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世界衛生組織今日(31日)宣佈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唯至今引發武漢肺炎疫症具體源頭尚未確定。日前,作為在中國最早建立的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生物實驗室,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走入公眾視野。

國際聚焦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源頭疑來自於此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年輕上位(2018年底)、背景不凡,亦成為關注焦點。

病毒所所長上位引關注

Twitter用戶Tolerancy發推文指:「華人論壇扒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武漢P4實驗室為其轄下機構。鹽堿地特色,小三上位的青年才俊,因傍上北大海歸長江學者一步登天。這麼危險實驗室遇到這麼奇葩管理者,發生甚麼妖異之事都不奇怪。」

 

武漢P4實驗室是中科院武漢病毒所轄下機構,年僅40歲王延軼已是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1981年出生,先後在北京大學、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漢大學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

導致是次武漢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狀病毒是一種具有包膜的正鏈單股RNA冠狀病毒。王延軼主要研究方向恰巧為病毒與宿主的相互作用機制。其中之一的研究內容就包括:「以RNA和DNA病毒的感染為研究模型,運用表達克隆(複制)、親和純化等多種篩選方法,尋找病毒通過模式識別受體誘導I型干擾素表達這一過程的關鍵調節蛋白,從分子、細胞、動物模型等層次闡述它們的生物學功能與調節機制,揭示這些調節蛋白的失調在感染與免疫疾病發生中的作用。」

所長背景太強大 能力受質疑

網絡貼文指,王延軼的先生舒紅兵生於1967年,54歲,比王大14歲。

據悉,舒紅兵1998-2005年曾任職於美國猶太醫學研究中心及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免疫學系。目前,舒紅兵是中共政協委員,國家科學院院士,同時擔任武漢大學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主要從事免疫相關的細胞信號轉導研究,發現多個抗病毒天然免疫與炎症反應的關鍵信號和調節蛋白。

推文質疑:「看履歷,王延軼不會北大本科時就和舒紅兵結識吧,然後去舒紅兵所在的科羅拉多?」,「這次應對肺炎病毒,武漢P4似乎還沒上海和浙江的兩座P3實驗室作用大。」

推文發出,即引起網友熱議。有網友回覆:「王延軼是舒紅兵學生,舒紅兵和老婆離婚,和她結婚。」也有網友驚呼:「真的假的?國家級的病毒研究所居然一個80後掌控?國家進步了,不論資排輩了。」

亦有評論稱:「所以說中國哪有甚麼能力去研發病毒。國外偷回樣本然後不會弄,加上管理混亂泄漏(洩漏)了」;「這才是病毒真正來源!恐怖國家知道,核武器不如人,常規武器不如人,它一定會偷偷發展生物化學武器。事實:朝鮮金三胖(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殺兄,用生化武器;敘利亞殺平民,用生化武器,......。」

P4實驗室安全受質疑 疑病毒外洩

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鄭店園區,是中科院和武漢市政府合作建設的P4實驗室, 該實驗室於2015年建成,2018年正式投入運作,實驗室研究包括SARS、伊波拉病毒在內的自然疫源性病毒和其它新發病毒。

從谷歌地圖看,此實驗室距中共官方宣稱的「武漢肺炎」爆發地點華南海鮮批發市場33公里。然而,作為中國唯一的擁有P4生物實驗室的武漢病毒研究所,至今對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仍無任何解釋和回應。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在建成後,美國馬利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表達對中國設立P4實驗室可能會造成病毒外洩的擔心。

文章指出,來自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科研人員計劃將病毒注入實驗室的動物,而這一實驗做法具有不可預測性。特雷文認為,中國體制下創造的文化會使實驗室變得不安全,因為言論自由和信息公開對科學發展尤為重要。

疑「人工干預基因」產物

另外,有人懷疑,因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在那裏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無論出現意外導致病毒洩漏或者是有人故意洩漏,均可使其成為「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

導致是次武漢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狀病毒命名為2019-nCoV,這是一種具有包膜的正鏈單股RNA冠狀病毒。近日,《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英文版《中國科學:生命科學》)在網上發表了題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論文,指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與SARS極為相似,具很強對人感染能力,但該病毒換掉了4個關鍵蛋白!這是與SARS最大的不同!

病毒的變異只有兩種渠道,第一,自然變異;第二,人工干預。如果是自然變異,這種病毒精確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變異才能實現,機遇極小。

假如不是自然變異,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人工干預基因改變!根據論文,從專業角度分析: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人工干預基因改變可能性很大。那麼是誰精準的改變了病毒的4個蛋白呢?問題已成為國際關注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