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以來,一些良知猶存的大陸媒體和記者,冒著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風險,深入到武漢抗擊疫情的第一線,採訪了很多感染者或他們的家人,寫出了一些如實反映中共肺炎真相的報道,不但曝光了中共官方瞞報疫情甚至誤導公眾的細節,也披露了武漢市內大量被感染人群,因為醫療資源不足而處於自生自滅的狀態,很多人到死都沒能獲得確診,甚至都沒被列入官方的統計數字之中的慘狀。

儘管這些報道深受讀者的好評,但卻讓中共感到十分難堪,並讓官方宣佈的統計資料備受外界質疑,因此很快橫遭刪除。如《北京青年報》的報道「受訓誡的武漢醫生:11天後被病人傳染住進隔離病房」、《財經》雜誌的報道「統計數字之外的人:他們死於『普通肺炎』」等。

一位要求匿名的記者向西方媒體證實他們被迫刪稿的事實,並表示,他們報道中涉及大量疑似感染者不被統計,已被中宣部嚴令刪除。

這位記者說:我們的報道部份刪了,就是那個統計的那個事,刪得比較厲害。中宣部直接讓刪呀,你不刪不行。其它媒體現在都不讓寫稿了,稿子都不發了,全部下禁令了,不讓寫了。內部口頭通知。

據自由亞洲電台2月3日報道,仍留守在武漢的前線記者透露,包括財新、財經、澎湃、《三聯生活周刊》、界面等在內的媒體,都接到了中宣部的指令:將對它們此前發佈的相關報道進行審查,而且所有涉及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的報道從3日開始都要受到嚴格的審查。

外界認為,這一輪的封殺令來自主管宣傳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和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部長黃坤明。這兩人都是中共中央應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的成員。

眾所周知,中共當局1月25日召開政治局常委會,第二天成立了中共中央應對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按說成立這個小組的目的是為了防控疫情,成員理應以事關這方面的官員和專家為主,但8名成員中卻無一名傳染病或醫學專家,宣傳口的高官就佔了兩個,包括副組長、主管文宣系統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和中宣部部長黃坤明,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也名列其中。

王滬寧、黃坤明被指負責文宣系統,統一口徑,封殺敢言媒體、網民之口,趙克志被指負責抓捕傳播疫情的中國公民。可見,這個小組成立後,重心不在防疫,而在維穩。事實也證明,它抓疫情防控很不得力,抓輿情防控卻很賣力。在這個意義上,與其說它是疫情防控小組,還不如說是輿情防控小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