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常委會24日審議決定推遲召開兩會。對此有專家認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動搖了習近平的地位,習通過推遲兩會,減少有人利用會議的機會發表過激言論而自保。

2月24日,北京舉行中共第13屆人大常委會第16次會議,會中審議推遲召開中共人大會議的草案,明確決定推遲會議。同時政協13屆第三次會議也予以適當延期。具體時間均另行確定。

兩會是中共年度「政治生活大事」,通常在3月5日舉行,持續兩個多星期。有幾千名代表從全國各地來到北京參加討論,發表講話,舉行政治儀式。

過去30多年來,兩會固定舉行,連89年六四事件都沒有影響到。就是在2003年爆發SARS疫情時,兩會也照常進行。今年兩會推遲引發各界關注解讀。

習通過推遲兩會自保?

路透社說,這個決定顯示習近平對這次抗疫行動的重視程度。這次疫情是習上台近8年以來遇到的最大政治挑戰之一。

報道引述倫敦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中國研究所主任曾銳生(Steve Tsang)的話說,疫情的爆發動搖了習近平的地位。習只有通過推遲兩會,採取果斷措施,控制損失,重新掌控局勢才能夠把「損失最小化」。

他認為,習近平推遲兩會可以「減少有人利用會議的機會發表過激言論的風險。」儘管習感到了有自保的必要,但是此做法是一種積極的防禦行為,務實而不極端。

有評論人士表示,為防群起而攻之,習近平推遲兩會。但並不足以根除倒習勢力。根本原因則是關係自身生命財產安全。

阻止中共黨內反習勢力發難?

 時政評論員高峰刊文說,一位了解北京內情的專家透露,今年兩會代表有5133人,加上列席人員、會議服務人員、保衛人員和媒體人員等,保守估計也要上萬人。

文章說,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中共黨內反習勢力一直在對習發難。如果召開兩會,不僅有疫情擴散的風險,而且政局也可能會出現不穩定因素,這才是推遲召開兩會的真正原因。

習緊急3次政治局常委會議

有美媒稱,在24日之前,習近平連續緊急召開了3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研究兩會到底要不要延期,以及到底哪些人應該為武漢疫情的失控負責。

報道說,所謂研究可以說形同爭吵,在3次常委會後,爭論的結果就是由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和政協主席汪洋分別召開相應常委會和主席團會議,對兩會延期蓋上橡皮圖章,然後再正式對外宣佈。

多數常委贊成兩會延期

中共宣佈推遲召開兩會前,有港媒披露,習近平本不想延期。兩會畢竟是中共年度「政治生活大事」,因疫情推遲屬破天荒,載入史冊是不光彩的記錄。

報道說,由於疫情確實兇猛,上萬人聚集北京風險極高,因此李克強堅決要求推遲。加之各級官員因抗疫已經焦頭爛額,實在無力顧及兩會籌備,因此,多數常委贊成兩會延期。

7常委爆激烈爭論

早在1月底就有台媒披露,中南海對武漢疫情的處理方式,以及是否如期召開兩會爆發了激烈爭論。

報道說,大年初一(1月25日),中共罕見地緊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對於疫情的處理態度,中共高層爆發激烈衝突,導致整個防疫行動混亂。

而對於「兩會」是否延後議題,習派常委認為應如期舉行,目的是「鼓舞」及「穩定」人心。但以李克強為主的常委們則認為,疫情是「國難」,將會影響大陸經濟數字,政府工作報告也需修正,建議延期召開。

據報,兩派常委激烈爭辯沒有最終結論。同時也因兩派意見不同,致使習近平把中央疫情領導小組組長職位「讓位」給李克強。

當時有美媒也援引中南海知情者透露,中南海最高層從正月初一起已緊急召開2次常委會,其中包括是否召開兩會的討論。

中共高層感知疫情亡黨

一直關注疫情的時事評論員蕭若元也對《大紀元》透露,本次疫情嚴重程度,堪比史上最大核爆切爾諾貝利事故。他收到的消息是,年初一,中共高層開會已經覺得疫情是會挑戰到中共執法合法性,即到了亡黨的階段。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分析說,中共肺炎疫情失控,聽台商說,武漢的死亡人數超過10萬人,現在屍體燒不完、來不及燒,只能派其他省火葬場的人去支援。

他說,武漢疫情造成大陸製造業暫停。中國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外貿、投資、消費)幾乎全部熄火了,加上美國對中共打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中共這個爛攤子沒法救了,美國也在研究一旦中共垮台,「後中共時代的中國」要怎麼來應對。#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