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底的一場突如其來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徹底打亂大陸人民的生活,不但大部份企業、工廠延遲開工,那些本已經濟脆弱的農民工更受到嚴重衝擊。他們無法像企業員工那樣,在家通過網絡遠程辦公,有工資收入,農民工一天不工作,就一天沒收入。然而,復工又面臨感染風險,進退兩難。

鄂州農民工:現金難撐幾天

湖北鄂州的陳先生在電話裏告訴記者,他全家現在還被封在家中。鄂州緊鄰武漢,也是嚴重的疫區之一。武漢封城,鄂州也在同一天封城。

今年55歲的陳先生一直是家庭頂樑柱,過去,他帶著兒子在外打工養活全家5口人。去年因為給兒子辦婚事,還欠了一筆債。他在電話裏告訴記者,前一段時間封城,連門都不讓出。現在鬆一點,可以出去種地,但是不讓上街,菜會送到門口。

湖北疫情仍然嚴重,目前還沒有開放復工。陳先生說:「即使開發復工,我們也擔心被感染,命都會弄沒了;可是不復工,又沒錢。」

陳先生擔憂疫情持續下去,肯定是繼續封閉,不能出去打工。「到時不要說還債,連生活都成問題。孫子沒母奶吃,全靠喝牛奶。現在所有東西都要花錢買。不像那些有錢有勢的人,他們都有存款;我們小老百姓甚麼都沒有,還欠了債。」

陳先生說去年和兒子打工掙了一些現金,已經花得差不多了。「最多還能頂幾天。現在家裏很省,吃不起很貴的菜。有點好菜(葷菜)都讓兒子、媳婦吃,我們老倆口就不捨得吃。」

陳先生說,從電視裏看到形勢越來越好,外地都是零新增病例;本地也是新增病越來越少。「原以為3月份會開工,現在又聽說要延遲到5月。可是我們家的錢已經熬不到5月了。本來就欠了債,再借錢都困難了。」

「下一步不知道怎麼辦?我們很發愁。」陳先生說,大家都期望當地村委會能給個說法,想出個辦法來。

沒錢又被隔離

22歲的小朱從貴州山區到深圳還不到1年,在一家生產驅蚊劑產品的工廠打零工。這是一家小企業,員工只有4個人。小朱剛從貴州到深圳,目前正在接受15天的社區隔離。

小朱在電話裏告訴記者,現在天天被關在屋裏,不准出去,吃飯的時候,就寫個紙條從門縫裏扔出去,有專人送飯吃。因為沒有錢,已經吃了半個月的麵條。

小朱家鄉在貴州山區。他說,老家很窮,至今還住著木頭房。那裏沒有田可種,都是石頭和山。吃的是野菜,養一頭豬要換錢,連三分之一都不捨得留下。好多家庭都是這樣,不捨得吃,要換錢。如果有人買個能連微信的手機,人家就覺得他是個「很厲害」的人。

「因為家裏太窮了,必須要出來打工。再不出來,連老婆都不好找。」小朱說。

小朱從貴州山區來深圳這才1年時間,對這個城市還不熟悉。「只看到這麼多高樓大廈,坐地鐵都不知道從哪裏下,就碰上了這個病。這個病毒把我們小老百姓搞得太可憐了。」

小朱說,長時間關在屋裏難受,沒人的時候,也會偷偷地打開門到外面走十幾二十分鐘,然後趕緊跑回來。因為沒錢,隔3天、5天還要偷偷摸摸出去一次,掙個30、50塊錢,又趕緊跑回來。他說,這裏到處是錄像頭,跑哪裏他們都知道。

在通電話的過程中,小朱突然緊張地打斷記者,問他接電話是不是不要錢,因為他的話費只有幾元了,也沒錢充話費了。

小朱告訴記者,還差2天,他的15天隔離到期。他希望那時沒事,可以堂堂正正地出去上班。因為他打臨工的這家小廠已經偷偷摸摸開工了。

拿命「豪賭」一把

湖南省衡陽縣某村一位村長董先生對記者說:「前一陣封城、封村、封路,已經導致全國經濟停擺(癱瘓),再持續下去,中國經濟死定了,所以必須要開工。」

「現在是左右為難,大家都知道開工是有風險的。所以復工這條路並不容易走。」董先生說,村民要外出打工,要經過層層審核,需要村裏出證明,鄉政府出證明,要醫院體檢,體溫要在正常範圍之內才行。然後車站還要測體溫,到了廣東、深圳,在當地還要隔離14天。體溫正常才允許上班,上班還要求戴口罩。

現在大陸的大企業要強制開工,小企業要層層審批,符合標準才開工。很多小廠達不到審批要求,無法開工。但是一些企業老闆還是偷偷摸摸開工了。

董先生說,現在老闆和工人都是冒著極大的風險,不開工也是死,企業沒有收入,房租、水電付不起;開工又怕感染病毒,生命不保。大家都是豪賭一把。等待隔離一段時間沒事了,然後戴著口罩繼續開工。

據陸媒報道,復工以來,大陸有多個企業發生「聚集性感染」,包括北京、廣東、山東、重慶等在內的多個城市,涉及到的企業包括華潤萬家、攀鋼重慶鈦業公司、當當網、燕山銀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