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在全球擴散,有學者研究指出,在1月23日武漢封城之前,中國報告的確診病例數隻有總感染病例的14%,有高達86%的感染者並未被記錄,而且後來的大部份傳染也是藉由這部份的群體傳播,研究指這也是疫情後來會迅速蔓延、難以控制的主因。

7位來自中、美、英等國的研究人員近日在國際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聯合發表題為「Substantial undocumented infection facilitates the rapid dissemination of novel coronavirus(SARS-CoV2)」的論文,內容為他們根據電腦模型測算,發現沒被記錄的中共肺炎感染者是本次疫情迅速蔓延的主因。

研究指出,這些感染者大多可能症狀不嚴重,甚至是無症狀,但隨後的大部份感染卻也是由這部份的群體傳播,且相較於有記錄的群體,未被記錄的群體的人均傳染力雖然只有55%,但因基數較多,反而成為讓疫情隱密又迅速向外傳播的主因,有學者認為,雖然本次疫情可能不會像1918年的大流感那麼嚴重,卻可能是1918年後最糟糕的一次。

研究團隊表示,儘管這項研究給出的數據和調查結果表明,出行限制和控制措施大大降低了中共肺炎的傳播,但這些控制措施是否足以將基本傳染數降低到從而能在某一地區消滅這種疾病,這一點尚不清楚。另外,一旦放鬆控制措施疫情會不會反彈目前也不清楚。

研究也強調,雖然封城能否有效降低傳染仍有待驗證,但類似的控制措施和出行限制仍必須在中國以外的國家實施,以防止該病毒的再次輸入和傳播。同時這也是為科學家爭取研發疫苗的時間,因為疫苗研發至少還需要數個月的時間。

新冠疫情自2019年12月出現於中國武漢,並迅速傳播到中國所有地區,至今該病毒已傳播到144個國家。

論文提到,已經感染但未記錄的這部份患者是影響呼吸道病毒大流行潛力的一個重要流行病學特徵。這些未記錄感染者通常表現為症狀輕微、有限的,甚至是無症狀,從而未被發現。並且,根據這一群體的傳染力和數量,可能會使人群中更大一部份人暴露於病毒。

在這項研究中,為了評估中共肺炎的全部流行潛力,研究團隊使用一個模型推斷框架來估計中國在進出武漢的交通關閉前後幾周內未記錄感染者的傳染力和比例。

研究團隊建立了一個數學模型來模擬375個中國城市感染的時空動態。在該模型中,他們將感染分為兩類:第一,確診的感染個體,其症狀嚴重到足以被確認,即能觀察到的感染;第二,未記錄的感染個體。

為推斷中共肺炎在疫情早期階段的傳播動態,研究團隊採用迭代濾波-集成調整卡爾曼濾波(IF-EAKF)框架模擬了2020年1月10日至1月23日期間的觀察(即武漢封城之前)。

研究發現,在1月10日至1月23日期間,中國報告的確診病例數隻有總感染病例的14%(95%置信區間:10-18%)。這一估計顯示了一個非常高的未記錄感染者比例:86%。

論文中提到,從武漢撤離的外國人的感染率獨立地證實了這一發現。這些未記錄感染者的傳染力預計是確診患者的一半。

研究發現,如果沒有未記錄感染者的傳播,中國在1月10日至1月23日期間報告的感染病例可以減少78.8%,武漢則是減少66.1%。此外,在這期間確診病例超過10例的城市較少,只有1個城市在1月23日確診病例超過10例。這一發現表明,具有傳染性的、未記錄的感染者助長了中共肺炎在中國的傳播。

研究團隊稱,我們的發現強調了中共肺炎的嚴重性和大流行的潛力。2009年H1N1大流行性流感病毒也造成了許多輕微病例,並迅速在全球傳播,並最終成為地方性疾病(endemic)。所謂的地方性疾病,指的是侷限於某些特定地區內相對穩定,並長期性經常發生的疾病。

目前,已有四種地方性的冠狀病毒株在人群中流行,即229E、HKU1、NL63、OC43。研究團隊提醒,如果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沿襲2009H1N1大流行性流感的模式,它也將在全球傳播,並成為可在人類中流行的第五種冠狀病毒。

據報道,武漢肺炎自去年12月爆發後,中共當局隱瞞疫情,同時抓捕8名傳播疫情真相的一線醫生,並謊稱疫情「可防可控」、「人不傳人」等虛假消息。

1月20日,官媒報道習近平對疫情作出指示;當晚,鐘南山在央視說,肺炎「確定可以人傳人」。當時此言被認為是揭開了武漢肺炎被隱瞞的蓋子。

但同一天,在1月17日赴武漢的第三批專家組新聞發佈會上,香港醫學專家袁國勇在回答記者提問時也說,「人傳人這個問題已經發生了」。

不久,鐘南山聲稱,他確認武漢和廣東省的病人數量沒有任何隱瞞,整個過程非常公開透明,並有信心不會重演SARS疫情。

但多有報道指,武漢市是中共肺炎的重災區,受感染人數至少有幾十萬人,遠超目前中共官方所統計的8萬多例。#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