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大家來聊一聊曹操和特朗普。有人想了,這兩個人,一個是中國三國時期的雄主,一個是美國總統,這兩個人風馬牛不相及,有甚麼可講的。雖然曹操和特朗普國籍不同、出身不同,長得也不一樣,但是兩個人確確實實有不少共同點。我們今天就來看看曹操和特朗普有甚麼共同點。

第一,曹操和特朗普都有個娛樂圈的明星老婆。曹操的太太卞夫人,史書上記載是倡家,就是歌舞演員出身,曹操有一段時間被貶官回家,在家鄉遇到了卞夫人,兩個人結婚,後來卞夫人為曹操生下了三個大名鼎鼎的兒子,曹丕、曹植還有曹彰。

而特朗普的老婆梅拉尼婭出生在斯洛文尼亞,和卞夫人類似,平民家庭出身,後來上了大學,學的竟然是建築設計專業,再後來走上了模特的職業道路,在美國和特朗普相遇,2005年嫁給特朗普。

第二,曹操和特朗普家裏還都比較有錢,而且他們第一次打天下用的不少還都是自己的錢。

我們先看曹操,公元190年,董卓廢立皇帝,掌握朝政,曹操當時第一個興起義兵,在陳留散盡家財,招募了一支五千人的部隊。曹操的第一支部隊全是花的自己的錢,招募五千人需要花多少錢我們現在很難給出一個具體的數字了,但是數目肯定不小,五千人的武器、糧食、報酬加在一起那不是一個小數目。

同樣是拉起一支隊伍,劉備就沒這個條件,我們大家都知道劉備小時候家裏窮,父親死得早,只能和母親織鞋販履。黃巾起義的時候,劉備也想拉自己的隊伍,但是沒有錢,就不能像曹操那樣散盡家財了。

我們再來看特朗普,特朗普他爸就很有錢,做房地產的。所以特朗普後來繼承了自己父親的生意,發展得越來越好。在特朗普競選總統的2016年,根據美國財富雜誌的報導,特朗普給自己的競選團隊捐贈了6,600萬美元 ,占自己所有捐贈的11%。在特朗普競選的早期,絕大多數競選資金來自於自己,根據Political Fact 這個網站的報導,截至2015年12月份,特朗普競選資金中66%來自自己,特朗普為自己的競選活動捐贈了自己的1,300萬美元。

這就是曹操和特朗普的第二個相同點,兩個人的家庭都很有錢,而在政治仕途的早期,都是用自己的錢來資助自己。

曹操和特朗普的第三個相同點,就是都經歷了自己的官渡之戰,都在不被大多數人看好的情況下取得了決定性勝利。

曹操就不用說了,官渡之戰前沒有甚麼人看好曹操,大家都覺得袁紹贏曹操那是水到渠成,袁紹名聲好,四世三公,而曹操呢,宦官後代,怎麼和袁紹比呢?

論兵力,袁紹擁有冀州、青州、并州、幽州四州,士兵是曹操的10倍。所以當時的輿論就是袁紹贏下來那是太輕鬆了,如果在三國時期做一個民意調查,那麼袁紹絕對遙遙領先。甚至曹操的部下都不看好曹操,比如孔融,孔融當時就說了,「袁紹地廣兵強,田豐、許攸,智謀非凡;審配、逢紀,盡忠之臣;顏良、文丑,勇冠三軍。袁紹難以擊敗啊。」而當時曹操的部下大量與袁紹通信,裏通袁紹,給袁紹打小報告 。

史書上記載,「時遠近無不私遺箋記,通意於紹者」,就是曹操的部下,不管離袁紹多遠,都有給袁紹通風報信的。但是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曹操最終取得了官渡之戰的勝利,最後統一了北方。而對手袁紹一蹶不振,幾年後病死。

我們再來看特朗普,特朗普2016年的總統之路就和曹操的官渡之戰如出一轍。當時沒有人看好特朗普。我統計了一下Real Clear Politics上總結的各家民調機構的數據。在11月選舉之前的一個月之內,總共有60個民意調查,只有3個民意調查的結果是特朗普贏,贏2%。而其它57個民意調查都認為希拉里贏,最誇張的一個民意調查,認為希拉里領先特朗普14個百分點。

不僅民意調查不看好特朗普,甚至共和黨內部也有很多看衰特朗普,就和當年孔融看衰曹操一樣。誰呢?共和黨著名參議員Jeff Flake,Flake在當年的10月8日就在自己Twitter上說了 ,特朗普錯誤估計了自己的支持度了,特朗普應該從總統選舉中主動撤出。當時共和黨內部反對特朗普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比如前馬薩諸塞州的州長羅姆尼,羅姆尼也曾經競選過總統,輸給了奧巴馬。羅姆尼就說過,「特朗普的個人性格不適合做總統。」

不僅如此,在2016年8月份,70名共和黨人,包括一些前任議員,發表了一封公開信 ,信函稱「特朗普史無前例的不受歡迎程度,會讓這次選舉成為民主黨的一面倒大勝」。「只有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將所有可用的資源轉移到協助不看好的參眾議員選舉,才能夠避免共和黨沉淪。」

這封信不僅公開表達了對特朗普的不滿,甚至還要拆特朗普的台。可以說2016年的特朗普面對的情景真是不容易,前面有希拉里等一干民主黨幹將,後面跟著CNN、NBC的一干媒體,自己後院還起火,起了火,別人不滅火,還在煽風。共和黨內部反對的人一個比一個聲音大。這個時候的局勢,只能說是「黑雲壓城城欲摧」、「山雨欲來風滿樓」。

你說,這個時候的局勢和曹操官渡之戰像不像?我在官渡之戰那集講過了,曹操當時就面對著多個內憂外患,外面對手強大,內部也不安定,後院還起火了,整個豫州都反了。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因為一個偶然的事件,許攸叛逃,最後曹操火燒烏巢,贏得了官渡之戰。

而特朗普也類似啊,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情況下出人意料地贏得了總統大選。2016年11月8日,我當時注意到,在一個victory party上,9點鐘主要搖擺州佛羅里達的基本結果出來,特朗普贏了希拉里1個百分點,10點鐘左右特朗普贏了俄亥俄,這兩個搖擺州拿下來,特朗普可以說穩了一大半,等我晚上回到家一看,哇,blue wall塌了,blue wall是指美國北面幾個一直投民主黨的州,因為民主黨是藍色,這幾個州連在一起,所以就叫blue wall——藍色長城。這個blue wall不是塌了一角,是全塌了。當時密歇根、賓州、威斯康辛都投了特朗普,明尼蘇達非常膠著,特朗普拿下blue wall,這個時候特朗普的勝勢可以說是不可阻擋了。

特朗普贏了總統大選,使所有人大跌眼鏡,第二天美國社交媒體上哀鴻一片 ,謾罵的、痛哭的,數不勝數。演員Rashida Jones是這麼說的:I want to quit life——我不想活了。這就和當時袁紹去世時一樣,史書上記載,輸掉了官渡之戰之後袁紹非常生氣和鬱悶,回到了河北以後得了重病,僅僅兩年之後就病死了。袁紹去世的時候,野史上記載 ,「河北士女莫不傷怨,市巷揮淚,如或喪親。」河北地區的百姓們無一不感傷,在街上哭得不行,就像死了親人一樣。我當時看到2016年總統大選後,就覺得這簡直和1900年前的官渡之戰以後的情景太像了。

這就是曹操和特朗普的第三個相同點,都在不被幾乎所有人看好的情況下贏得了重要的一戰。(待續)◇

請點擊觀看 更多精彩文章
請點擊觀看 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