴重;也不是因為意大利政府行動太遲緩;也不是因為意大利服裝業背後的中國工人,溫州人不是導致意大利疫情嚴重的原因。

那到底是什麼呢?

這次意大利疫情,在百萬人口的感染人數上全球第一,中國才 56.2,意大利就高達 349.9,(3 月 15 日數據),而病死率中國是 3.96%, 意大利是 6.77%。

主要國家的中共病毒疫情。(大紀元製圖)
主要國家的中共病毒疫情。(大紀元製圖)

病毒可能 12 月就已侵入意大利 

其實意大利前期采取措施是非常及時的。當地時間 1 月 30 日,意大利首次確診兩例新冠肺炎病例,是一對中國游客。同日,總理孔特即宣布中斷所有往返中國的航班;第二天意大利全國進入為期 6 個月的緊急狀態。

之後一切風平浪靜,但疫情卻在 2 月 22 日瞬間大規模爆發,經濟最繁榮的倫巴第大區首當其衝。其實病毒早已悄無聲息地在意大利傳播了很久。

據半島電視台報道,米蘭一家醫院在疫情爆發後檢測了 3 份來自倫巴第大區的病毒樣本,發現可能在航班往返中國的禁令頒布前,病毒就已經存在在意大利了。醫院負責人說,病毒在進入意大利後有一段潛伏期,早期階段的很多感染者症狀很輕,甚至完全沒有症狀。 

他認為,「病毒疑早在一月中旬已入境」,那時中共還在掩蓋疫情。

另外據《共和報》透露,在 12 月底曾有大批肺炎患者前來醫院就醫,他們當中很有可能存在新冠肺炎患者,但最終醫生都以治療流感的方式進行治療,就像意大利的一號患者一樣。

2 月 20 日,意大利的第一例境內確診病例出現在倫巴第大區,是一位 38 歲的男子。2 月 15 日,該男子從出現症狀到被安排檢測,前後共就了四次醫,足足花了一周時間。因沒有任何中國旅行史,前幾次醫院給他開的都是治療流感的藥物。

即便在檢測前的 36 個小時內,醫院也未曾對他實施隔離。他在完全不被阻攔的情況下接觸了多位朋友、家人及醫護人員。

這位男子在 1 月 21 日與一位從武漢回來的意大利友人聚餐,但友人在之後的檢測中呈陰性,意大利至今無法准確定誰是「零號患者」。

溫州人多的普拉托和米蘭疫情並不重

義大利地圖。(網絡圖片)
義大利地圖。(網絡圖片)

2月27日,台灣有位名人在臉書推文表示,意大利當局很清楚病毒來自普拉托的溫州移民,只是擔心意大利時尚品牌「意大利製造」秘密被別人知曉。

他表示,普拉托是個生產重鎮,它在支撐著世界著名的設計之都和時尚產業中心米蘭。世界有名的古馳(Gucci)、阿瑪尼(Armani)、普拉達(Prada)等都是在普拉托生產,而生產的許多工廠老闆和職員、成衣工人都是中國溫州人。

意大利當局擔心「意大利製造中國加工」這個事實,影響名牌品牌價值,寧可不去討論這一個感染源。

不過,據意大利官方公佈數據,一是米蘭的確診人數並沒有很高;二是有很多中國工人的制衣工業重鎮普拉托,確診病例僅幾例。

從地圖上也能看到,普拉托離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 300 多公里,離第二嚴重的威尼托大區也有 245 公里。

義大利地圖。(網絡截圖)
義大利地圖。(網絡截圖)

人口老化不是死亡率高原因

疫情的感染人數主要取決於病毒的傳染力和政府的防範措施,如是否關閉公共場所、是否封城等。在被傳染的人群中,各種年齡段都有,傳染率與人口結構無關。

人口老年化會推高死亡率,因為老人一旦被感染,就容易死亡,不過,日本老年人比例比意大利還高。意大利全球病死率最高,老年化是其中部分原因,為何病毒在意大利傳播更廣更快?

華盛頓非牟利組織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數據指,2015年,以65歲或以上長者佔人口百分比來計,意大利是全球第2老人口國家,比率達22.4%,僅次日本的26.0%。

美媒CNBC引用意大利防疫總指揮Angelo Borrelli的報告,意大利45%病亡的人年紀在80到89歲之間,32%是70幾歲,還有14%是超過90歲,這表明,意大利去世的,絕大多數都是 70 歲以上的老人。60歲到50歲大約是5%。也就是說,60 歲以上佔了死亡病患的 96%,

意大利人口老化是歐洲第一,但這並不能解釋,為何意大利死亡率全球最高,因為還有日本人口老年化更嚴重,但這次日本病死率只有 1.7%, 而意大利是 6.77%,老人更多的日本反倒低了近 4 倍。

日本首相安倍 3 月14日在記者會上介紹稱,雖日本國內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數量仍在增加,但日本平均1萬人中僅出現0.06個感染者,與韓國、伊朗、意大利等國相比,增長速度得到控制。

對比意大利,平均一萬人中 3.499,這是日本 0.06 的58 倍!

日本人口老齡化比意大利嚴重,但疫情卻比意大利低很多,感染率只是意大利的1/58,而病死率也只是意大利的1/4。

武漢病毒傳染力在意大利比中國強 6 倍以上?

人口老齡化導致意大利人平均抵抗力下降,感染人數增多,但是,每百萬人口的確診病例,3 月 15 日,中國是56.2  意大利卻是349.9,相當於中國的 6.22 倍。

意大利至今只為5.4萬人做了病毒測試,而條件是測試對像有明顯病徵,或前往過高危地區,意味不少感染了新冠病毒,但病徵輕微的人成為漏網之魚,不但有更多機會將病毒傳播,而且令意大利的真實百萬人口感染人數,會比349.9高很多。

也就是說,病毒在意大利的感染力,至少比在中國強了 7 倍以上!

這可能有兩種解釋,一個是中國數據不真實,中共壓低了感染人數,二是意大利流傳的病毒,也許和武漢的不是同一種亞型,或是病毒發生了較大的变异,變得更毒了,或者針對意大利人種傷害力更大了?

從表面上看,意大利在疫情初期相信了中共和親共世衛組織宣傳,對檢疫和中國遊客防範不嚴。

意大利聽信了WHO「不限制對中國的旅行和貿易」的建議,採取「禁航不禁人」,雖然暫停中國所有直航班機入境,卻沒有做「機場檢疫」、「疫區入境隔離」等配套措施,大陸旅客只要從迪拜轉機,就可暢通無阻的入境意大利,連體溫都不查。結果導致疫情失控。

意大利因中共一帶一路遭殃?

意大利,作為最發達民主國家G7集團成員之一,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於2019年3月與中共結盟、「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並成為歐洲首個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意大利與中共已結成74對友好城市,其中就包括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及米蘭、威尼斯、貝加莫等城市。

意大利近年經濟衰退,幻想中共的「一帶一路」會帶來好處,中國的遊客也確實帶來了一些經濟利益,但不文明旅客也帶來種種負效應。更沒想到的是,這次招來了疫情爆發,對經濟和人命的損失都無法估計,得不償失。

遠離中共 才會化險為夷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中共而來」,總結分析了各國疫情,並用歸納法得出結論,凡是和中共走得近的國家,疫情都比較重。意大利疫情重也證明了疫情原因,主要是跟邪惡的中共走得太近。 

瑞典目前在歐洲國家染病率的排次中第四位,瑞典是中共在歐洲投資最多的國家。中瑞從投資到科技密切合作。

而與瑞典、中共漸行漸遠的芬蘭,也在北歐,但染病率非常低,排在15位之外。

更關鍵的是,當疫情爆發後,中共利用大外宣,派出十多人的醫療隊到意大利,並讓馬雲等紅色商人出面,給意大利捐獻口罩和防護衣等,進一步欺騙意大利政府和民眾。

目前意大利很多人還對中共有好感,把中共當成意大利人的朋友和救星,這導致疫情不斷加重。

相反的一個例子是韓國。疫情爆發後,韓國民眾看清了文在寅總統的親共政策,是導致韓國疫情嚴重的重要原因,韓國出現是數百萬民眾聯署罷免文在寅,結果韓國疫情很快就控制下來、疫情不斷減弱,百人人口的感染人數,從 3 月 15 日的第 3 名,降到了 3 月 22 日的 第 33 名了!

此前大紀元分析了香港疫情,相對於每天約10 萬來自大陸人流,香港相對疫情不高,半年前反送中運動,絕大多數香港人站到了全球反共最前線。香港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認為,香港人反共、不信中共、反送中,讓香港抗疫創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