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中共軍隊、武警疫情日益嚴重,消息指,核潛艇制造工廠渤海重工出現武漢肺炎患者,導致300人被隔離;海軍爆發疫情,潛艇部隊更加高危。已知26名軍隊武警官兵確診(另有20名隨軍家屬),超過2,500名軍警被隔離。近期中央軍委已下發12個緊急通知控制疫情擴大。據報,中共有機密文件規定,軍方疫情可以不呈報當地省市政府,故此軍隊、武警疫情秘而不宣。另外,中共「維穩」所依靠的公安警察也傳出染病與死亡病例;官方通報,近20名公安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突然死亡。

軍方核潛艇工廠出現疫情 300人被隔離

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網站2月12日消息稱,遼寧葫蘆島船廠出現武漢肺炎患者,導致300人遭隔離觀察,工廠也被迫延期開工。這名患者是從武漢歸來的學生,曾在工廠內與上千人接觸。「渤船重工」可同時制造兩艘戰略核潛艇、4艘攻擊核潛艇,它是中國最新型核潛艇重要生產工廠。

據公開資料顯示,渤海船舶重工有限責任公司,原名渤海造船廠,位於中國遼寧葫蘆島市龍港區,隸屬於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為中國最大的造船廠之一。早期以生產一般潛艇為主,後改生產核潛艇,為中國第一艘核潛艇的誕生地,現在是中國唯一的核潛艇總裝廠。其擁有中國最大的七跨式室內造船台、兩個30萬噸級船塢、15萬噸級半塢式船台、5萬噸級可逆雙台階註水式幹船塢,年造船能力可達400萬載重噸。1994年獲準對外開放,1996年獲自營進出口經營權。

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網站還稱,據離核潛艇工廠10公里的葫蘆島天啟晟業化工化工廠2月11日晚發生爆炸,至少5人死亡,6人受傷。由於危險化工品擴散,因此需要疏散附近區域的5,000名居民。  

軍隊武警疫情擴大 近50人確診超3,000人被隔離 

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2月11日報道,中共軍隊、武警疫情日益嚴重,近期中央軍委已下發12個緊急通知,對「疫情工作領導」、「營區和家屬區疫情」、「隔離觀察」、「春節後大客流大返營」、「訓練中疫情防控」、「心理疏導」、「政治紀律」等方面作出嚴格規定,違反規定會受到黨紀,軍紀甚至是免職的處分。

海軍、空軍、陸軍、火箭軍也作出不同指引對疫情防控。目前空軍全部設立飛行員隔離區,地勤人員不容許接觸飛行員,而執行重要訓練的飛行員,已被要求暫時不回家同家屬接觸。

報道指,最新消息是中共海軍已出現重要疫情,位於海南三亞市的海軍潛艇部隊有一名軍人確診新病毒肺炎後,有300名海軍被隔離,而原定本月開始的核潛艇重點訓練項目已暫停。位於三亞的解放軍總醫院(海南)醫院準備為3,000名人員做新病毒肺炎樣本測試,重點是近期有出海訓練任務的潛艇人員。

據悉,目前海軍屬於高危軍種,按照每年的訓練計劃,中國新年後海軍會是出海高峰期,但近日各地許多測試出現「假陰性」,而潛伏期可能高達24日,有的個案甚至更高。即使出發前全部人員測試「陰性」仍可能有人帶病毒,帶病毒者在出海後很可能會傳染給艦艇中的大部份官兵。而中共海軍中的航空母艦被國際嚴密監視,有發病會成為國際新聞。潛艇部隊就更加屬於高危,密封的潛艇如果一人有病毒,絕大部份人可能染病,而核潛艇出任務的地方回航到基地可能需要至少一星期,染病官兵可能死亡。 

另外,該中心10日報道,目前在湖北有10名「解放軍」,15名武警已被確診新病毒肺炎,這些被確診的軍人,武警分別在孝感的「空降兵軍醫院」,武漢的「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及襄陽的解放軍991醫院住院,襄陽991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證實有確診新病毒肺炎武警正住院。據報,當地已有1,500名軍人、1,000名武警正被隔離。 

還有空降兵軍醫院,武漢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這兩家醫院也有共20名隨軍家屬確診新病毒肺炎住院。

加上海南三亞潛艇基地有1名海軍確診,300名海軍被隔離。軍隊、武警中確診人數達25人,另有家屬20人,隔離超過2,500人。

此前,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1月27報道說,湖北孝感市的一名中共空軍保障部軍官,25日被確診新型肺炎隔離。之後,200名現役軍人均被隔離在孝感市一個空置的軍機機庫中。

1月30日該中心再有消息指,1月28日武漢的「武警湖北省總隊機動支隊」盤龍城營區一名武警被確診染新型肺炎,目前正在一家醫院醫治,盤龍城營區300名武警被隔離到武警湖北省總隊的一個集訓地。信息中心致電一名與機動支隊有密切聯係的武漢市民證實了該事件。

另據自由亞洲電台2月1日報道,隨著疫情持續在全國擴散,防護嚴密的軍隊和航太體係也已淪陷。據位於西安的解放軍火箭軍工程大學給內部的公函顯示,航太四院的一位技術人員,本身也是火箭軍人員的家屬已被感染,並導致家屬區已被封閉隔離,所有人禁止外出。

武漢肺炎擴散至軍隊 傳以涉機密為由秘而不宣

人權民運信息中心2月4日披露,目前全國「解放軍」全部兵種,包括海,陸,空,火箭軍已暫停絕大部份大型演習及大型集訓,絕大部份軍營已停止放假外出及探親,軍營內也取消每周的開會政治學習。

據報,中共全軍有30個最高級別的「防治工作領導小組」,這些領導小組的最高領導是「習近平辦公室」。

一些重點省市的部隊,在條件許可下,連級單位設立隔離房,團級單位設立隔離區,車務,後勤,采購,炊事等必須同外界接觸的人員,出現任何不適者必須隔離14天。

報道說,雖然各省,市最新發佈的通告要求「疫情報告實行屬地化」,軍隊、武警部隊如果發現疫情,必須按照要求報告當地疾病預防控制機構,但又有機密文件規定,如果軍隊的疫情涉及軍事機密的,可以不呈報當地省,市政府,故目前軍隊、武警出現的疾情都以涉密為由不向屬地呈報。

20名中共公安猝死名單曝光 警察開會時無征兆前撲倒地

新冠肺炎疫情失控,中共官員、軍人、武警感染疫情甚至死亡的例子頻傳。最近有消息指,近20名公安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突然死亡。

大陸警界自媒體「警界君」的文章稱,在整個抗擊疫情的戰役中,目前已經有52名政府人員死亡,其中有17人是公安,包括輔警,占比為32.7%,為所有職業的第一位。死亡的17名警察中,最小的年僅26歲。

1. 河南汝州:1月28日,汝州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程建陽對進出站人員進行登記和體溫監測時,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45歲。

程建陽曾進入「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的追責名單,生前曾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據海外明慧網報道,法輪功學員多年給程建陽勸善,但他都聽不進去,不信惡有惡報。

2. 湖北宜昌:1月29日,長航宜昌公安分局治安支隊支隊長尹祖川在戰疫一線突發心肌梗塞,經搶救無效去世,年僅47歲。

3. 吉林北站:1月28日淩晨,吉林鐵路公安處吉林北站公安派出所警察劉大慶在抗疫一線突發蛛網膜下腔出血,搶救無效去世,年僅58歲。

4. 廣東英德:1月26日,英德市橋頭派出所輔警曾文聰要到龍懷高速橋頭出口開展檢測過往車輛的工作,但遲遲未出現,後來同事在其宿舍找到了躺在地上的曾文聰。

5. 內蒙古育文:1月26日,育文派出所警察何建華在客運站執勤時突發腦出血醫治無效去世,年僅52歲。

6. 新疆烏恰縣:1月25日,烏恰縣公安局阿克檢查站副站長蘇萊曼·巴馬丁正準備換班去吃午飯時突發心肌梗塞,送往醫院後經搶救無效去世,年僅37歲。

7. 山東菏澤:1月25日,菏澤市東明縣看守所所長張新忠在去縣局開戰疫會議的路上突發心臟病去世,享年56歲。

8. 山東泰安:1月21日中午,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網警李弦,加班進行「有關違法案件」網絡審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37歲。

據大陸媒體報道,李弦倒在辦公桌旁,雙手仍在鍵盤上,而電腦屏幕上顯示著未完成的最後一份工作日志——發現網上疫情虛假信息11條,累計處理問題信息360條。

9. 安徽樅陽:1月26日下午,樅陽縣公安局特(巡)警大隊輔警胡鋒在疫情防控點突遇交通事故,傷重醫治無效去世,年僅29歲。

10. 江蘇沛縣:2020年2月1日淩晨,沛縣公安局五段派出所輔警章良志從疫情防控卡口回到休息室後,身體突發異樣去世,年僅26歲。

11. 河南公安廳:1月29日,河南省公安廳輔警趙建忠,在運送防護物資時突發心梗,搶救無效後犧牲,年僅45歲。

12. 湖南邵東市:1月30日晚,邵東市公安局輔警王調兵在戰疫一線突發疾病搶救無效去世,年僅32歲。

13. 湖北襄陽:1月24日,除夕夜,襄陽市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三級警長鄭勇在疫情防控一線執勤時,突發急性肝衰竭,倒在執勤崗亭,13天後去世,年僅41歲。

14. 湖北潛江:2月6日,潛江市公安局女輔警王愛蘭在趕赴防疫卡口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去世。

15. 山東臨沂:1月16日上午,臨沂市公安局治安支隊警察崔嵬,在抗疫一線連續工作過度疲勞,突發心肌梗塞去世,年僅49歲。

16. 山西大同:2月2日,大同市紅石塄派出所教導員張志民,在防疫檢查站連續工作3日後,在回家途中墜入懸崖,2月6日,搜救隊才在山崖底部找到張志民屍體,年僅52歲。

17. 廣東汕頭:1月30日,廣東汕頭市公安局石炮台派出所輔警林木永,在汕頭市旅汽車客運中心卡口連續執勤11小時,測量過往司機體溫。下班回家後突然昏迷,於1月30日經搶救無效去世,年僅55歲。

在澎湃網的最新報道中,除了以上17名公安因疫情而死,另有3人也死在這期間,其中一人也是死在抗疫一線。

18. 山西沁水:2月4日8時15分許,沁水縣公安局龍港中心派出所輔警田計強,因突發腦溢血暈倒,6天後去世,年僅49歲。

19. 山東臨沂:2月7日,臨沂市公安局原經偵支隊副支隊長盧立新因病去世,年僅53歲。

20. 山東臨沂:1月31日,臨沂市公安局原網安支隊副主任科員劉夫傑因病去世,年僅50歲。

以上死亡案例中,有些據報是因為腦溢血,心梗,交通事故,還有一些是不明原因猝死,並未明確說明是否有人是因為感染新冠疫情死亡。

一名兒媳在醫院工作的武漢訪民聶女士1月30日向希望之聲電台透露,指武漢肺炎疫情2019年10月就已開始,但官員不報,並且現在危急情況下官員已大量逃跑。

聶女士說:「我們都躲在家裏不敢出門。(兒媳在醫院工作)她很忙,連我電話都不回!每天都在醫院,沒有回家。」

對於網上傳醫院有的整個科室醫生護士都死了,聶女士回應說:「有,這肯定是有的!各個醫院都有!他們被傳上去的,病人傳給他們。(傳染)很快,傳染很大,這個病!公安局的都傳染上去了好幾個,這幾天病了,都隔離了,普通警察。路上沒有人、沒有車,人都不出來!很多!醫院的地上住(躺)的都是人!哪來的床位?現在沒有床位!各個醫院都是這個樣子。」

2月1日,中國警察網發佈微博表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發生後,在短短11天內,中共8名警察因感染瘟疫而死,並發佈了8張死者照片。 

有網友評論說:「該!就是他們替黨維穩!還會有大量警察死亡的!天怒人怨,不幫不救老百姓,死了活該!」

外界質疑,警察的死亡會起到動搖中共鎮壓工具軍心的作用;中共為了「穩定」,只公佈死了8人,實際感染武漢肺炎及死亡的警察肯定不少。

2月8日推特上熱傳一段福建泉州石獅警察開會時一名警察前撲倒地的視頻。有網友跟帖評論,「警察的大量感染開始發作了。」「現場得一鍋端了,全部隔離。」

也有網友表示,「它們都以為自己是神,上級會關照它們,可以為非作歹,欺壓百姓,不戴口罩這一窩子都會笑著走進煉人爐,這就是作孽者也躲不過去的坎哈!」

另有網友寫道:「對不起,對共產黨的幫兇很難同情了,盡管也是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