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宣稱,全湖北省僅剩的武漢市的其他企業,3月21日起也可復工復產,好似已不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影響。而在社交平台上,網民「借用」名嘴崔永元宣告發起名為「中國新冠病毒死亡人員名單統計」的調查。分析指出,隱藏真實是中共的傳統。

網民開展收集死者資料

據陸媒報道,本周稍早出現的武漢新增4例中共肺炎,2例來自門診。報道強調,這顯示當地仍有可能爆發社區感染。

「大陸名嘴崔永元」帳號,17號在社交媒體上宣告,發起調查「死亡人員名單統計」,呼籲網民如有知道自己身邊,或者可以打聽到因中共病毒死亡者的信息,請將死者姓名加上身份證號和籍貫地址發給他;名單總匯周五開始,並說明:開展這場運動是為了「更好的悼念有名有姓死去的人」!

據報道,此舉引起中共網絡輿情監控單位的注意。

隱瞞真相是中共傳統 一貫手法

中國愛滋病專家、清華大學李楯教授向大紀元表示,多個中共相關部門對死亡數字應該都有統計。根據當局訊息公開條列,它應該要公開。民眾想了解數字不違法。

「只能說,我們在訊息的傳遞上,屬於一種很不暢通的狀況,不只是這一個問題,涉及很多問題都是如此。在各方面都存在有,而且在這方面的數字不但有壓低了的,還有誇大的。」李楯教授表示。

《亞洲新聞周刊》總監黃金秋則表示,隱瞞真相是中共的傳統。早在1967年毛澤東時期,曾因紅衛兵大串聯造成流行性腦膜炎大爆發,當時上百萬人被傳染。「大概死亡幾十萬人,但那個事一直沒有被外界知道。過去共產黨的傳統就喜歡去隱藏真實的事情,好大喜功,所以造成報喜不報憂的狀況。」

「2003年SARS一開始它也是隱瞞,是北京蔣彥永醫生做為軍醫,第一個披露這個事才開始達到稍微重視。實際上也同樣是先隱瞞,隱瞞不下去的時候才開放。現在,(死亡)數字上這一塊,很多老百姓都是有懷疑的。」

分析:隱瞞疫情 訓誡8吹哨人非常愚蠢

如果疫情蔓延之初,地方當局能夠訊息公開,疫情肯定是不會像現在這麼慘重。黃金秋說:「第一不會造成那麼多的傷亡,那麼多的病死人;第二也不會擴散到全世界。對當時8個吹哨人來說,對8個醫生訓誡,現在看起來,這個動作本身就顯得非常的愚蠢,非常的不負責任。」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什麼都不讓說的時候(情況下),不管是疫情還是更多社會領域的問題,都會被掩蓋的,都會造成一個非常慘痛的代價。」黃金秋強調。

據報道,有國內的網監透露,是有人冒充崔永元的名聲,搞網絡輿論戰。相信有人要借崔永元的威信,調查大陸死亡人數,向習近平發出叫板信號,「你為難任志強,我曝光你的死亡數字」。

黃金秋認為,網民之所以冒充崔永元借他的名號發起調查,是民眾普遍的認為,有很多人死在家裏但沒被確診,有很多疑似的人也死在家裏,甚至死在路邊沒有被確診,沒有被納入死亡數字。「一些訊息說,武漢有72台火葬場的焚化爐,24小時不停的在焚化屍體,你說一天有多少人(死亡)呢?」

「根據視頻報道,說一天可能有上千人(死亡)。如果這個數字是真的,那真應該說死亡非常慘烈的。真實的死亡數字和官方公佈的數字之間,到底有多少差距呢?有人說可能有十倍,幾十倍。肯定是有大量的沒有被救治的,沒有被確診的。」

事實上,自崔永元爆料最高法丟失案卷的「千億礦權案後」,已被徹底禁言。另外,任志強也因一屬名文章已失聯多日。

網民調查死亡人數 實為揭露真相

最近,網上熱傳的這篇任志強的文章,尖銳地批評中共當局,指出疫情爆發後國民未能即時知情;中共17萬人大會,沒有批評的意見;沒有對事實真相的追究與批露,查清疫情暴發原因,檢討責任和承擔責任,卻試圖用各種所謂的「偉大成績」掩蓋事實真相。

黃金秋認為,憲法賦予公民提出對社會、對政府批評的權力。這些年當局控制言論非常嚴厲,讓很多真實的聲音被壓制,造成社會付出更多代價。他表示:「任志強是紅二代,也可以說是既得利益者,他為什麼要冒這麼大的風險去批評呢?我覺得他還是愛這個國家的。」

「所以執政者應該有更寬廣的胸懷去容納,哪怕這個批評意見比較尖銳。中國古代文化講天人合一。所有的天災人禍其實歸根到底都是人禍。我們現在要怎麼樣去避免更大的疫情或者避免二次爆發,這就需要真實的數字,需要真相,需要每個人敢說真話。」

近日,網上還傳出一份今年1月27日至3月1日,250多人的死亡名單。其中約85%死因為「過勞病死」,80%為中共黨員。

黃金秋表示,這些情況都令民眾懷疑或擔心,(中共的)數字都是注水或者不真實的,才會有人發起要統計調查死亡人數。「但是普通人發起這樣的運動可能不被別人重視,所以他們冒用這些有名氣的公知人物,比如崔永元、任志強強等等,去做一些事情。所以我想初衷也是為了揭露真相,了解真實的死亡率、感染率。」

另一方面,推特上網民「Raymond」17號發起對這次疫情的定名投票,62.6%的民眾認為應該定名為「中共病毒」(CCP VI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