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爭 淞滬戰役

七七蘆溝橋事變後,日寇舉兵南下,直逼上海。「八一三淞滬戰役」打響了。堅守在蘇州河對岸的四行倉庫的八百壯士,在毫無後援的情況下,孤軍作戰,在謝晉元團長身先士卒的帶領下,竟然抗拒了數多倍兵力的日軍的進攻達數月之久,為國軍在戰略上轉移作出重要的貢獻。

上海市民冒著槍林彈雨,和中流彈的危險,給抗日壯士們送去食品、日用品。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市民「隔岸觀戰」高呼: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我們永遠支持你們!」

「中國決不投降!」
……

當國旗在密集的砲火中,被砲彈、子彈毀得破碎不堪,一個年僅14歲的童子軍——楊惠敏,身背油布包著的國旗,在槍林彈雨中冒著生命危險,由蘇州河游向對岸。當新的青天白日的國旗又重新飄揚在四行倉庫的上空時,市民們激動萬分,歡呼雀躍,掌聲如雷。中國軍民同仇敵愾的激情,達到了最高潮。

抗日戰爭的浴血戰鬥,如火如荼,不但在地面,在空中也是你死我活的殘酷的戰鬥。青天白日的國軍戰機和日本膏藥似的太陽旗戰機,穿梭於雲層之間,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爭取有利的位置攻擊對方。

我和幾個小「戰友」爬上屋頂,不但觀戰,而且助戰。我們每人也拿起唯一的彈弓,頻頻向日機發射,以助中國空軍一臂之力。儘管連發數彈不到十米,子彈就掉在別人家的屋頂上了。即使如此,我們幼小心靈裏對日本侵略的仇恨,促使我們一直守在屋頂,不停發射彈弓。

一架攜帶著兩顆約500磅重炸彈的中國飛機,搖搖晃晃地駛向空軍基地。那是一架受傷的千瘡百孔的飛機。一個炸彈的掛鉤已被擊壞,只剩下一個掛鉤將炸彈垂直的扣著,隨時都有脫鉤掉下去的危險。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著那隻黑色的龐然大物,忽然脫鉤,垂直的掉了下去。一股濃煙驀然升起,緊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將我們幾個震嚇得從房頂上滾到了陽台,也顧不得疼痛,連滾帶爬地竄進了閣樓亭子間。

不一會兒,就聽見救護車,警車尖銳的鳴笛聲,呼嘯而過,街上人群的呼叫,吵嚷聲混成一片,我和小伴們也一起上了街。聽人們說:

「大世界中炸彈了!」

「死特下其人。」(死了很多人)。

沿途,急救車、黃包車都載著受傷的人。當我們好不容易擠到大世界的廣場時,一幅慘絕人寰的景象,我們被驚呆了。身手異處的屍體;斷殘的腿、臂;掛在樹枝上血肉模糊的衣衫,以及流向下水道的鮮血,真是慘不忍睹。

十數輛大卡車,將醫生確認已死亡的人搬上車,護士們為受傷的人們包紮好迅速送上救護車,黃包車夫也一起出動拉運受傷者去醫院。我們這些小學生,也在大人們的指導下扶著尚能行走的輕傷者,離開現場。

沒有一個所謂的領導在組織、指揮,無論警、民、醫、學生,和不收分文運送傷員的黃包車夫,人人只顧搶救遇難的人,還來不及去思考這場從天而降的災難是如何發生的。

在回家的路上,市民們議論紛紛,都認為肯定是日寇公然違反了與上海各國租界領地頭目的協議,轟炸了屬於法租界的「大世界」。

知道這一悲劇原委的,恐怕只有我和我的小朋友們了,因為我們親眼看到是國軍受傷的飛機上脫鉤的炸彈,掉下去誤炸了大世界廣場。第二天報紙的新聞,證實了我們的親眼所見。

原來這架飛機的任務是攜帶兩顆炸彈去炸日寇的軍艦「出雲艦」,因遭受艦上砲火以及日寇空軍的夾擊,機身多處遭損壞,架駛員也受了重傷,在半昏迷狀態下,他原計劃將這一顆僅剩一個掛鉤的炸彈扔在大世界旁的跑馬場,跑馬場空無一人,炸彈不會傷人。

還來不及抵達跑馬場,炸彈提前脫鉤掉下去了。真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之誤!

雖然這是一件自己的飛機不幸誤炸的慘劇,但上海市民們毫無指責自己空軍的失誤,反而更激起了對抗日本侵略者的決心。我們小學生在老師的帶領下上街抵制日貨,宣傳募捐,到醫院慰問傷員,給英勇的空軍寫慰問信……◇(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