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要命還是要拼經濟」是中國目前復工面臨的窘境。專家分析,一旦實體經濟停滯久了,中共在國際間的影響力會下降,世界工廠的地位恐將不保,且外銷廠商若遲遲不肯開工,也會造成美元短缺。「在中國因為疫情死多少人,不是它(中共)所關心的,因為死亡人數可以造假。」

中國GDP增長佔全球近四成,國際許多企業也仰賴中國供應商,但武漢肺炎疫情讓中國經濟急踩剎車,影響一路往外擴散,帶來了蝴蝶效應。在疫情蔓延之際,中南海想保住經濟,復工勢在必行,卻又面臨疫情擴散的風險。

為何要強行復工?台灣智囊諮詢委員、中國問題專家張國城接受《大紀元》專訪分析,「復工不一定能挽救經濟,但不復工,一定無法挽救經濟。」給經濟造成最大破壞的是停下來,當實體經濟停滯,失去了世界工廠的優勢,才是目前中共最擔心的。

不管是製造業還是一般的中小企業,通常家底都不會很厚,平時能周轉的現金流不多,商品庫存量也有限,因此遇到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日前封城、封省所造成的停滯消費問題以及訂單的流失,將會帶給中國中小企業很大的生存壓力。

所以復工是必然的,中共政府也不會因此補貼人民,張國城坦言,因為停工時間拖太久,即使現在復工,也無法解決問題。

大型企業先復工 中小企業沒本錢

台灣財經專家老王在新聞談話性節目「年代向錢看」中分析,疫情在3到4月間若無法控制住,對中國企業營收會產生極大影響。目前中國的復工狀況是「老闆一人開工,員工到場率低迷」,他以中國前500強企業復工的情況來看,約有97%開工,但員工到職率僅有66%,意思就是老闆已經開工了,但有四成員工不想回來上班。

老王說,「有的人是被隔離,有的是不想回去上班」,因此產能利用平均率只有58.98%,目前先復工的是大型企業,到中型企業比例就越來越少,更不用說小型企業還未復工的比例。老王說,「這代表中共在盯這些大型企業,利用強制力趕快開工給大家看。但對中小型企業來說,根本沒有開工本錢。」

中共強制大型企業先行復工,但對中小型企業來說,根本沒有開工的本錢。圖為富士康深圳廠區。(AFP)
中共強制大型企業先行復工,但對中小型企業來說,根本沒有開工的本錢。圖為富士康深圳廠區。(AFP)

他舉例,大型企業有拿到部份防疫物資可提供給員工,但是中小型企業老闆自己都買不到口罩戴了,如何保障員工回來不會受到感染?這是中小型企業目前遇到的困境。

台商扮演中國經濟救火隊

值得觀察的是,台企在這波疫情延燒階段,支撐著中國經濟,例如醫療、民生物資加速開工。老王分析,醫療防疫物資產業的企業已全面復工、復產;民生物資如康師傅、旺旺、統一、浙江大潤發超市等,在過年期間多數未停產。老王強調,台商在中共肺炎疫情中,在中國扮演非常重要的救火隊。

復工需要政府同意

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副院長、中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王健全受訪提到,中國復工率其實比想像中來得低,大約只有30%到50%。

「要復工是要申請的,不是你想復工就可以復工的。」王健全說,現在要觀察疫情高峰會落在哪一個月份,如果拖到6月份,將對中國GDP產生重創,包含產業、消費都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此外,老王也透露,自己的一位朋友談到,因為中國中共肺炎疫情,自己被中國大陸的廠商倒了300萬台幣,貨已經出去了,但錢收不回來。對方也不是故意的,因為對岸的老闆無法開工,營收出不來,所以無法按時付款。朋友無奈地說:「怎麼也想不到連300萬台幣也會被倒。」

老王分析,現在中國的復工現狀,是只看見大公司開工,但是中小型企業所遇到的困境以及沒有本錢開工,才是應該擔心的現象。

陸企受重創 前景堪憂

此外,中共要求開工率必須達到一定的標準。老王舉例,一位上市櫃董娘坦言,公司在這波疫情中賠了好幾億,中共又要求一定要開工,只好打開空無一人的廠房、打開冷氣,但是工廠沒有員工工作,目的就是要製造用電量,證明自己已經開工。

依照渣打銀行針對中國2月份中小企業做的指數觀察,無論是對未來經濟前景、信心指數,以及對目前的現況、未來表現,三個指數都創歷史新低,老王說,「代表中國在這一波經濟受到很大傷害,尤其是對中國中小型企業傷害是最深的。」

在中國除了「防疫」,更是要「防異」,也就是防止異見人士。現在一些知名異見人士已經開始遭到中共當局的報復。(AFP)
在中國除了「防疫」,更是要「防異」,也就是防止異見人士。現在一些知名異見人士已經開始遭到中共當局的報復。(AFP)

說真話成「政治病毒」 維穩擺第一

中共最擔心的另一點,是怕引起動亂。張國城進一步談到,現在中共除了「防疫」,更是要「防異」,也就是防止異見人士。因為等到復工情況愈趨穩定,特別是疫情結束之後,社會恢復運作, 人與人開始碰頭交流,那時在疫情期間所有的問題,民眾一定會互相傳遞,講述自己在這波疫情中看到、遭遇到的不公對待,那才是真正的危機,對「維穩」來說也是很大的挑戰。

現在一些知名異見人士已經開始遭到中共當局的報復。他舉例,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日前發文提到,「中共肺炎讓中共政體的德性敗窳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他認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中共敗象已現,倒計時開始。」結果許章潤無病卻被中共強制隔離。

從中共成立的抗疫情9人小組名單裏,掌管意識形態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王滬寧為組長,衛生健康委員會成員、專業醫療人員卻沒有納入小組名單當中。張國城說,這就顯示「共產黨看事情角度,跟一般人是不一樣的」。重點是放在將來要如何「維穩」,才是中共最核心的重點。

因為中國疫情嚴峻,造成各國企業在中國損失慘重,目前在中國的產業鏈是否會移到台灣?張國城認為,短時間內還不會有明顯影響,但以長遠來看是可預期的。

「大外宣」神話褪色

經過這波動盪之後,世界各國企業對於台灣的的環境制度透明、法治健全都給予高度信賴。尤其中共過去強調「集中力量辦大事」的邏輯,對照在這次疫情下中共政府的作為,等於是向全世界揭露,這些都只是中看不中用罷了。

他強調,這次中共肺炎對於中共真正的影響,是過去中共對外宣揚的「中國神話」,包含「效率高」、「快速解決問題」、「在各方面達到如何的成就」等,這形象要開始急遽褪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