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市47歲的航空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胡林於2019年5月23日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非法判刑2年;2020年2月16日下午1點,在瀋陽市沈北尹家鄉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影片報道,胡林,當年上學時品學兼優,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後,就職於瀋陽飛機研究所(601所),任工程師,因工作出色,受到領導、同事的認可。修煉法輪功後,更是以「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

就在胡林的工作、事業蒸蒸日上之際,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發動了殘酷的迫害。胡林因堅持信仰,遭中共多次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並遭受毒打、「約束帶」、電棍電擊、剝奪睡眠、奴役等殘酷迫害。

2017年11月12日,胡林與法輪功學員郭旭紅、王天媧等在法庫縣四家子鄉被綁架;12月7日,被放回家,後被法庫縣公安局非法定成「網逃」。郭旭紅、王天媧於2018年4月4日分別被法庫縣法院枉判1年,並處罰款2萬元。

5月31日上午,胡林的律師去法庫縣看守所會見胡林,看守所警察說:胡林一直在絕食、絕水,行動需要人抬著,無法接見,而且需要辦案單位的法庫縣四家子派出所所長陳超的同意才可接見。律師給陳超打電話,無法接通。

胡林的親屬多次聯繫四家子派出所找所長,找不到;又設法到看守所見胡林,也不被允許。

親屬第四次來到看守所,要求讓律師會見胡林,被看守所副所長拒絕。家屬再一次給派出所所長陳超打電話,打通了,陳超當時表示:請律師接見(胡林),是法律允許的,我們不管。
當時看守所副所長看再往派出所推已經不好使了,就又往看守所正所長那推諉,說和所長研究再說,結果還是不讓律師見胡林。

6月14日,親屬查詢到構陷胡林的案卷已於6月初送到法庫縣法院。6月18日早8點,律師來到法庫縣法院要求閱卷。法院工作人員說,一會兒上午9點就開庭了,律師沒能閱卷。

非法開庭時,法官以此案「涉密」為由,只允許律師進庭,兩位持身份證的親屬被擋在門外。

庭審前,律師問法官,開庭為甚麼不通知家屬?法官說,當事人不告訴他們家屬的信息,無法通知(事實上,家屬多次與看守所、派出所主動聯繫)。

律師指出,胡林只是因為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抓,根本不是「涉密案件」,以涉密案件秘密開庭是違法的。

胡林被十幾個法警抬下警車,抬著進入法庭。胡林當庭揭露,在看守所他被「上拉板」(可能是類似於「抻床」的一種定位刑具)迫害,剛說幾個字,就被法官打斷。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網)
酷刑演示:抻床。(明慧網)

胡林被法庫縣法院非法判刑2年,上訴到遼寧省瀋陽市中級法院。瀋陽市中級法院於8月6日下達終審裁定,裁定認為原審審判程序違法,發回法庫縣法院重新審判。

8月22日,法庫縣法院第二次開庭,律師和胡林本人都做了無罪辯護。胡林被非法判刑2年,並比第一次判決增加2萬元勒索性罰款。 胡林上訴,被中級法院維持原判。

自2019年5月23日被綁架後,胡林一直絕食反迫害。期間,他的四肢被銬在鋪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給他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裏不拔出來。

看守所指使在押犯人經常毆打胡林。在看守所的最後一個月裏,他被鎖在角落裏身體不能動,被折磨得皮包骨,腿失去知覺、身體器官衰竭,並多次被送醫院搶救。其家屬要求看守所給胡林辦理「保外就醫」,遭拒。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灌食。(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灌食。(明慧網)

即使胡林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法庫縣看守所還花錢送禮給瀋陽市康家山監獄,於2019年10月30日把胡林送進該監獄。

11月7日,胡林的親人在康家山監獄看到胡林時,先前風華正茂的他已瘦成皮包骨,不會翻身,兩腿失去知覺,他的姪女抱著他痛哭失聲。胡林說的唯一的一句話就是「我要告看守所,他們打我」。

在胡林生命的最後三個月裏,康家山監獄曾多次通知家屬「胡林不轉化、不悔過,還喊『法輪大法好』,不吃飯是自傷自殘,死了不負責任,我們已放棄他的生命。」胡林的家屬只能悲泣不已。

胡林的親友一直到相關部門上訪,但相關部門互相推諉,隱瞞胡林的實情,欺騙家屬。

2020年16日下午1點,胡林的家屬得到通知,胡林因搶救無效離世。

2月18日,胡林的遺體被火化。胡林的哥哥為了瞞著80歲的老母親,把胡林的骨灰留在了瀋陽,不能回故鄉入土為安。#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