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大家好,我是橫河,今天跟大家談一談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發展的過程當中,中國一個特殊的部門,這就是武漢病毒所下面所屬的P4實驗室。這幾天對P4實驗室的關注在國際上越來越高;大家都在關注,那麼P4實驗室究竟在這一次中共肺炎當中起了甚麼作用呢?就跟大家今天聊一聊這件事情。

首先看一下武漢官方,就是武漢衛健委或者是市政府也好,在疫情一開始的時候做了一些甚麼事情?首先我們看一下,最早的時候武漢官方公佈的第一個病人是12月8日,但實際上,後來知道至少在12月1日的時候已經出現了第一個病人;那麼這個第一個病人和幾天以後,出現的另外三個病人加在一起四個病人,最初的四個病人只有一個是和海鮮市場有關係的,其他三個都沒有,包括第一個,跟海鮮市場沒有關係,這是第一個消息。這是後來被中國大陸的論文證實了的。

再一個呢,就是從12月份中旬開始就已經發生了人傳人,這是第二個消息。第三個是後來中國大陸的學者發表了三篇論文,這三篇論文有兩篇發表在《柳葉刀》(The Lancet)雜誌上,還有一篇發表在《紐英倫醫學雜誌》(NEJM)上,都是國外的、英文的、非常好的雜誌。就是頂尖雜誌上面,分析了當時早期的一些流行病的一些特點,其中第一篇論文是用了最早的41個病例,這41個病例當中有13個病人沒有到過海鮮市場。

第二篇是後來發表的99個病例,這99個病例當中也有50個人沒有到過海鮮市場。第三篇文章分析了425個病例,這425個病例當中在今(2020)年1月1日之前的病例裏面,有45%的人也沒有去過海鮮市場的經歷。這就說明甚麼呢?說明相當部份的病例跟海鮮市場是沒有關係的,包括最開始。然而武漢衛健委在11日,就是1月11日的時候,發佈的消息卻刻意地隱瞞了這些事實;這時候他們(武漢衛健委)是知道的,因為這裏舉的所有的跟海鮮市場沒有關係的,都是11日之前的事情。

他們在明知道這個事情跟海鮮市場沒有關係的情況下,為甚麼用各種方式試圖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海鮮市場去?如果說隱瞞人和人之間的傳遞、傳播的消息是為了維穩的話還情有可原;但是為甚麼要隱瞞最早的幾例和海鮮市場沒有關係的?因為按照流行病的原則就是說,你能查到的、最早的這個病例叫做病例「零」,就是病人「零」,「零」號病人,這是最重要的,為甚麼要刻意隱瞞?這隱瞞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把別人的目標引到他們需要隱瞞的真實目標上去,這個真實目標現在很多人就把它指向可能是武漢病毒所的P4實驗室,這是一個比較強烈的、質疑的點。

指向P4實驗室的一些線索和證據

然後我們再看一下,就是指向P4實驗室的一些線索和證據。第一個就是P4實驗所本身表現有點不尋常,這個武漢病毒所和它的P4實驗室在研究病毒這方面應該是全國最強的,因為P4實驗室是屬於中國科學院的,是中國唯一的一個P4實驗室,所謂P4指的是Protection,就是生物保護的級別第4級,實際上更多的人用的是叫做BSL4,就是Biosafety level,就是生物安全水平或者生物安全級別是四級。

加拿大有一個、中國有一個、美國多一些,也就是說它的實力是最強的;然而從中共肺炎開始發生的時候,它就一直沒有聲音,這個就非常奇怪。所有的研究包括抗病毒的、抗疾病的、第一線的和後面寫文章的、做研究的幾乎沒有從武漢病毒所出來的人;一直到最近幾天才出來了非常奇怪的成果,說是找到了三種藥物可能是有效的,抗病毒的藥物可能有效,還是在細胞水平上的,還有一個是找到了測試抗體,病人身上抗體的檢驗試劑盒。作為武漢病毒所這麼高級別的一個研究病毒的中心,居然出了這麼普通的成果還要大肆吹噓,那就說明很成問題,這是武漢病毒所的表現非常不正常,當然,為甚麼這麼不正常?我們現在還沒有很充足的證據。

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看確實是有些證據的,就是中國疾控中心。據了解中國疾控中心到達武漢的時候,很快地就把武漢病毒所的權力給接管了,就是說從提供的標本,就是病人的標本到分離病毒到純化病毒,到進行基因序列測定,最後發表基因測定,都是中國疾控中心做的,而不是病毒所做的。從技術上來說,病毒所應該是很輕而易舉地就能這樣做,中國疾控中心就是中國的CDC,它為甚麼要把這個接管過來?為甚麼不讓武漢病毒所做?或者是為甚麼不讓武漢病毒所加入它們這個隊伍?這個是很奇怪的。是不是說中國疾控中心知道一些我們外面的人不知道的事情?因為從道理上來說這是不太合情合理的事情,這是從P4實驗室一些表現值得懷疑的地方。

現在就越來越多的證據,這證據是甚麼呢?是科學證據。就是從基因分析方面來看跟武漢病毒所有沒有甚麼關係?這個就是屬於比較硬的證據,如果剛才我們說它的表現不正常,CDC對它的態度,還可以算是質疑的話,基因的測定就是比較硬的證據了;這就是中國疾控中心發表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

在這個序列當中有幾個疑點,就是有不同的科學家、專家、國外的進行分析,也有國內的,其實中國大陸也進行了分析。第一個就是它的包膜蛋白,這個病毒是一個RNA病毒,RNA病毒它是靠宿主來生產它需要的這些東西;就是RNA到病人身體裏面去,它才能用病人細胞裏面的東西來製造它所需要的蛋白,包括包膜蛋白。這個中共病毒的包膜蛋白在美國國家衛生院有個數據中心,你可以去找跟它相似的、現在已有的,哪些病毒跟它是有同源性或者是有很高的重合性,找下來以後只有一個是跟新型冠狀病毒完全一樣的,就是這個包膜蛋白,哪一個呢?是「舟山菊頭蝠」(Rhinolophus affinis),可能是頭的形狀比較特殊的,菊頭蝠的包膜蛋白跟新型冠狀病毒百分之百重合。這個就比較奇怪了,因為首先這個舟山菊頭蝠的基因序列,是南京軍區的一個研究所提交上去的。也就是說是軍隊的研究部門提交的,這是第一個奇怪的地方,也就是說它不是一個普通的民間的研究機構。第二是它的同源性竟達到100%,雖然說病毒的包膜蛋白,就是這個中共病毒的包膜蛋白相對來說比其它的地方要穩定一些,就是變異比較少。

但是要達到100%是不容易的,而和舟山菊頭蝠的包膜蛋白,就是蝙蝠當中的冠狀病毒它也有不同的品種;那麼在不同品種的蝙蝠裏面得到這個冠狀病毒它是不一樣的。這個舟山菊頭蝠的自己的包膜蛋白和其它的蝙蝠身上提出來的冠狀病毒的包膜蛋白的符合率,就是一致性,也只能達到98%,或者是97%。甚至和同一類的東西相比較都不能達到百分之百,都是蝙蝠當中提出來的冠狀病毒,它差別還這麼大。而在武漢發生的這個中共肺炎的中共病毒,卻和舟山菊頭蝠的百分之百相符,所以這是第一個大疑點。當然有人認為它就是從那裏改造過來的,這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同專家報告指向同樣發現:中共病毒有人工干預跡象

後來就有另外幾個組的幾個不同的科學團體,對這個基因進行了進一步的分析。那麼分析的結果,有這麼幾個部門進行分析的,中國大陸有兩個團隊,一個是軍事醫學科學院的,還有一個是甚麼我現在不記得了;就是兩個中國的專家團體發表了兩篇文章。另外還有希臘的一個團隊發表了一篇文章,現在最新的是一個印度的生物團隊發表了一篇文章。就這些文章不是正式發表的,因為正式發表的話要經過同行審核。但是因為時間太緊了,所以他們發表在一個正在待審核的時候,就可以發表上去的一個預發表的網站上面,預發表的,但是這是正規的論文。

他們有這麼幾大發現,就綜合起來有這麼幾大發現。第一個發現在中間有一段,「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絕大部份的基因序列和蝙蝠的冠狀病毒是很接近的,特別是和雲南發現的叫做中華菊頭蝠(Rhinolophus affinis)。它的序列是最接近的,大概只有12%的差異,但是在中間有一段,這段差異就非常非常大,是非常奇怪地插在裏面,和其它所有的冠狀病毒的都不相干。

就是跟其它的各種的冠狀病毒那個序列都不相關,所以這一段就研究得比較多。那麼研究出來發現有這麼幾個問題,第一問題是中國的團隊發現的,中國團隊發現是哪一部份呢?就是這個編碼的主要的部份是叫做「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就是在細胞這個包膜上面長出來的一個一個像刺一樣的東西,有人把它叫做刺突蛋白,或者叫「激突蛋白」,英文叫spikes。

就這個蛋白是和人體的受體相結合的,結合了以後才能感染人體,如果不結合的話,就不能感染人體。而這個結合是和它空間的三維結構有關的,結果中國的團隊發現在武漢的冠狀病毒(2019-nCoV)裏面,有和人體受體結合的五個位點當中,有四個和SARS病毒不一樣。它(文章)說是換了,有人把它說成是換了,其實不是換了。因為換了的話,就說它來自SARS病毒,才能說換,現在你不知道是來自哪裏,所以很難說是換。就是說和SARS病毒的那個完全不同有四個位點不同的。

那麼奇怪的是這四個位點發生突變以後,或者是變化了以後,不影響它(2019-nCoV)和人體細胞的那個受體的結合。也就是說不影響它感染人體,雖然它不一樣了,但是不影響它感染人體。那麼這種一般科學家就分析,這是發生自然突變,造成這種現象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幾乎是零。就是很像是人工操作的,當然一般科學家在寫論文的時候,比較小心謹慎,他不會這麼說,這是一個。那麼另外一個就是印度的團隊,印度生物學研究團隊也發現是在這段當中,有四個突變的,有四個基因點比較奇怪,這幾個基因點組成了和人體受體結合的那幾個位點。也就是說是「幫助這個病毒去感染人體細胞」的這幾個點是很特殊的。

那麼它(2019-nCoV)的特殊性是印度生物學研究團隊提出來了,這四個點不像是冠狀病毒來源的,而是來源於跟愛滋病毒的一個特定蛋白有關係,就是愛滋病毒的GP120這個有關。而GP120也是愛滋病毒感染人體所必須的那段,所以又跟愛滋病毒連上了。當然這些還需要進一步的證實,這只是印度生物學研究團隊提出來的一個,從基因序列裏面分析到的。當然它也可能跟別的吻合,因為在生物界當中,類似的結構在基因水平還是很多的,還是有一些的。但是印度生物學研究團隊認為跟愛滋病的那個和人體結合的很接近。

就是和人體細胞當中的CD4結合,這是一部份。就是說印度生物學研究團隊的發現其實和中國團隊的發現幾乎是一樣的;只是我還沒有去核對,它們(2019-nCoV)在基因序列上是不是指的是同一個東西,這還不知道。都是不影響它(2019-nCoV)的三維結構和人體結合侵入人體的三維結構,這是很特殊的地方。那麼中國還有一個團隊發現,它(2019-nCoV)可能跟蛇有關,所以說認為可能是蝙蝠感染了蛇以後,在蛇身上發生了突變,然後再感染到人,有這種可能性,有人分析是這種可能性。

那麼就講到突變。突變有兩種,一種是自然突變,還有一種是人工編輯。自然突變一般是一個一個位點的突變,它不會一下突變這麼多,所以人們就懷疑這是不是跟人工有關。或者還有一種洗牌,就是不同的病毒在某一個動物體內洗牌了,就把兩種不同的基因整合到一起去了,這個也是有可能的。那麼現在還有一個,這是剛才講的對基因分析,在基因分析當中,還有一個觀點,或者是還有一個發現。

發現在中共病毒的基因裏面,發現了一組和載體同源的東西。所謂載體的話,其實是在人工編輯的過程當中用的東西叫載體Vector,是人工編輯基因的時候用的東西,工具之一。那麼這個載體可以被用來製造疫苗,怎麼叫製造疫苗呢?就是把這個你要製造疫苗的這些東西整合到載體裏面去,讓這個載體來表達部份蛋白,就不是整個細胞或者是死病毒也好,活病毒也好,就是不是用整個微生物來做抗原,來做這個免疫。而是用人工合成E蛋白,這就需要載體來弄到動物或者某個裏面去,讓它去產生這個抗原。

所以說這個載體,如果說這個是真的話,就是發現的這個載體在這個序列裏面發現是真的話,那有人就懷疑是甚麼呢?是在製造疫苗的過程當中出了問題。就是說這個載體是用作製造疫苗用的,而在這個病毒裏面發現了,所以很可能他們認為是,就有這個可能性,是在製造疫苗,甚至是在疫苗進行人體實驗的過程當中出了問題,洩露出來的,這個可能性也是有的。這個有一個證據,中國的團隊在幾年前曾經申請過一個專利,就是用這個載體把一段冠狀病毒的基因整合進去,然後去製造疫苗,他們有這個專利,現在這個專利也查到了,這是人們懷疑的地方。

那麼還有就是Scripps的研究所(TSRI,是世界著名的綜合性醫學研究及教育機構)有一個專家,他做了一個生物中的測試。在不同的個體當中所發現的不同的基因序列,同樣都是中共病毒,用這個序列去進行比較,那麼有一種計算方法就叫生物中計算方法。因為這幾個都有微弱的差別,就根據這個差別來追溯它(2019-nCoV)的祖先。他就發現這個中共病毒所引發的是來自同一個祖先,而且在非常近的時候,就是在12月初,最早是在11月初,大概在這段時間之內出現了一個單獨的,單一的共同祖先,是從這個傳出去的。而不是說跑到好多不同的品種傳出去,不是的,是一個共同祖先傳出去以後,然後再發生分裂。那麼這就更容易的指向一個動物當中的某一個病毒發生了突變,那一次性突變造成這個的結果非常小,所以人家也有人懷疑,可能是人工干預的結果。

針對「P4實驗室」的幾個質疑

那下面我們就看一下這個人工干預究竟是怎麼回事。就是這個「P4實驗室」本身有甚麼疑問的地方,第一個疑問有人提出來是生物武器,那這個是以色列的一個前情報官員提出來的。我個人是不太相信這個陰謀論的,我也不認為這是可能性很大。他(以色列前情報官員)也沒有指出這個實驗是就是,他只是說這個實驗室可能是中國軍方和中國軍方合作的四個地方實驗室之一,他們也不是進行主導的。

雖然說沒有第三方的證實,但是以色列這個情報機構的來源,肯定不是公開發表的文章當中可以找到的。他們(以色列前情報官員)有他們的消息來源,而這個假設,就是說武漢這個「P4實驗室」有沒有捲入生物武器的開發呢?這雖然是一個假設,但是在美國的情報界和病毒學界,這不是孤立的看法;還是有一定市場的,是有人認為有這個可能性的。當然我認為這次可能跟這個沒有關係,但是會不會是在開發過程當中洩露出來的,就不是「投放」,而是「洩露」出來了,這個可能性有的。但是我覺得可能性最大的還是在做民用實驗過程當中,不小心洩露出來的,這個可能性我個人覺得是更大。

因為這個實驗室當時建造的時候,是法國原來提出來要建的,後來中國方面堅持要用中國的,就是中元公司IPPR(中元國際工程有限公司-實際上就是原機械工業部設計研究總院)嘛。中元公司其實原來就是建工部(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築工程部)的一個研究室,要用中元公司來建,那這個是一個大型國企,那麼在這個過程當中,因為投資是1.2億人民幣,所以在這個過程當中,有多少腐敗?有多少能夠達到真正「國際P4」標準的?這個就很值得懷疑了。

就是說豆腐渣工程,你想連航母都有豆腐渣工程,為甚麼「P4實驗室」就沒有呢?就是無意洩露的話,那可能就要從豆腐渣工程來看。第二個就是中國的軟件和硬件不配合。就「P4實驗室」這個實驗室可以採購所有世界上最先進的設備,但是「P4實驗室」的管理、人的觀念、訓練,這些方面是不是跟得上?我們知道在所有的硬件很強的中國的實驗室也好,或者是單位也好,部門也好,它的軟件相對來說都是比較落後的。

就是說它的管理或者是它的概念都是很落後的,這個會不會有洩露的可能性?也是有的。那麼還有一個,在實驗過程當中,這個「P4實驗室」它是拿動物做實驗,比如說拿猴子。很多國際上的專家就懷疑,做疫苗的時候,做猴子的話會不會引起一個是動物處理的問題,就這個動物事後處理是不是嚴格安全,按照嚴格的規定做了。還有一個就是在做實驗的過程當中,會不會感染到人,而這個人不當心,出去又把這個病毒帶出去了,而且還可能是人造的。就這個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因為現在有這麼多基因的證據,來指向這個疑點,所以說這個可能性是不能夠輕易放棄的。那麼這是P4實驗室本身存在的疑點。

那剛才已經講了,「P4實驗室」為甚麼在整個過程當中沉默,就是把這些東西都結合起來看的話,難怪在這幾天國際上已經有越來越多,就包括一些國會議員在公開講話的時候,都提到了武漢的,「P4實驗室」,因為確實這件事情很可能跟海鮮市場沒有甚麼關係,特別是Scripps的那個研究所的那個科學家,就他認為即使是海鮮市場的話,也是因為前面已經有了那個感染者,他把病毒帶到了海鮮市場,在海鮮市場引起了爆發,但是海鮮市場不是源頭,這點已經越來越多的人得到了共識。

我想先把這些內容都跟大家梳理一下,事態發展會很快地會有新的線索出現,最終真相總是要大白的。好,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