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在如火如荼進行時,很多人都對選舉結果進行了預測。歷史上,每當重大事件要發生的時候,往往有對應的預言。我們就來聊聊這些預言。

「代漢者當塗高」

漢朝有一個流傳了超過三百年才應驗的預言,只有六個字,叫「代漢者當塗高」。

「代漢者當塗高」這句話很好理解,就是代替漢朝的是「塗高」,問題「塗高」到底是甚麼,沒有人知道。在中國古漢語中,「塗」通「途」,是指道路的意思,高就是高大了,那麼「塗高」到底是甚麼意思呢?路邊高大的人?路中間高起來的地方?這句話最權威的解釋直到三國中期才出現。

這個預言最早出於《春秋讖》,現在已經失傳了。根據宋朝史書《太平御覽》的記載,漢武帝一次和群臣喝酒吃飯,吃完飯漢武帝突然感慨起來了,創作了著名的《秋風辭》,然後又對群臣說了這麼一句話[1],「六七四十二代漢者,當塗高也。」

在東漢初年,光武帝劉秀給在四川稱帝的公孫述寫信,說道:「代漢者當塗高,君豈高之身邪?」代替漢朝的塗高,你難道認為說的就是你麼?由此可見,到了西漢末年東漢初年,「代漢者當塗高」的讖語已經廣為流傳。

但是這個預言到底說的是誰,幾百年來誰都說不清。一直到三國時期,漢朝將要滅亡了,不少英雄好漢又栽在這讖語上了,為首的當屬袁術。我們大家都知道袁術這個人不知道腦子哪裏進水了,西元一九七年在壽春稱帝,兩年之後,西元一九九年就被人打得頭破血流,吐血而死。到底是誰給袁術稱帝的勇氣呢?

袁術自己覺得是四世三公,就是家族裏三代人出了四個宰相,家族名氣大而且名聲好。袁術名義上的地盤也很大,那個時候江東的孫策隸屬於袁術,袁術擁有現在江蘇和安徽中南部外加江西和浙江大部,確實是地盤不小。更重要的是,「代漢者當塗高」,袁術覺得說的就是自己啊[2]。袁術,字公路,塗就是道路的意思,袁術就覺得我袁公路就是「塗高」了。在我看來,這叫自欺欺人,袁術的字公路,和塗相對應是沒問題的,但是你袁術哪裏高了,沒有半點高的意思嘛。袁術以為自己是天命,其實是實實在在的假託天命。後來袁術稱帝,做了兩年皇帝就死了。

那麼「代漢者當塗高」到底說的是誰呢?我們看《三國志》的記載,有不同的精通觀星以及占卜的專業人士給出了相同的答案。

杜瓊是蜀漢的官員,他在回答譙周的詢問時說道[3]:「魏,是闕的一種叫法,闕在路邊而高立,古代聖人的讖語大多採用這樣隱喻的手法。」而蜀國的另外一個占星家周舒也說過[4]:「當塗高者,魏也。」而魏國的太史丞許芝則對曹丕說[5]:「當塗高,就是魏;魏是宮門外路邊高高的城樓。當塗而高的就是魏。在路邊而高大的不就是魏麼。」

根據康熙字典,像魏,闕也,正是宮門外路兩邊高聳的城樓。也就是說魏就是宮門外路邊高聳的城樓。代漢者,魏也,名副其實。

有人可能想了,會不會是有人早就看出了這個讖語,特意取國名叫魏來附會這個讖語呢?那我們就來講一講三國時期魏國這個國名的來源。官渡之戰之後,曹操在幾年之間內平定了北方,將自己的大本營從許昌遷到了鄴城這個地方。鄴城當時是中國黃河以北最大的都市,袁紹的都城就定在鄴城。公元二一三年,曹操被封為魏公。為甚麼稱之為魏呢?因為鄴城所在的地方就是魏郡。曹操被賜予的土地是以魏郡為主的好幾郡的地方,首府在魏郡,所以賜予曹操魏國公的稱號。之後曹操被封為魏王,而曹丕繼承了魏王的頭銜,建立的朝代就是魏。魏這個朝代的稱號其實就是來源於地名魏郡,壓根不是人給起的,完全沒有刻意為之的痕跡。

「代漢者當塗高」的預言流傳了超過三百年,最後在曹操身上應驗了。

有人想了,假如我們事先都知道這個預言了,那我們就去改變他好了,這不簡單麼。歷史上還真有不少人這麼幹過。

「點檢作天子」

大家都知道宋太祖趙匡胤。趙匡胤能夠登基有個很有意思的故事。根據宋史的記載[6]:公元九五九年當時的周世宗柴榮,在伐途中檢視各地上書時發現一個木板上寫著「點檢作天子」。柴榮一看不高興啊,馬上懷疑當時的殿前都點檢張永德。殿前都點檢是殿前親軍的將軍,是權力很大的軍事職位。回來後柴榮就把張永德撤了,撤了舊人,得提拔新人啊。柴榮瞅瞅周圍的人,得找一個人,這個人有能力,年輕,關鍵是根基不深,看來看去看中一個人,這個人叫趙匡胤。

於是提拔趙匡胤作為殿前都點檢。後來柴榮病死,六個月之後趙匡胤黃袍加身,兵不血刃地成為宋太祖。柴榮想人為的改變命運,哪裏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卻奠定了自己王朝的命運,真的應了「點檢作天子」這句話。

「鄧通最後會因為貧苦而餓死」

漢文帝有個寵臣叫鄧通,漢文帝很喜歡他,賜給鄧通的錢不計其數。有一次漢文帝讓一個相面的人給鄧通算命,算命的人說:「鄧通最後會因為貧苦而餓死。」漢文帝一聽不高興了,我貴為一國皇帝,難道別人的富貴我還改變不了嗎,我怎麼能讓鄧通餓死呢?那這樣吧,我把蜀國的一座銅山賜給鄧通,讓他可以自己鑄錢,這總可以了吧。

大家知道,以前的錢就是金銀銅,把銅山給鄧通那就等同於現在把貨幣發行權交給一個人,你想印多少你就去印吧。果然如漢文帝所願,鄧通富甲天下[7]。

可是人的命運就是連皇帝也改變不了的。等漢文帝死,即位的是兒子漢景帝,漢景帝當太子時就特別討厭鄧通。等他即位後第一件事就是免了鄧通的官。然後又以過境採礦的罪名將鄧通所有的財產全部充公,最後鄧通貧困潦倒,餓死在街頭[8]。

「可能吃不到今年的新麥」

東周春秋在山西地區有個大國叫晉國,根據《左傳》的記載[9],晉景公得了重病,夢見自己被惡鬼追逐,就請了桑田巫為自己占卜,桑田巫跟晉景公說,你可能吃不到今年的新麥了。晉景公就請了一個秦國的名醫來給自己看病,名醫看了之後說病已經進入「肓之上,膏之下」,無法醫治了。這就是成語「病入膏肓」的典故了。

後來秋收了新麥,晉景公就讓人做粥,然後找來了桑田巫,意思是你看我這不馬上要吃新麥了,然後就殺了桑田巫。在晉景公準備吃新麥的時候,他突然感到肚子很痛,就跑去上廁所,結果去了半天也沒見人出來。僕人進廁所找晉景公,發現他跌到糞坑裏被淹死了,果真沒有吃上這一年的新麥。

「特朗普是天選之子」?

我們中國的預言歷史悠久,西方的預言也有很多,諾查丹瑪斯就預言了很多大事情,包括希特勒、拿破崙、二戰。而最近流傳的一個預言非常流行,是關於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有很多美國基督徒,都認為特朗普是天選之子。為甚麼這麼說呢?

這是保羅書信中兩次提到trump的地方,分別是哥林多前書第十五章第52節和帖撒羅尼迦前書第四章第16 節:

In a moment, in the twinkling of an eye, at the last trump: for the trumpet shall sound, and the dead shall be raised incorruptible, and we shall be changed. (1Cor 15:52)

For the Lord himself shall descend from heaven with a shout, with the voice of the archangel, and with the trump of God: and the dead in Christ shall rise first: (1Th 4:16)

這兩段經文說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就是在末世大災難到來之前,耶穌基督會將他的教會收回到天國與他相聚,那些在過去兩千年中死在基督中的基督徒會先復活獲得榮耀不朽之身,那些在那個時刻依然活在世上的基督徒會被提到空中去與主相會,他們的身體也將在一瞬間從血肉之身轉變為榮耀不朽之身,從此基督和他的教會永不分離!而基督徒是聽到最後的trump之聲而知道被提的時刻到了的!

也就是說Trump在基督徒眼裏,是作為最後時刻帶著神的旨意出現的。這就可以解釋了為甚麼在美國基督徒中,特朗普如此受歡迎的原因。特朗普的很多做法也間接印證了一些人們的判斷。

[1] 行幸河汾,中流與群臣飲宴乃自作《秋風》辭,顧謂群臣曰:「漢有六七之厄,法應再受命,宗室子孫誰當應此者?六七四十二代漢者,當塗高也。」群臣進曰:「漢應天受命,祚逾周殷,子子孫孫,萬世不絕,陛下安得此亡國之言,過聽於臣妾乎?」上曰:「吾醉言耳。然自古以來,不聞一姓遂長王天下者,但使失之,非吾父子可矣。」

[2] 又見讖文云:「代漢者,當塗高也。」自以名字當之,乃建號稱仲氏。

[3] 周因問曰:「昔周徵君以為當塗高者魏也,其義何也?」瓊答曰:「魏,闕名也,當塗而高,聖人取類而言耳。」

[4] 時人有問:「春秋讖曰代漢者當塗高,此何謂也?」舒曰:「當塗高者,魏也。」

[5] 太史丞許芝條魏代漢見讖緯於魏王曰:「故白馬令李雲上事曰:『許昌氣見於當塗高,當塗高者當昌於許。』當塗高者,『魏』也;像魏者,兩觀闕是也;當道而高大者『魏』。魏當『代漢』。」

[6] 《宋史‧太祖紀》:「世宗在道,閱四方文書,得韋囊,中有木三尺餘,題雲『點檢作天子』,異之,時張永德為點檢。世宗不豫,還京師,拜太祖檢校太傅、殿前都點檢,以代永德。」

[7] 《史記》上使善相者相通,曰「當貧餓死」。文帝曰:「能富通者在我也。何謂貧乎?」於是賜鄧通蜀嚴道銅山,得自鑄錢,「鄧氏錢」佈天下。其富如此。

[8] 《史記》及文帝崩,景帝立,鄧通免,家居。居無何,人有告鄧通盜出徼外鑄錢。下吏驗問,頗有之,遂竟案,盡沒入鄧通家,尚負責數巨萬。長公主賜鄧通,吏輒隨沒入之,一簪不得著身。於是長公主乃令假衣食。竟不得名一錢,寄死人家。

[9] 《左傳》公疾病,求醫於秦。秦伯使醫緩為之。未至,公夢疾為二豎子,曰:「彼良醫也,懼傷我,焉逃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醫至,曰:「疾不可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所及,藥不至焉,不可為也。」公曰:「良醫也!」厚為之禮而歸之。六月丙午,晉侯欲麥,使甸人獻麥,饋人為之。召桑田巫,示而殺之。將食,張;如廁,陷而卒。小臣有晨夢負公以登天,及日中,負晉侯出諸廁,遂以為殉。◇

(fotolia)
(foto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