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學府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伯克利宗教、和平與世界事務中心(Berkley Center for Religion, Peace, and World Affairs)的伯克利論壇欄目,日前刊登了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主任Levi Browde的一篇署名文章,題為「清除非人化宣傳對停止宗教迫害至關重要」,呼籲外界清除中共對法輪功的誹謗宣傳和輿論誤導。

以下是此文的中文翻譯:

去年7月,孟紅女士從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帶到哈爾濱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她抵達後即被宣佈死亡。她是中國共產黨對宗教信仰之戰的最近受害者之一。

孟於2013年被送往中國監獄服刑7年。她的「罪名」是甚麼?——修煉法輪功,並散發法輪功真相。

2019年7月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孟紅(明慧網)
2019年7月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孟紅(明慧網)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一門佛家氣功,於1992年首度傳出,7年之後,全中國大約有7千萬至1億人修煉,令其成為世界史上發展最快的宗教信仰團體。

由於其深受民眾歡迎,中國共產黨的幾位領導人發起了一場系統的「消滅」法輪功的運動,對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施行暴力鎮壓,數百萬人被拘留,送往勞教所或被判入獄。成千上萬的人被折磨致死。

據由傑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QC,他曾主導了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的起訴)主持的英國獨立人民法庭所作出的裁決,法輪功學員被大規模活摘器官殺害,並且還在繼續——這令人毛骨悚然。

對這樣恐怖的鎮壓,問題出現了:如何和平地對抗由恐懼驅動的政權所實施的這種暴行?

我們認為,關鍵是要消除使系統化鎮壓成為可能的「非人化」輿論宣傳。

為了確保其政策被忠誠地執行,並在迫害運動中獲得公眾支持,中共經常使用其強大的宣傳機器將被壓迫的宗教團體描述(抹黑)為「分離主義者」「恐怖份子」「精神病人者」「國家敵人」等。

與此同時,他們封鎖並審查互聯網以阻止人們訪問任何客觀信息。 但是,一旦人們了解了真相,有良知的大多數人會不願傷害無辜者。

我們已經親眼觀察到了這種現象。

實施迫害,需要小城鎮的警察局和勞教所管理層的支持和行動,學校老師被迫交出修煉法輪功的學生,鄰居之間被鼓勵互相密告等。但是,如果人們知道真相,他們不願成為這種不公正的同謀。

從2001年起至今,法輪功修煉者已在全國幾乎每個縣和地區建立了秘密真相印刷點;在家中建立了安全的互聯網連接,使用代理服務器訪問到中國以外的網站,下載了對法輪功迫害的報道材料,並用之自製傳單。

一些自願者通常在晚間散發這些真相資料。散發真相總是冒著很大的風險。每年(至少有)數千人被捕,很多人因持有和分發這些材料或維持這些印刷點而被捕,許多人被迫害致死。

如今,在中國,有20萬或者更多這些秘密真相印刷點,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非暴力基層抵抗。

在中國境外,成千上萬的法輪功修煉者定期向中國人民打電話,包括派出所和拘留所的人們,讓他們知道全世界都在注視他們,並鼓勵他們不要成為中共的同謀。

一些修煉法輪功的華裔美國電腦科學家開發了繞過中國防火牆的免費軟件,例如自由門(Freegate)和無界瀏覽(Ultrasurf),使得成百萬計的中國人可以自由訪問互聯網。

所有這些努力帶來了真正的改變。

據「自由之家」(華府知名非政府機構)2017年發佈的題為「中國靈魂爭奪戰」 的報告,儘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總體政策沒有改變,但一些地方的警察越來越不願意逮捕法輪功學員或在得知真相後不願對他們施以酷刑。此外,海外電話向拘留所施加壓力後,一些被拘留的法輪功學員被釋放。

那些無數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中苦苦掙扎的故事,帶來了希望。這些故事還提醒我們,國際壓力確實對參與迫害的個人具有震懾作用。

此外,對未經審查的信息訪問揭穿了中共的虛假陳述,也使他們不太願意積極實施迫害政策,尤其是當他們在地方一級,可以靈活掌握、不完全遵循北京的命令時。

如果全世界的宗教團體和不同信仰的組織向中共監獄或拘留設施發送信件或打電話以支持被關押的宗教者,將有助於減輕他們的壓力,因為獄警知道世界正在注視著。

我們讚揚(美國)本屆政府為維護宗教自由而採取的許多舉措,例如,舉行部長級推進國際宗教自由會議;宗教自由大使布朗貝克去年訪問香港和台灣就中國的宗教自由問題發表講話;特朗普總統去年7月在橢圓形辦公室與27名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宗教迫害受害者舉行空前的會面 。

我們希望美國政府能夠繼續這些努力,聚焦中共的宗教迫害,並予以譴責。

此外,我們建議美國政府為繞過中共互聯網封鎖的軟件工具,提供額外的資金支持。這將極大地幫助擴大這些工具在中國的覆蓋範圍。

能夠自由訪問信息的中國人不太可能成為中共的幫兇,這將使中共更加難以實施宗教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