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共青團中央為拉攏年輕人群,推出虛擬偶像「江山嬌」與「紅旗漫」,這兩個名字源於中共前黨魁毛澤東詩詞,但一上線就引發網民嘲諷和撻伐,質疑當局在疫情嚴峻下忙作秀,結果不到五小時被迫下架,被指是是「史上最短命的虛擬偶像」。

最短命的虛擬偶像

「江山嬌,你爸媽讓你考研還是結婚?」「江山嬌,你穿裙子要過膝蓋麼?」「江山嬌,你晚上一個人出門麼?」「江山嬌,你爭的這個角色是不是睡的老闆啊?」「江山嬌,你生孩子嗎?」「江山嬌,你為祖國剃頭麼?」……

五個小時間,「江山嬌」遭到逾十萬網友質問。這個名字原本只是中共青年團推出的擬人化偶像姓名。

美國之音報道,「虛擬偶像」據稱源自日本,是網絡文化中近年來頗受中國年輕人追捧的新玩意兒。據悉,中國國內虛擬偶像已超過20個,通過對這些偶像的推介、宣傳自己的價值觀。共青團似乎看中虛擬偶像在娛樂過程中的宣傳潛能。

不過,此虛擬偶像一上線就立即遭到網友大規模撻伐,很快夭折。

團中央網站迅速撤掉了這個帖子,目前已搜索不到原來的宣佈。不過,@江山嬌與紅旗漫帳號還保留著。

美國之音說,共青團這次宣傳手段的失利,或者叫緊急調整事件很值得注意,事件似乎反映出,近年來地位微妙的共青團在中國青年人心目中的地位繼續下沉。

有網友說,虛擬偶像這個概念「太娛樂化」,也有網友質問共青團,宣傳為甚麼不自己出馬,而是藉助甚麼偶像, 以此「掩蓋官方行為」?

報道說,導致共青團宣傳失敗的直接原因是,中國大眾正在膽戰心驚地與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搏鬥,而當局此時玩弄娛樂性政治伎倆,難怪「四小時被罵涼,共青團組了一組最短命的虛擬偶像」。

武漢疫情嚴峻 當局被指忙作秀

有網友將此偶像時間與「剃頭醫護事件」連結,發出不平之鳴。

2月17日,甘肅省發佈的《剪去秀髮,她們整裝出征》影片,女性醫護人員被剃光頭髮的過程,被網友罵翻。有網友質疑:女性醫護人員被集體剃光頭是不是遭到強迫?她們流眼淚是不是因為被剃光頭?用女護士剃光頭做宣傳,合適嗎?

台灣大學新聞所教授張錦華對德國之聲說:「如果用光頭可以減少感染率,那為甚麼男生不去替光頭?為甚麼是女性呢?」

張錦華批評這個影片是政府想要轉移焦點:「利用醫護中弱勢的女性,把她們塑造成悲劇英雄的角色,是轉移了國家治理的失能,作為愛國主義的宣傳,來轉移政府的責任。」

德國之聲說,這不是中共第一次以英雄色彩的報道來鼓舞群眾,但是這次女性醫護的報道之所以引發關注,台灣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沈秀華認為,一部份是因為新冠疫情已經影響到了日常生活,再加上對染病與死亡的恐懼,群眾的情緒已然累積到了一個引爆點。

女性醫護實際需求被忽視

自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以來,女性醫護人員的形象被官媒利用宣傳,而她們的權益卻沒有受到尊重,包括連生理期的用品都因為不屬於醫療物資,遭到官方忽視。

2月6日起,博主梁鈺在微博上提問「前線醫護人員的衛生巾和考拉褲還夠嗎?」這條微博引發兩百轉發。

據上海市婦聯提供的數據,醫生中有50%以上為女性,一線女護士更是超過90%。在之後的不到一周內,梁鈺也開始與前線的醫院與慈善機構聯絡,更在2月11日上線了《姊妹戰役安心行動》,希望解決十萬名女性醫護的衛生巾需求。

有微博網民留言說,已經向醫院申請了兩天都沒有發下來,十分心急。但梁鈺與醫院男性領導的對話時,對方卻說「我們其實急缺防護用品,這個不急的」。

直到2月18日,陸媒報道,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緊急籌集的近四萬包衛生巾已運抵武漢,開始向抗疫一線女醫護人員發放。

報道說,物資需求也許暫時得到緩解了,但是江山嬌對網友提出的問題仍保持沉默。#

中共青年團推出的擬人化偶像姓名「江山嬌」,一上線遭到逾十萬網友質問。(網絡圖片)
中共青年團推出的擬人化偶像姓名「江山嬌」,一上線遭到逾十萬網友質問。(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