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下一個全球蔓延疫情的源頭,北京正在錯失與世界建立信任的絕佳機會。雖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幻想著中國共產黨會有正派行為,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仍是中共展示其擁有人性一面的機會。

但事實證明,它根本沒有。

但即使如此,世界各國仍然對中國人民在這次非常危險和致命疫情爆發中首當其衝的事實表示同情。幸運的是,目前形勢還沒有演變成全世界反華的那種境況。

至少現在還沒有,各國民眾都在想著要如何幫忙。

但是,根據共產黨的典型做法,中共仍在繼續就疫情撒謊、隱瞞重要信息以及疫情因何爆發等關鍵點。

中共病毒的真正來源?

例如,中共病毒最初是從哪裏來的?

難道它就是來自武漢一個巨大露天市場裏的一隻或多隻被關得很近的野生動物嗎?

也許確實如此。

因為長期以來,人們一直懷疑在1918年爆發的毀滅性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是由長時間居住在附近的鳥類和豬引起的。因此,對於此次在中國爆發的疫情,一些報告也就此宣稱,中共病毒是一種典型的由蝙蝠或其它野生或外來生物攜帶的病毒。

另一個結論是,這種病毒是通過某種方式由其它動物傳染給人類的,或者是通過人類食用蝙蝠或其它野生動物的方式傳染給人類的。但真的是這樣嗎?

中共病毒的爆發是不是人類又一次為動物們創造了完美的、非自然的近距離接觸環境,使得動物身上的病毒從一個物種轉移到另一個物種,並在適應階段迅速發生著變異,直到最終能夠傳染到人類?

聽起來似乎也有道理,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當然,各種猜測很多。其它的一些報道也描述了另一個非常不同的病毒來源。

謠言還是陰謀論?

在一份包括了時間、地點、人物,以及具體行為的敘述中,中共的專家在2019年3月將病毒從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Canada’s 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簡稱NML)偷了出來,這些來自中國的專家也是中共政權的間諜。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是加拿大唯一的4級病毒研究機構,也是北美少數幾個能夠處理埃博拉、沙士(SARS)、冠狀病毒等高度傳染性和致命性疾病的設施之一。

更重要的是,兩名中共專家隨後在2019年7月被加拿大當局驅逐出加拿大國家實驗室。但是,BBC 最近的在線報道辯稱,從加拿大竊取病毒的整個故事都是虛構的謠言。

但真的是這樣嗎?

根據《科學》(Science)雜誌的說法,盜竊病毒事件是真的。該雜誌以及其它新聞來源當時報道了這一事件。事實證明,在去年7月,中共的專家實際上是因為「違反了規章制度」而被驅逐出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的。此外,這件事並沒有被掩蓋起來,而是被報告給了加拿大騎警調查局。

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科學》雜誌和加拿大騎警知道他們所掌握的一切都只是謠言或陰謀論嗎?

事實上,這個「違反了規章制度」的事實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至關重要。

上述報告涉及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神經病學教授、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生物戰高級研究員詹姆斯・焦爾達諾(James Giordano)對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發生病毒失竊事件的評估。他指出,這種盜竊行為「也可能意味著,這種攻擊性藥劑可能使中共受益,而中共可能因此已經擁有了唯一的治療方法或疫苗」。

沒錯。這種冠狀病毒的疫苗可能已經存在於中國武漢的實驗室中,可能就是從偷來的病毒中提取的。

但焦爾達諾教授並不是唯一一個談論中共已經擁有病毒疫苗的人。中共自己也是這麼說的,儘管它只是另一個有爭議的側面佐證而已。

據美聯社報道的消息,中共的科學家希望獲得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已經在生產的一種藥物的專利。據報道,「中共政府營運的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和一個軍事實驗室……在一月份提出了獲得該專利的申請。」該機構承認存在「知識產權壁壘」,但表示,這是為了「保護國家利益」。

中共沒有從沙士(SARS)、豬流感爆發或關稅中學到任何東西

最主要的是,在不到20年時間裏第二次造成了傳染病全球疫情之後,中共仍然還想著盜竊一種潛在的病毒疫苗。在這樣做的同時,他們卻讓全世界對真實的疫情統計數據和其它關於疫情爆發的關鍵事實等等信息一無所知。

顯然,共產黨沒有從過去的經驗中學到任何東西。在一次又一次的危機中,它仍然在欺騙、否認和歪曲,絲毫沒有改變。

事實上,如果有了甚麼改變的話,那就是它的行為進一步證明了中共不適合領導中國。明確和準確的溝通以及開放的合作是對付中共病毒疫情傳播的最有力和最有效的武器。但這兩點共產黨的領導層都無法做到。

相反,中共更感興趣的是抑制真實信息的傳播——甚至在自己國家的公民中間傳播,同時還試圖從能夠提供最大幫助的國家竊取信息。在SARS和非洲豬瘟疫情爆發期間,中共政府向公眾和全世界隱瞞了關鍵信息,而現在,當風險變得更大的新疫情爆發的時候,中共政府依然在這樣做。

顯然,黨的領導層害怕真實信息的流傳,害怕人民對他們產生正義的憤怒,他們害怕真相遠遠超過對中共病毒疫情的恐懼。那麼,如果中共成為下一個,也就是最後一個爆發的疫情,難道不是也挺合適的嗎?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China: Blowing Up Trust and Burning Bridge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