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持續擴大,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近期成為各界關注的熱點。近日中國富豪徐波發文實名舉報該機構是「瘟疫之源」。根據中共衛生部的調查顯示,當年肆虐全國的SARS疫情,源於P3實驗室人員違規操作造成病毒洩漏。

被指「瘟疫之源」 武漢病毒所遭富豪舉報

對於這次中共病毒的來源,中共官方從各方引證將毒源指向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但印度研究人員近日發表論文稱,在中共病毒中發現4個插入物與HIV病毒相似,懷疑中國疫情與武漢病毒所標本洩露有關。

對此,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2月3日在微信作出回應,她以「生命擔保」,稱中共病毒與實驗室沒有關係。石正麗曾在SARS疫情爆發後,帶隊採集各類蝙蝠樣品做檢測,並且將她的成果發表於《自然》雜誌。

4日,多益網絡董事長徐波發佈微博表示,自己實名帶可靠證據作為線索,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徐波例舉一些基本事實,還附帶「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發佈的論文」等多個證據鏈接。

徐波說,因疫情防疫事關重大,懷疑武漢病毒研究所,對實驗動物管理不善,致病毒實驗動物流出,導致中共病毒疫情。

實名舉報的徐波是何許人?據公開資料顯示,徐波於2006年7月創建多益網絡並擔任董事長。2017年IT大佬收入排行榜上,徐波以285億元資產位列第九。

隨後,他的相關微博被中國科學院官微「中科院之聲」標記為謠言。

微博中,徐波指中科院拿謬誤邏輯造謠式闢謠。他說:「我當然知道2015石正麗論文那病毒不是現在武漢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但這充份說明她們在人為製造類似其他病毒,有洩露造成疫情的可能。」

他還強調,「我明確認為2015年石正麗研發的那針對人類的基因改造病毒與武漢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有差異,但其實驗室必然還存在大量其他類似病毒,且之後必然有繼續研究類似病毒,這才是應該查處的真相。」

另一位署名「武小華博士」披露中國實驗室有關實驗動物的罕見內情。(網絡圖片)
另一位署名「武小華博士」披露中國實驗室有關實驗動物的罕見內情。(網絡圖片)

研究所販賣淘汰實驗動物 科研人員涉貪腐

此外,徐波在微博上還發佈了一條有關中國工程院院士、生物學家李寧違法出售研究所淘汰的實驗動物一案的新聞鏈接。

李寧貪污案歷時5年,今年1月2日,吉林省松原市中級法院以「貪污罪」一審判處李寧有期徒刑12年。

據判決書指,「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間,相關課題在研究過程中利用科研經費購買了實驗所需的豬、牛,對出售課題研究過程中淘汰的實驗受體豬、牛、牛奶所得款項,被告人張磊向李寧請示如何處理。李寧指使張磊將該款項交給報帳員歐某甲、謝某甲帳外單獨保管,不要上交。歐某甲、謝某甲遂將該款存入個人銀行卡中,累計金額為人民幣10,179,201.86元」。

根據中國實驗動物信息網2016年的報道,中國每年有數以千萬計的實驗動物被使用,僅在湖北省實驗動物研究中心,每年就有大約30萬隻實驗動物出售或被用來做實驗。

而在另一方面,中國的實驗動物產業也存在著巨大隱患。就在去年12月,中共央視曾報道,中國農業科學院下屬單位蘭州獸醫研究所317名師生經檢測,其中96人感染布魯氏菌病毒,主要傳染源為羊、牛等牲畜。

SARS疫情內定為實驗室病毒洩露事故

談到中共病毒疫情,很多人會想到廣東省2002年11月爆發的SARS疫情(官方稱「非典型肺炎」),2003年SARS擴散至全國,直到蔓延至全世界。

據《財經》雜誌報道,2004年4月25日,中共衛生部新聞發言人證實,此次「非典」疫情可能源自實驗室感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下稱「中國疾控中心」)內設三個國家級P3實驗室。

2004年7月1日,中共衛生部的調查結果證實,由於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副研究員王健偉的學生的違規操作,造成嚴重的SARS病毒洩漏事故。

一位在病毒所對面的平房裏住了30多年的老大爺告訴《財經》記者,「把這樣一個國家級的病毒實驗基地放在居民區,簡直就是埋下一顆定時的生物炸彈,說不定哪天就會爆炸。我們往上面反映了十幾年了,根本沒有人聽你的。你看,這不就出事了嗎?」

目前,正處於風口浪尖的武漢P4實驗室(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於2018年初正式運行。

對此,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這個P4實驗室可以採購世界上最先進的設備,但是P4實驗室的管理、人的觀念、訓練,這些方面是不是跟得上?會不會有洩露的可能性?是有的。

他說,P4實驗室為甚麼在整個過程當中沉默?這幾天國際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包括一些國會議員在公開講話時,都提到了武漢P4實驗室,因為這件事情很可能跟海鮮市場沒有甚麼關係,這點已經越來越多的人得到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