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急速擴散,中共官員稱,病毒傳播性增強。而醫用防護服卻嚴重短缺,湖北每天需防護服10萬件。對於如此大的防護服用量,外界質疑中共隱瞞真實疫情。

衛健委官員:病毒傳播性增強

1月26日下午3時,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馬曉偉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稱:根據近期的臨床資料來看,目前「疫情傳播速度比較快」,「病毒傳播力似乎有所增強」, 「專家預判,現在疫情進入比較嚴峻複雜的時期。」

截至26日20:20,官方通報稱:全國確診2067例,疑似2684例,死亡56例。其中湖北確診1058例(武漢618例),死亡52例(武漢45例)、河南1例,上海1例,黑龍江1例、河北1例。

不過,外界認為,中共持續對公眾採取封口措施,以維持官方對疫情的信息壟斷,致使官方的數字嚴重縮水。

截至北京時間25日晚10時,全中國目前僅有西藏未報告有確診病例,其餘30個省(區、市)已全部啟動一級響應,也就是最高級別的疫情防控機制。

湖北日需防護服10萬件 全國產能僅3萬

在疫情急速擴散的同時,醫用防護服存在嚴重短缺。1月26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王江平介紹,湖北每天需要10萬件防護服,但是目前全國能夠生產防護服的企業有40家,每天的產能只有3萬件。

王江平稱,「從23日以來,我們收到了武漢方面四批物資的需求清單,大致是四大類20多個品種……像防護服、口罩這一類的物資需求顯得十分突出。」

「湖北省給我們提供的需求清單,大致是每天10萬件醫用防護服,一個月是300萬件。但是,符合中國標準產能許可的只有40家企業,分佈在14個省,總的生產能力每天只有3萬套,供求矛盾非常突出。」

防護服反覆用 醫生暴露後不准做檢測大哭

由於醫護物資缺乏,武漢一家三乙醫院的急診醫生李芸(化名)告訴澎湃新聞,一套一次性防護服,她曾反覆用。

1月23日,急診醫生李芸負責聽候120急救指示,跟隨急救車接送發燒、咳嗽的病人。她一整天只用了一套醫用連體防護服。

李芸說,她認為自己暴露後,曾向醫院申請做病毒核酸檢測,以確認是否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但她被告知至少要有CT報告、嚴重臨床發熱症狀,才能做檢測。她當時急了,想去其它醫院做,得到的回覆是「你現在到哪都做不了」。

在等待過程中,李芸焦慮得大哭一場。她所在的三乙醫院並非定點醫院,但據她所知,該院已有醫生被確診為中共肺炎。

網上傳出多段醫護人員受不了而哭嚎的影片:

以下的「武漢醫生也崩潰了」影片顯示,一名身穿防護衣的男子正在給醫院領導打電話,情緒激動,聲音已經嘶啞:「甚麼時候見到你們哪?我不想回家?我不想回家過年?你們做了甚麼啊?你們做了甚麼啊?」

對此,有網民表示:「真讓人著急。」「醫護人員怎麼辦啊?!」

此外,有大陸醫護人員上傳的影片說,醫護人員從衛健局拿回來的防護服,還沒有穿就已經破了,已經到處開線了。

港媒:22日一晚 遺體達30多具

有網民質疑:「僅湖北每天醫用防護服就要10萬件,說明疫情已經相當的嚴重了,這得有多少患者啊,政府的疫情數據太值得推敲了。」

香港端傳媒的一篇題為《死亡確診名單外的死亡患者》揭露中共官方隱瞞了武漢瘟疫的實際死亡人數,據武漢當地一位殯儀館工作人員對端傳媒介紹,僅22日一晚,未被確診、及時火化的遺體就達三十多具……

未曾轉到金銀潭醫院治療,沒有經過試劑盒檢查,醫院給出的死亡原因為:重症肺炎、病毒性肺炎、社區獲得性肺炎……

網民Job_Hus發推說:「我發現一個極為不合理的比例數據。武漢有1100萬人,官方宣佈感染人數不到1000人。但是武漢出境旅行的幾百名遊客中就陸續發現了幾十名感染者。一個感染率不到萬分之一,一個感染率接近十分之一。通常來說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武漢瞞報了實際感染人數。二是出境者被針對性感染病毒。」

《刺針》:死亡率15%  傳播率高達83%

香港知名傳染病專家袁國勇等多名專家在醫學雜誌《刺針》發表文章,指中共病毒在親屬之間傳播率非常高,深圳的一個七口之家中的六位家庭成員被互相感染,顯示病毒的入侵率高達83%。

報告顯示,死亡率是15%,需接受深切治療是32%。港大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柏良25日表示,結果反映中共病毒與薩斯同樣嚴重,並預計大陸未來一周會出現大量嚴重個案。

此前,英美學者共同展開的研究顯示,目前中共政府通報的染病者數字,遠少於實際,估計只有真實的5.1%;如果現有的防疫措施不變,10日後(2月4日)武漢患者有可能增至逾25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