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直在全球散播輿論,將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源頭指向美國。有專家稱,這是中共劇本中的一個戰術;另有專家稱,這種陰謀論遠超過散播虛假信息,而是中共通過每個渠道攻擊美國的全面運動。

霍士新聞報道,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之初,當局試圖掩蓋,最終導致疫情擴散,引發全球的衛生和經濟危機。中共在明顯感受到來自內外的憤怒情緒後,試圖採取把美國當成替罪羊這種高風險策略,以維持其大國地位。

中共政府已經出版了一本英文書,並翻譯成法文、西班牙文、俄文和阿拉伯文。該書極力吹捧中共領導人、中國共產黨和中共體制在抗疫危機中所取得的成就,但在中國民眾一邊倒的諷刺聲中匆忙下架。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和評論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告訴霍士,中共的激進宣傳表明其一邊在極力誤導全球,一邊在加緊努力來挽救其顏面。

中共的反美陰謀論不只是散佈虛假信息

章家敦認為,一個多月來,北京已經為針對美國的襲擊打下基礎,首先是對COVID-19的起源拋出質疑聲,其次是抨擊美國對豬流感等先前疾病的處理,該病毒衝擊了中國的豬肉產業。

中共駐南非大使林松添3月7日說,「儘管(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這個流行病首先在中國爆發,但這不一定意味著該病毒源於中國,更不用說『中國製造』。」

報道稱,像林松添這些含糊且具有誤導性的言論純粹是來自中共宣傳劇本的摘錄,企圖為這場全球危機種下質疑的種子。

周四(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揚言,美國軍方可能把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帶到武漢。

趙立堅在3月4日還對「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和「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說法表示抗議,並稱這種說法帶有侮辱性。

章家敦說,這是中共劇本中所記錄的另一種戰術,精心安排使得美國人看起來小氣並帶有種族主義。

「這是對美國的全力攻擊。」他說。

霍士說,令人關注的是,在互聯網上氾濫的反美陰謀論,北京卻拒絕介入審查,這些陰謀論稱美國製造了病毒,用來對付中國。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的兼職教授蕭強對《華盛頓郵報》說,這不只是一些虛假信息或官方敘述,這是中國(中共)政府精心策劃的全面運動,它通過每個渠道,以一種你很少見過的水平推進。

美國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在將手指指向美國,以期可以減輕國內的不滿。

魯比奧說:「中國(中共)軍事門戶網站西陸網(Xilu.com)最近毫無根據地發表了一篇文章,聲稱該病毒是美國製造的、用於針對中國的生化武器。」

章家敦:美國應該堅持「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叫法

儘管中共外交部抗議「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說法,但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等官員仍舊這麼叫。

特朗普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甚至更進一步。奧布賴恩3月11日在華盛頓的保守派智囊「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上說:「不幸的是,武漢的這次疫情不是採用最佳實際行動,而是被掩蓋了。」

他說,如果中國(中共)最初不隱瞞疫情,不禁止醫生講話,世界對中共病毒疫情的應對可能會提前兩個月。

當被問到怎麼看待中共所說的病毒可能並不一定發源於中國的問題時,他說:「我首先要指出的是,這個病毒並非來自美國,而是源自中國湖北武漢,已經發生一段時間了。」

除了蓬佩奧外,美國的一些保守派政治人物和官員也仍在使用「武漢病毒」(中共病毒)。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參議院會議中頻繁使用這個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保羅·戈薩爾(Paul Gosar)在宣佈他和幾名幕僚曾在保守政治行動大會上接觸一名檢測陽性的與會者時,用的也是它。

章家敦認為,美國官員們不要屈服,而是應該繼續使用「武漢病毒」(中共病毒)這個名稱,並回擊中共的有關種族主義的指控。

「這不只是共和黨的事情,我們都需要團結起來,」章家敦說。

他認為,使用「武漢病毒」(中共病毒)這個詞就被說是「種族主義」,是不負責任的。「沒有種族的名字叫武漢人(Wuhanese)」。章家敦說。

他還說,保持「武漢病毒」(中共病毒)或「中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說法,會持續給中共政府施加壓力,迫使其要為對這個全球危機的最初遲鈍反應承擔責任。

中共正在利用一切武器將自己描繪成全球英雄,企圖重寫歷史。中共還聲稱,中國為「全世界贏得寶貴的抗擊中共肺炎疫情的時間窗口」。

這種言論引發爭議。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新聞與傳播系教授展江對BBC表示:「中國的貢獻無非是後來封城,封城不也晚了嗎?為甚麼早不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