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真古剎今雖在,空寺不見悟真人。

古剎悟真

春日,藍田縣郊,我與朋友乘車出遊,遊覽「悟真寺」。

這所寺廟,是著名僧人善導大師的修行之所,也是淨土宗的祖庭之一。白居易在遊覽悟真寺時,寫下了一百三十韻,一千三百字的佳作《遊悟真寺詩》。

「前對多寶塔,風鐸鳴四端。

欒櫨與戶牖,恰恰金碧繁。

云昔迦葉佛,此地坐涅盤。

至今鐵缽在,當底手跡穿。

西開玉像殿,白佛森比肩。

斗藪塵埃衣,禮拜冰雪顏。」

詩中所寫的法相莊嚴的寺廟,

讓我心生嚮往,想一觀這淨土名寺的風貌。

可當終於到達秦嶺山腳下的寺院時,卻大為失望。

此處早已是一處景點,而不是清修之地,更沒有半點的祖庭風貌。

我看著進出寺廟絡繹不絕的遊人,看著廟門口所謂招財觀音的許願池,幾乎被遊客投滿了硬幣,我搖了搖頭,心中很不是滋味。

朋友也很掃興,不過她在手機上搜尋了片刻後,就很興奮地告訴我,這座悟真寺並不是本來的悟真寺。此寺被稱作「下悟真寺」,是為了那些不想爬山的遊人方便,也是為了收取更多的香火錢,在千禧年建造的。

還有一座寺廟建於深山老林中,被稱作「上悟真寺」。

依著附近村人的指示,我們行至秦嶺山脈中的一處野山,尋訪深山古寺,按《遊悟真寺詩》中所說,這山應名「王順山」。

天陰著,剛下過一陣子雨,我和朋友行走濕滑的山道上,身旁便是懸崖峭壁。野山中沒有護欄,我們只能提心吊膽小心翼翼地走著。山間的野薔薇開得極好,花朵雖比培育的薔薇小了許多,但是沾著山間露水的花朵卻是格外的嬌豔。

山道上鮮有人跡,只能聽見不時傳來的幾聲鳥鳴。走了約莫兩個小時,終於遠遠看到了悟真寺的山門,隱於鬱鬱蔥蔥的林木之間。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寺院剛剛翻修過,寺門口立著捐錢修寺的功德碑,可是寺中卻空空無人。雖為淨土名寺,但新修建築中卻供奉著一些叫不上名的塑像。我嘆了一聲,這千年古剎,如今只剩下一副空殼,讓我心中好生遺憾。

悟真寺中已無悟真之人。

懷著莫名有些沉重的心情,我順著險要的山道,準備下山。

走到半山腰時,忽然看到崖壁中有一處人工雕鑿的山洞,其中有一石床、一石枕、一破碗,可崖洞的主人卻已不知去向了。

洞中黑糊糊的,不過依稀可以看到崖壁上所刻的四句詩,字跡已經模糊不清,分辨不出甚麼內容了,唯有「精進」二字能大概辨識出來。或許是某位僧人為了激勵自己勇猛精進而寫下的自勉詩句吧!

山中的天氣真是無常,不一會又下起雨來,我急匆匆地跑到山道旁一棵茂密的梧桐樹下,折了只大梧桐葉當傘,準備等雨小些了再下山。

霧氣漸起,恍惚間似乎一位僧人順著山路走上山來,只見他臉上的表情柔和而又安詳,赤著雙腳,僧衣破破爛爛,被山間的灌木刮破了好幾處,手中托著一只缺了角的破碗,碗中放著兩塊陝西人常吃的石子饃。

僧人經過石洞,走向山上的悟真寺。我不知處於何種動機,不自覺地邁步跟在他身後,重新走上山去。山中的植物比剛才上山時似乎茂盛了許多,山路走起來更為艱難,僧人將腰間別著的一把小柴刀抽出來,將擋路的灌木劈開,跟著他走了許久,才到達悟真寺。

眼前的景象讓我著實吃了一驚,剛才所見重新翻修過的寺廟已然變為斷壁殘垣,只有一尊阿彌陀佛的塑像保留了下來,立在朽木斷柱之間的石台之上。僧人搭了一座簡易的草棚,為佛像遮風擋雨,他曾經所穿的袈裟,也披在佛像身上。佛像前並沒有豐富的貢品,只有一個玉米麵窩頭。

僧人走到佛像前虔誠禮拜,將碗中的兩塊石子饃,輕放在佛像前,又再次禮拜,這才將那個窩頭放回自己的碗中,返回石洞,先誦了一段經文,這才將窩頭從破碗中拿起,聊以墊飢。

僧人在深山老林裏這般艱苦的修煉,讓我心中深感震撼,若沒有堅定的向佛之心,如何能忍受如此艱苦的環境,我不由走到洞口問他道:

「如此艱難,為何堅持?」僧人捧著窩頭的手頓了一頓,他也不由得喃喃自語道:「為何堅持修煉?」

心中似有些迷惘,不過很快他心頭的迷茫就消散了,眼睛變得十分明亮,如明燈一般,那昏暗的山洞似都被照亮了。他拿起柴刀,在洞內刻下四句詩,作為 對我的回答。

我定睛細看那首詩,不由連連點頭,心中佩服這位僧人心中的至誠至信,正想再與他交談時,卻聽到有人在不斷喊我的名字,不由驚醒,睜眼再看時,我哪裏還在秦嶺山中,而是坐在駛回家的巴士上,坐在旁邊的朋友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說:

「到家了,別睡了。」我忙從背包中取出相機,找到了那張山洞的照片,對朋友道:「你知道這山洞裏刻的四句話是甚麼嗎?」

「我怎麼能知道,年代過於久遠,只能看到一個大概的印子,具體寫得甚麼,早都看不出來了,難不成你知道?」

朋友反問我。

我答:

「人生何所為,利與名中圍。

精進修不怠,志將淨土歸。」◇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