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引起了全球的關注和恐慌,人們在研究如何有效遏制疫情、治癒疾病的同時,亦在追尋病毒的真實來源,是來源於大自然,還是人為造成?

「武漢肺炎」疫情正蔓延全中國,已有36個城市封城,還擴散到海外28個國家和地區,已有七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對中國人實行「入境管制」。

中共花了無數金錢和上百萬中國人的生命維繫的小兄弟——北韓,第一個關閉中朝邊界。習近平「最好的知心朋友」普京總統領導的俄羅斯,關閉中俄邊界,還將驅逐感染「武漢肺炎」的外國患者。

中共高層已四分五裂

「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中共應對疫情一片混亂。1月20日,習近平和李克強分別就「武漢肺炎」做出指示。第二天,李克強沒去武漢,卻去了中國大西北的青海省,並在那裏談如何防治「武漢肺炎」。

1月28日,習近平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說,他「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置」。中共黨媒新華社報道時,卻將「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刪除。1月25日,中共成立應對疫情領導小組,分管醫療衛生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和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被排除在外。

1月30日,中國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透露,2003年SARS之後,中國花重金建立了傳染病與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監測信息系統。這套系統一直運行良好,但是,在這次監測「武漢肺炎」疫情時,卻失靈了。

武漢有中國最先進的病毒研究機構——P4實驗室。1月28日,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透露,疫情發生後的一段時間內,武漢沒有檢測權,病毒樣本必須送北京檢測。

2月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透露,從1月3日起,中共一直向美國通報疫情。有人說,華春瑩說漏了嘴,把中共最高層向中國人隱瞞疫情的機密洩露給全世界了。根據我對中共官場的了解,我認為,華春瑩根本不是說漏了嘴,而是有人授意她說的。

中共各地封城自保

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之後,湖北16個市相繼封城。再往下,一些鄉、鎮、村也採取了各種封鄉、封鎮、封村的自保措施。浙江等13個省的36個城市,相繼採取各種封城措施。

封城屬於極端措施。從法律上說,雖然中國沒有「緊急狀態法」,但有兩部性質接近的法律,一是「戒嚴法」,二是「突發事件應對法」,兩部法律均規定,無論宣佈戒嚴,還是宣佈緊急狀態,權限均在中央政府。但是,武漢封城,並非中央政府的公開決定,僅僅是武漢市政府的一紙命令。其它地方封城,也都是當地政府行為。

地方不買中央的帳,在習近平的家鄉陝西省,黨政一把手也對他陽奉陰違。秦嶺違建別墅,2014年至2018年,習近平5次批示拆除,陝西省委省政府5次糊弄,根本沒有認真執行。

大疫當前,保命第一。1月30日,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到農村檢查防疫工作時,竟被農民拒絕入內。江蘇省的最高領導進村被攔截表明,中國地方省區市已進入自保、自救和自治狀態。

「中國共產黨亡」已進入倒計時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信神敬神、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那時,中共就開始走向最後的覆滅階段。

20年來,中共交替使用高壓與欺騙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基督徒、失業工人、失地農民、退伍老兵、人權律師、金融難民、民運人士、「天安門母親」、上訪民眾、講真話的網民、民營企業家、自由派學者、新疆人、西藏人、香港人、台灣人。

持續20年的迫害,使中共從裏到外全部都爛透了。

2月4日,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發表文章,開篇說,「豕鼠交替之際,九衢首疫,舉國大疫,一時間神州肅殺,人心惶惶。公權進退失據,致使小民遭殃,疫癘散佈全球,中國漸成世界孤島。」中共的滅亡,已進入「倒計時」。

許先生關於中共專制即將滅亡的看法,我完全贊成。但是,我堅持認為,中共最黑惡勢力的總代表,是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他們壞事做絕,血債纍纍,罪惡滔天,必將受到歷史和法律的正義大審判。

至於說到習近平,前5年,他忙於從江澤民、曾慶紅手中奪權。但是,出於保黨目的,習近平擒賊沒擒王,沒有抓捕江、曾。賊王不除,習近平就不要想過一天好日子。

近兩年來出現的各種問題,都是江澤民當政或當「太上皇」時期積累下來的。比如中美貿易協議,去年5月3日前,中方首席談判代表劉鶴已經談成90%以上的協議,肯定是得到習近平認可的。但是,硬是被江派勢力攪黃了。最後,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是在習近平強硬展示軍權之後,才勉強闖關成功的。

從歷史上看,一個王朝要滅亡時,任何皇帝,都無力回天;同理,中共要滅亡時,任何黨魁,也無力回天,換了其他人都一樣。

我的兩點建議

「天滅中共」,是當今最大的天象變化,是任何人想擋也擋不住的。而且,中共的滅亡很可能在形勢急轉之下,迅速成為現實。

在神最後淘汰中共前,對中國大陸的父老鄉親,我有兩點建議:

第一,立即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第二,恢復中華民族列祖列宗信神的偉大傳統,禮敬神佛,以虔誠的心,請求神佛護佑,平安渡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