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1月22日午夜12點,中共官方通報共有571確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肺炎病例,17人死亡。國家衛健委公佈了這17例死亡病例的具體情況。

一、曾姓男,61歲,既往有肝硬化、粘液瘤等病史。2019年12月20日左右開始發熱,咳嗽、無力;27日在武漢市普仁醫院呼吸科住院治療,28日轉入ICU,30日予氣管插管機械通氣,31日轉金銀潭醫院ICU;轉入時休克昏迷狀態。

1月1日ECMO支持、抗感染、抗休克、糾正酸中毒等對症支持治療。1月9日20時47分患者心率突然為0,ECMO血流速快速降至0.2升/分。立即搶救,至23時13分,心率仍為0,宣佈臨床死亡。

二、熊姓男,69歲,發燒、咳嗽4天,加重並伴有呼吸困難,2天後就診於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2020年1月3日,經口氣管插管接呼吸機輔助呼吸,心肌酶譜持續異常。1月4日轉入金銀潭醫院。入院診斷為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徵、呼吸衰竭、重症肺炎、昏迷待查、胸腔積液、主動脈粥樣硬化。

患者胸部CT顯示:雙肺大片磨玻璃樣影。心電圖顯示:ST段改變。入院後予重症監護、呼吸機輔助呼吸、俯臥位通氣治療,予CRRT、抗感染、護肝等對症及支持治療,病情無好轉,膿毒性休克、微循環衰竭、凝血功能障礙及內環境紊亂進行性加重。

1月15日00:15患者心率下降為0,持續去甲腎上腺素、腎上腺素、垂體後葉素、多巴胺等靜脈泵入抗休克治療,患者始終未能恢復自主呼吸及心跳,至0時45分床邊心電圖示全心停搏,宣告臨床死亡。

三、王姓男,89歲,既往有高血壓、腦梗塞、腦軟化病史。因尿失禁於2020年1月5日就診於同濟醫院泌尿外科,1月8日因嗜睡、神志不清轉入急診科就診。檢查提示肺部感染(病毒性肺炎)、急性呼吸衰竭。1月8日體檢發現患者77mmHg,有缺氧表現。肺部CT呈雙肺斑片影,雙側少量胸腔積液,胸膜粘連。血常規示白細胞總數進行性增高,淋巴細胞計數低。

1月9日轉入發熱門診觀察病房搶救治療。1月13日予呼吸機輔助正壓通氣。1月14日出現昏睡,在呼吸機輔助通氣下,血氧飽和度波動在50%-85%之間。1月15日收入感染科病房。1月18日10時30分轉院前Bp140/78mmHg,無創呼吸機輔助通氣下SPO2 85%。轉運途中,患者出現呼吸心跳驟停,持續搶救2小時,治療無效於2020年1月18日13時37分宣告臨床死亡。

四、陳姓男,89歲,既往有高血壓、糖尿病、冠心病、頻發發室性早搏,冠脈支架植入術。患者於2020年1月13日發病,就診4小時前無明顯誘因喘氣,自感呼吸困難,無發熱。

1月18日因嚴重呼吸困難至武漢協和醫院急診科救治。患者高齡,病原學檢查肺炎衣原體陽性,無甲乙流,新型冠狀病毒陽性,肺部CT:病毒性肺炎典型改變。於2020年1月19日23時39分病情惡化,搶救無效死亡。

五、李姓男,66歲,既往有慢阻肺,高血壓病,2型糖尿病,慢性腎功能不全,2007年升主動脈人工主動脈置換術,2017年腹主動脈支架置入術,膽囊切除術,多臟器功能損害。

患者因間斷咳嗽、頭痛、乏力伴發熱6天,於2020年1月16日收入武鋼總醫院。1月16日胸部CT顯示雙側肺炎、左上肺纖維化灶、左上肺小結節影。1月17日出現呼吸困難,血氣分析提示1型呼吸衰竭,給予面罩吸氧、抗感染、抗病毒、化痰等對症處理。

1月20日10時10分,患者於突然出現指脈氧降低至40%,已予無創呼吸機輔助通氣治療,告知家屬患者重度呼吸衰竭,詢問是否進行氣管插管,遭拒絕。1月20日10時35分病情惡化,搶救無效死亡。

六、王姓男,75歲,發燒、咳嗽、咳痰5天、嘔吐2天,於2020年1月11日17時19分收入武漢市第五醫院。既往有高血壓病和髖關節置換術史。入院體溫38.2℃,伴乏力、納差、咳嗽、鼻塞、頭昏、頭痛,無明顯畏寒、寒顫、肌肉關節痠痛。胸部CT顯示雙肺間質感染。

入院後告病危,予以吸氧、抗感染、抗病毒,化痰,酌情退熱,予以補液等治療。患者病情加重,1月15日轉入ICU,行機械通氣。1月20日11時30分家屬表示了解病情,要求停用呼吸機,拔出氣管導管,不再進行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及心肺復甦搶救。1月20日11時25分宣告死亡。

七、殷姓女,48歲,既往有糖尿病,腦梗。2019年12月10日無誘因出現發熱(38℃)、周身痠痛、乏力,逐漸出現咳嗽,少痰,在基層醫院抗感染治療2周未見好轉。12月27日出現胸悶、氣短,活動後明顯,同濟醫院以無創通氣、常規抗感染治療,病情仍有加重。

12月31日轉入金銀潭醫院,給予鼻導管高流量吸氧等治療措施,低氧狀態仍未見明顯好轉,病情有惡化趨勢。2020年1月14日胸部CT可見雙肺瀰漫機化性改變,部份伴牽拉性支氣管擴張,其中以雙下肺尤為明顯。1月20日11時50分行氣管插管,並予鎮痛、鎮靜治療,指端氧飽和度及血壓持續下降,繼而心率下降,最終搶救無效死亡。

八、劉姓男,82歲,全身畏寒、痠痛5天,於2020年1月14日15時41分收入武漢市第五醫院。給予心電監護、無創呼吸機輔助呼吸、抗感染、抗病毒及支持對症治療。1月19日出現吐字不清、左側肢體乏力,考慮腦卒中,病情進展加重,呼吸衰竭持續加重。

1月21日00時30分患者突發心率進行性下降,心音聞不及,大動脈搏動消失,立即搶救,家屬拒絕氣管插管機械通氣,持續搶救,心率始終無恢復,1時18分宣告臨床死亡。

九、羅姓男,66歲,2019年12月22日無誘因咳嗽,以乾咳為主,無發熱。12月31日出現胸悶,氣短,活動後明顯,至市中心醫院就診。

2020年1月2日轉入金銀潭醫院,影像學雙肺病變瀰漫,呈「白肺樣」改變。入院後給予經鼻高流量給氧等對症治療,頑固性低氧血症難以糾正。1月12日10時進行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鎮靜狀態,體溫36.7℃,呼吸窘迫,繼續抗菌治療。當日患者氧合改善不明顯,呼吸機吸入氧濃度已下調至50%左右,動脈血氧分壓80mmHg。患者病程長,免疫功能極差,存在膿毒性休克風險,1月21日9時50分搶救無效死亡。

十、張姓男,81歲,2020年1月18日因發熱3天收入武漢市第一醫院。入院胸部CT顯示雙肺感染性病變,考慮病毒性肺炎,患者腎功能及肺部感染情況持續惡化。1月22日上午逐漸出現意識不清,呼吸心率血壓持續下降不能維持,患者家屬拒絕胸外按壓、氣管切開等搶救措施,患者於1月22日10時56分呼吸心跳停止,宣告臨床死亡。

十一、張姓女,82歲,既往有帕金森病史5年,口服美多芭。2020年1月3日發病,因「發熱咳嗽胸悶乏力」於1月6日就診於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診斷「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

1月20日轉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病情進行性加重,於1月22日進行氣管插管呼吸機支持治療,呼吸衰竭無改善,於2020年1月22日18時經搶救無效宣告臨床死亡。

十二、周姓男,65歲,2020年1月11日因氣促伴乏力3天,加重3天收入武漢市第一醫院。入院時患者呼吸困難,胸悶氣促,急性病面容,診斷為重症肺炎、急性呼吸衰竭、肝功能損害。1月21日19時出現心率、血壓下降,雙瞳對光反射消失,即刻進行氣管插管、人工胸外按壓、強心等治療,至19時54分未再恢復自主心律,宣告臨床死亡。

十三、胡姓女,80歲,2020年1月11日開始發熱、咳嗽、喘息、呼吸困難,於2020年1月18日入住華潤武鋼總醫院,因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於2020年1月20日轉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

既往有高血壓病史二十餘年,有糖尿病史二十餘年,有帕金森病史。入院後告病危,重症監護,行抗感染、呼吸機輔助呼吸及對症支持治療。但患者病情無好轉,持續低氧血症、神志不清,機械呼吸機輔助呼吸,2020年1月22日16時經搶救無效,宣告臨床死亡。

十四、雷姓男,53歲。1月初因發燒一直在社區醫院治療,治療數日後無效,發熱、咳嗽、胸悶加重。2020年1月13日到同濟醫院急診科就診,CT顯示雙肺感染,呼吸衰竭。

1月18日告病危,進行無創呼吸機支持治療,2020年1月20日轉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隔離治療。入院經抗感染、抗休克,呼吸機輔助呼吸支持治療,患者病情無好轉,呼吸衰竭繼續加重,1月21日4時經搶救無效,宣告臨床死亡。

十五、王姓男,86歲,2020年1月9日乏力1周後就診收入新華醫院。無發熱,有糖尿病、高血壓及結腸癌手術後4年。入院後肺部CT見雙肺多發磨玻璃影,缺氧明顯,進食困難、呼吸加快、昏睡等。家屬拒絕插管,僅經鼻吸氧,於2020年1月21日17時50分心跳呼吸停止,宣告臨床死亡。

十六、袁姓女,70歲。2020年1月13日因持續高燒被收入市第一醫院。入院時神志模糊,急性病容,心音減弱,雙肺呼吸音粗,影像學結果見肺部感染較重。考慮重症肺炎,且存在嚴重的呼吸衰竭。即予以抗感染、吸氧等對症治療,但呼吸衰竭難以糾正。患者於2020年1月21日因呼吸衰竭宣告死亡。

十七、詹姓男,84歲。患者因持續發熱、咳嗽、喘氣3天,於2020年1月9日17時4分收入市第五醫院治療。既往有慢性支氣管炎、不穩定型心絞痛、冠狀動脈支架術、高血壓病、消化道出血、腎功能不全、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腔隙性腦梗死病史。患者因病情加重,持續高熱不退,於1月18日轉入ICU,予以抗感染及對症支持治療。1月22日10時16分患者呼吸停止,心率逐漸減慢,10時52分宣告臨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