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下,大陸各地的學校停課,改採網上教學的方式取代。但很多貧困或農村地區的學生無法上網,父母親又無法在他們身邊教導他們,這使原本就存在的城鄉差距等教育問題更加嚴重。

據《南華早報》報道,大陸各地學生現在應該已經依據教育當局的要求進行網上教學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了,但實際情況並不一定如此。在生活水平的巨大差異下,城市與鄉村的教育情況也有頗大的差異。

《南華早報》以陝西省子洲縣和上海市兩地為例說明這方面的差距。子洲縣是個貧困地區,其居民去年的平均年薪僅有人民幣10,680元(1,540美元),遠低於全國的平均年薪人民幣16,000元(2,307美元)。

子洲縣一名34歲霍(Huo)姓女子,育有寧寧(Ningning)和樂樂(Lele)兩個女兒。她們原本應該在上個月返回小學上課,但因為學校停課,所以她們一直待在家裏。

在只有一部老舊手機而且沒有上網條件和電腦的情況下,這兩個女孩一直在玩,沒有任何機會上網學習。

身為文盲的霍姓女子表示,這兩個女孩一開始很高興,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們日益感到沮喪。沒有老師可以教她們,而她本身也無法教她們。她希望她們可以早日回學校上課。

在寧寧的學校裏,300多名學生中有超過一半的人無法接受網上教學。該校一名馬(Ma)姓教師透露,其主要原因是沒有網絡訊號。對於某些家庭而言,即使他們可收到網絡訊號,他們也付不起上網的費用。

在大陸各地,農村居民的收入仍低於都市居民的40%。

而在上海這個大都會,情況又不一樣。以身為白領階級的徐(Shu)姓女子來說,她上個月花了一筆錢添購設備讓兒子在家裏參加網上課程。這樣的課程通常從9點到5點,每堂課之間休息20分鐘,中午有2個小時的午餐時間。

徐姓女子說,如果她兒子無法到學校上課兩個月,她並不擔心,因為她可以在空閒時教他,但她擔心她兒子的視力可能會因為網上課程而變差。

另一名李(Li)姓女子的問題更大。她與先生都必須上班,家裏無人可照顧她7歲的兒子。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她在家裏安裝監視器,讓她能在上班時遠程監看兒子的情況。

儘管有些地方政府要求僱主讓至少一名家長放有薪假在家照顧孩子,但李姓女子不認為這種措施能真正地執行。

她說:「如果你的僱主在這些特別的時段不付你工資,你會冒著失去工作的風險和他們吵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