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女子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朝陽市法輪功學員王豔秋於2017年末被非法關押在這裏,在四監區被隊長李文博及其被指使的犯人迫害。

明慧網報道,王豔秋被非法關押在朝陽市看守所時,副所長劉曉慧的威逼、引誘和恐嚇(採取冷凍和毆打的手段)她,逼迫她背監規、打報告詞(如:我是某某犯人,因犯甚麼罪……)等。

2017年年末,王豔秋被非法關押到了遼寧女子監獄四監區四小隊,遭受大隊長張延彤、隊長李文博的迫害。

2018年3月初,惡人逼迫王豔秋「轉化」(放棄修煉)。3月5日晚上約7點左右,在大隊長張延彤、隊長李文博和犯人執行員蔣芳的指使下,4-105監房的以於永薪、於閃 、張鑫鑫為首的五六名犯人對王豔秋大打出手,然後,再把她拽到晾衣間繼續暴打她。

2018年4月27日、28日,王豔秋因為不打報告詞,李文博指使犯人於閃、張鑫鑫在裝皮箱的庫房和晾衣間裏暴打王豔秋,扇她嘴巴,把她的左臉打出很多血點,把她的腿踢得一塊一塊青紫,又強迫她在監房的電視機旁蹲著,因為那裏是窗戶底下,監控照不到。

每天從做完勞工奴役後一直到晚上10點、星期天從早上7點到晚上10點共15個小時,犯人都強迫王豔秋在那裏蹲著。犯人於永薪一邊打她嘴巴、擰她耳朵、踩她的手,一邊逼迫她打報告詞,但沒得逞。

犯人張麗萍把王豔秋的床墊扔到地上,王豔秋睡了兩天涼板床。犯人邱立芹打她、罵她,並往她的臉上吐唾沫。對她的罰蹲迫害持續了兩個多月。此外,在獄警的縱容下,在很熱的6、7月份的夏天,犯人還不讓她洗漱、洗衣服,持續了大約45天到50天。

李文博還體罰監房的所有犯人,以此來給王豔秋施加壓力,比如,讓犯人穿勞改服坐板(坐在板凳上),每天從勞工奴役後到晚上10點、星期天從早上7點一直到晚上10點,全天強迫她們坐板。這種體罰持續了兩個多月。

李文博為了給王豔秋施加壓力,運用共產黨的鬥爭哲學,鼓動「群眾鬥群眾」,挑起犯人們對王豔秋的仇恨,達到迫害王豔秋的目的。果然,全屋的人都罵王豔秋,髒話不堪入耳。打人兇手於永薪、於閃、張鑫鑫等人卻得到李文博的讚賞。

在被迫害的半年多時間裏,王豔秋度日如年,但最終還是挺過來了。

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李文博不惜一切手段,利用犯人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和精神上的虐待、進行人格侮辱,犯下諸多罪行。#