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印尼的高鐵,到馬來西亞的鐵路計劃;從斯里蘭卡的建築項目,到巴基斯坦的企業擴張,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因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而擱置,各國正見證中共輸出的各種麻煩。

印度《經濟時報》近日發表了一篇有關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正受到中共病毒打擊的文章,該文指出,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長期以來一直被視為是預測北京在世界範圍內影響力的一種方式,但是現在的中共病毒疫情顯示,各國正在看清,這項貿易和基礎設施投資計劃在幫助中共向海外出口麻煩。

勞工、物資不到位 一帶一路項目拖延或擱置

隨著各國禁止或隔離中國遊客,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正在延誤中共在海外的「一帶一路」項目,並讓長達數年的規劃和數千億美元的金錢外交面臨風險。同時,中共的隔離措施也阻止中國工人來到外國建築工地,為海外項目提供服務的國內公司面臨嚴重勞動力短缺,而當地人也越來越擔心中國工人會無意中將病毒傳播到該地區。

該報道指出,自從中共病毒於去年12月出現以來,一帶一路受到影響的項目包括印度尼西亞耗資55億美元的高鐵,鄰國馬來西亞的鐵路計劃,斯里蘭卡的建設項目和在巴基斯坦的企業擴張計劃。

這些項目受阻暴露了當地基礎設施越來越依賴中國的另一個陷阱,東道國對避免未來爆發疫情保持警惕,因為伊朗、意大利和南韓等地的嚴重疫情顯示,一個小型集群很快會失控。

華盛頓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國實力項目(China Power Project)主管葛來儀(Bonnie Glaser)曾為美國政府提供諮詢,她說:「儘管存在延遲和取消項目的風險,但也有提前復工的風險。」

該報道還指出,一名參與「一帶一路」規劃的官員於2月底在北京表示,如果不能阻止中共病毒在中國以外的地區傳播,將不可避免地給各項目造成損失。

印度尼西亞海事和投資事務協調部長盧哈特·潘賈丹坦(Luhut Pandjaitan)也在同一天承認,耗資數十億美元的一帶一路旗艦項目雅加達-萬隆高速鐵路可能會面臨延誤,300多名工人被困在中國。

在鄰國馬來西亞,大約200名中國工人正在建設的耗資104億美元的東海岸鐵路線擱置,他們中很多人來自武漢,因此不能返回東南亞國家。

在巴基斯坦,該國擁有眾多跨越電力和建築領域的一帶一路項目,兩家當地公司表示,他們的項目面臨放緩,因為中國承包商說,由於中國設施受阻將導致項目延誤。

中國在斯里蘭卡投資建設龐大的港口城市科倫坡,這裏的很多項目也受到影響。

斯里蘭卡權威經濟機構錫蘭商會(Ceylon Chamber of Commerce)最近報告說,接受調查的100家公司中約有一半表示,他們公司的業務受到中共病毒疫情的影響。斯里蘭卡建築業商會秘書長尼桑卡·維耶拉特尼(Nissanka Wijeratne)表示,涉及中國承包商的政府道路和公寓建設項目已經放緩。

斯里蘭卡因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揹負鉅額債務,被迫簽署一份長達99年的租約,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移交給中共。圖為斯里蘭卡工人在修路。(LAKRUWAN WANNIARACHCHI/AFP/Getty Images)
斯里蘭卡因中共的一帶一路計劃揹負鉅額債務,被迫簽署一份長達99年的租約,將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 port)移交給中共。圖為斯里蘭卡工人在修路。(LAKRUWAN WANNIARACHCHI/AFP/Getty Images)

在中共病毒使中國工業陷入停頓之前,中共海外投資已經開始逐漸減少並壓縮。

自2005年以來,美國企業研究所和傳統基金會已跟蹤了3,600項中共主要海外交易。該公司發現,去年的對外投資總額僅為684億美元,與2018年相比下降了41%,是十年來的最低水平。這個數字遠低於中共商務部去年官方統計的1243億美元的海外投資總額。

一帶一路有風險 菲律賓考慮關閉電網

《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近日報道,菲律賓正在考慮「斬斷」風險。菲律賓參議員謝爾文·格查連(Sherwin Gatchalian)負責對中共擁有該國電網營運商部份所有權的潛在安全風險進行調查。2月初他表示:「對於我們來說,不憂心忡忡入睡是非常困難的。」

2007年,中共國家電網有限公司獲得了參與菲律賓電網的權利。作為私有化進程的一部份,該公司與當地大亨合作,於2009年成立了菲律賓國家電網公司(NGCP)。這份為期25年的合同可以再延長25年,並使中共國家電網有限公司擁有該公司40%的股份,這是外資在菲律賓的公用事業中合法的最大所有權比例。

菲律賓政府所有的國家輸電公司(TransCo)仍然擁有輸電資產,但是TransCo表示,NGCP已經在其系統中安裝了中國的設備,包括電信巨頭華為技術公司的設備,同時任命了包括首席技術官在內的中國高管,根據公司章程,這些都是應該杜絕的行為。

一些專家認為,NGCP最近正在推動「電力物聯網」的工作,將更多的信息和通信技術引入該行業,這意味著中共可能不需要控制太多的物理基礎設施,就可控制電力供應。

這就是讓像參議員格查連這樣的人在晚上睡不著的原因。

在2月份的調查聽證會上,反對派參議員里薩·洪蒂弗羅斯(Risa Hontiveros)也對菲律賓國家電網公司的所有權提出了警告。洪蒂弗羅斯說:「如果菲律賓和中國之間發生外交或政治衝突,會發生甚麼?」

中共「一帶一路」令多國深陷債務陷阱,令當地居民反感。(Arif Ali/Getty Images)
中共「一帶一路」令多國深陷債務陷阱,令當地居民反感。(Arif Ali/Getty Images)

中國經濟自身難保 中巴經濟走廊無路可走

彭博社3月初報道了有關中共在巴基斯坦最大的投資項目瓜達爾港的建設。該報道指出,巴基斯坦西南海岸的瓜達爾(Gwadar)港口計劃耗資620億美元,是「一帶一路」倡議皇冠上的明珠。按照最初計劃,這裏將建立海港、道路、鐵路、管道、數十家工廠和巴基斯坦最大的機場。

但是,在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簡稱CPEC)成立近七年後,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一願景將得以實現。原本應該於三年前在中共的資助下得以完成的新機場場地,現在成了一個圍著灌木叢和褪色沙土的區域。工廠也尚未在海灘邊上出現,狹窄的三泊位港口的交通十分稀疏,巴基斯坦海軍護衛艦是最近唯一停靠在那裏的船隻。

根據政府的聲明,在宣佈的CPEC項目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項目已經完成,總額約為190億美元。去年,巴基斯坦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獲得了60億美元的援助,這是該國自1980年代後期以來的第13次,連續兩屆總理因貪污罪被判入獄。

但是瓜達爾地區的挫折折射出「一帶一路」沿線的更大問題。中國的經濟增長已放緩至三十年來的最低水平,通貨膨脹率不斷上升,並一直受到與美國貿易戰的影響。現在由於中共病毒疫情的傳播,更增加了工程延期和投資削減的危險。華盛頓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說:「現在,中國面臨的最大制約因素是其自身的經濟。」

分析中國經濟的公司「中國褐皮書」(China Beige Book)於2月份完成對1,400多家中國企業的調查,並發佈今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初步分析報告。根據該公司的調查,大多數中國企業仍處於部份隔離狀態,31%的首席執行官表示他們的公司仍然暫停營運,至於已復工的公司中,32%是讓員工在家工作,7%公司的員工在工作地點等待復工。換句話說,僅1/3的中國企業完全復工。#

本文首發於《真相中國》周刊 2020.3月號/第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