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險加大第二波疫情逼近?

從近期公佈的數據來看,中國經濟遭到了重創。在巨大的經濟壓力下,北京當局三番五次的催促各地儘快復工復產。

湖北是全國的重災區,疫情並沒有得到控制。而在疫情仍然肆虐的時候,湖北也開始要求復工復產了。我們前面節目中就說過,現在要求復工復產,就是北京在拿老百姓的命賭博,因為很容易爆發第二次疫情。其實現在看,第二波疫情可能出現了,多地都出現了感染人群,有的甚至倒在了車間。

1. 東莞工地復工再停工

大陸多家媒體報道,廣東東莞的一個建築地盤,已經發生了聚集性感染事件。

這個地盤項目管理人員徐某在1月25日、26日駕車去了廣州南站,然後乘坐動車去了廣西桂林。住了一晚後,又乘坐動車返回,再自駕返回東莞。

1月31日,徐某出現了發燒、咳嗽等症狀。但他只是服用了一點退燒藥,並沒有到醫院就診。2月11日開始,他連續多次到醫院就診,經過4次核酸測試都呈現陰性。直到17日,第5次核酸檢測結果是陽性,確診患上了武漢肺炎。到目前為止,這個工地上有3名管理人員已經確診感染,工地不得不再次停工。

東莞警方通報稱,發生聚集性感染事件的項目處於停工狀態。這個項目原有留守人員303人,接到當局的要求後,遣散了170人,只剩133人留守。

2. 安徽企業突發「停產通告」

最新消息,安徽合肥國風塑業公司突然發出了「停產通告」。官方證實,這家公司有一名沒有徵狀的病毒攜帶者,現在已經被確診感染了武漢肺炎。目前這家公司的車間內,共有177名密切接觸者都被隔離。

當地政府發出了「停產通知」,責令企業停產整頓。據工廠所在的管委會稱,工廠至少停工14天。不過其中還有這樣一句,「切實實現復工和防控『兩手抓兩不誤』」。

從這個停產通知中可以看出,當局對復工的要求是很迫切的。

3. 防護裝備匱乏

沒有口罩如何復工?

一位中西部省會城市的建築工程公司負責人楊先生對德國之聲表示,「口罩都沒有,怎麼復工?」

楊先生手下有1,000多名工人,50多名管理人員。通過私人關係,他剛剛籌集到600片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他想先讓30位管理人員復工,但即使每人每天只用一個口罩,也支撐不了一個月。

像楊先生這樣的還算是「幸運」的。同楊先生同城的一家國有銀行的管理層,每人每星期只配發2片一次性醫用口罩。

以前說,這種一次性口罩只能用三四個小時。但是現在中共在傳播「口罩可以重複多次使用」。

4. 警察:這批感染換另一批

上海的張先生對希望之聲表示,當局要求復工的本質是維護它的政權,並不是真正考慮民生。「如果再繼續不開工,整個政權就沒有了」。

張先生的女兒透露,蘇州有一些台商並不想開工,因為開工之前要先繳一大筆費用。小企業上繳一二十萬,中型企業交納50萬左右,大企業必須上交100萬。就是要企業承擔感染者的治療費。

有人不願意交,警察就直接到公司,指著鼻子說「必須給我開工,馬上開工!」台商問現在開工,萬一發生群體感染怎麼辦?警察說「感染怕甚麼?感染,這批人圈起來,另外一批人繼續開工。人多的是。」

網上流傳著這麼一段話:美國人要中國人的錢,俄國人要中國人的地,日本人要中國的資源。只有中國共產黨,要中國人的命!

5. 網民:我們不復工 跟你們抗爭到底!

通過這次的瘟疫,民眾看到當局草菅人命,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網絡上出現了大量的不復工、耗死共產黨的影片。

在一個影片中,一網民表示:「我們不合作,幾十年以來,你們不是一直口口聲聲說『養活了我們十幾億中國人民』嗎?好,中國共產黨,到了你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疫情當前,大家人人自保。請求你們站出來,養活我們中國十四億老百姓、人民。

我們不復工,你們不是口口聲聲說,『哪裏有困難,哪裏就有我們的黨員』嗎?現在有困難的地方很多。在疫情的重災區,需要你們共產黨員,需要你們黨員幹部先上。

我們不還貸,這麼大的災難面前,別的國家都是給國民補貼,維持基本的生活生計。你們共產黨在幹啥?在搶奪人民的物資,搶奪人民的資源,發國難財。

一個月不上崗,我們就可以耗死共產黨,我跟你們死磕到底!」

百姓用這樣的方式發聲,是被中共壓迫之下的無奈之舉。

評論:中共政府是非人政府

病毒蔓延全世界 中共不認錯

有海外學者表示,中共偉光正的邏輯是,如果它餓死幾千萬人,它會告訴你還有四五億人沒有餓死,是我養活了他們。

香港資深媒體人紀碩鳴對美國之音表示,在這場疫情中,做出巨大犧牲的是中國的普通民眾。那麼多人染病,那麼多人死亡,那麼多人因為防控的極端措施遭受磨難。以至於疾病帶來的次生災難還沒完沒了。老百姓該向誰去討道歉?僅僅得到道歉就夠嗎?這是人命啊!

時事評論員秦鵬表示,全世界都知道病毒是始發中國湖北武漢,但中共就是瞪眼不認帳。流氓有時候還有羞恥和是非之心,但中共沒有。中共隱瞞疫情,造成病毒最大化擴散,現在蔓延到全世界。它不思認罪,反倒要世界向它感謝。如果有一點人性,絕不會做出這種事,中共政府根本就是一個非人的政府。

移植手術 涉嫌活摘

昨天網友轉來截圖說,「真人真事,一朋友的同學去當兵。某日,他家裏接到部隊的電話,說他犧牲了,叫家屬來部隊拿骨灰盒,不能問原因,問了也沒有原因,最後幾萬塊錢撫恤金和骨灰盒一起拿回家……」

這位網友跟了一句評語:一千多個肺……好多的……

這位網友是因為看到了澎湃新聞報道的一則消息,「新冠肺炎首例肺移植主刀:患者肺已萎縮成豆腐乾樣」。消息中說,他們完成了1000多例的肺移植手術了,現在做這個手術,在平時就是一個「常規手術」。

報道中還引用這個主刀醫生的話表示,一般兩三天就做一台肺移植手術,「算是家常便飯」。 從他的話裏,可以感覺到一種冷血的「炫耀」。

這名主刀醫生是無錫醫院的副院長陳靜瑜。大陸媒體報道說,他的團隊在江蘇無錫完成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雙肺移植手術」。「捐器官」的人、接受移植的人是誰,都沒有報道。

我們知道,死人的肺是不能用的,只能是活人的。而這個肺只要摘下來,人就沒命了。如果手術不成功,那就死掉兩條命。

現在「追查國際」組織正在追查陳靜瑜,他是涉嫌活摘的追查對象。大陸的很多醫生都在被追查。在中共的體制下,白衣天使被變成了白衣惡魔。
中共在大規模活摘移植人的器官牟利。被活摘的對象有法輪功學員、藏人、維族人、異見人士、無家可歸的流浪者甚至血型相配的普通人。

最近幾年,不斷有武漢大學生失蹤的消息,令人不寒而栗。

武漢封城釀慘劇

而中共也一直間接殺人。就在武漢封城期間,因為當局不作為和漠視生命,很多人就在絕望之下自殺了。

3日,在武漢某小區,一對孤寡老人跳樓。網友說,因為當局封戶,兩位老人不能外出,家裏沒有食物了,所以攜手跳樓。

4日,武漢一對母子跳樓自殺。影片中可以看到,母子的屍體旁,一位婦女在大聲哭泣,淒慘的哭聲在整個小區迴盪著。

像這樣跳樓的、上吊的,以其它方式自盡的,在影片中看到很多。

正如作家方方所說,這次災難,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求醫無門,尋藥無著的絕望。「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心酸。

罪惡行徑不斷重演

路透社做了一項調查發現,武漢肺炎疫情所造成的一切,只不過是2018年到2019年中國大陸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過程的重演。

中共在兩次重大疫情採取的做法驚人相似,都是在疫情爆發之初,反應遲鈍、封鎖消息,同時打壓洩漏真相者。而在危急時刻不能向公眾發出警示,導致疫情後來快速大面積擴散,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

其實中共早在2003年SARS疫情的處理上,又何嘗不是如此呢?中共一次一次這麼做,就是因為它根本不把人當人。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所講的,中共、乃至共產黨的終極目的就是「最終毀滅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